张磊与方风雷,两代“造雨人”的交接

首页    商业人物    张磊与方风雷,两代“造雨人”的交接

 

img1

 

作者:彭梁洁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今年,张磊出版《价值》一书,高瓴风头无两。在冠以张磊的各种称谓中造雨是最值得玩味的一个。

 

造雨是西方舶来词,指可以在业内呼风唤雨的人,一句中国流行语可以解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在张磊之前,另一位造雨之称的是方风雷。财经媒体人叶檀称他中国当代胡雪”—交游之广阔,涉足政商两界之深,对金融资源调动能量之,《亚洲金融》将他评为影响中国金融市场10人之一。

 

IDG资本熊晓鸽总结方氏风格:方风雷要不就不做,一做就做大货。

 

方风雷是湖南人,生1952年,军人世家,中山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外经贸部工作1995年,他参与筹建了中金公司,这是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股东为建行和摩根士丹利。方风雷成第一代本土投资银行,是中国移动、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国企海外上市并购项目的操盘手。

 

做大是贯穿方风雷投资生涯的关键词,此风授自其伯乐。方风雷撰文的《中国移动上市那些事儿》提到过:

 

img2

 

方风雷外表粗犷,看起来就某人的司,一开始根本不入国际银行家们的法眼。《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麦健陆在《十亿消费者》一书中写: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明白,他是精通中国商业作风的大方风雷和潜在客户坐在一起,吞云吐雾一直到很晚。方风雷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客户袒露心声,告诉他什么是他们担心的,什么是他们喜欢的。客户认同方风雷,信任方风雷

 

1997年,中国移动在香港和纽约上市,融42.2亿美元整个沟通过程可以写一本书,但是方风雷5个月时间里沟通好了一切 成立仅两年的中金作为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主经办人,这是方风雷和中金打下的第一场胜仗[1]大型国企赴港上市的序幕也由此拉开。

 

《中国移动上市那些事儿》里还提到一个细节:

 

香港几大家族踊跃认购,悉数成为基石投资者。没想到不久赶上亚洲金融风暴,出资人们忧心忡忡。中金请来时任信息产业部长吴基传,在深圳五洲宾馆与基石投资者们会面,以稳固军心。李嘉诚虽然没有出席,但会前让次子李泽楷捎来一句话谁退股,我全包

 

几年后,方风雷与李氏父子的故事迎来续集2000年,方风雷跳槽至中国银行旗下投行中银国际,经典一役就是帮助李泽楷的电讯盈科收购香港电讯。收购资金并非来自李嘉诚,以中资为主的香港中30家银行慷慨解囊,放1千亿,李泽楷才得以从外资手中抢下被赋予了国家战略意义的香港电讯。

 

显然,这不只是一投桃报的故事。

 

高盛是中国移动上市的联合承销方,对方风雷作为撮合者的能力印象深刻2003年由高盛钦点,方风雷参与创办了高盛在海外的第一家合资公司,高盛高华,任董事长。联想也是中方投资人之一。

 

2007年,方风,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厚朴投资,首期募25亿美元创下当时纪录,由高盛和淡马锡出资。这造雨虽然转换了身份,拿了国外的钱做起自己的生意,但过去的游戏玩法没变做大货的风格没变,立场也始终站——不投与中国无关的项

 

 

论方风交游之广,看看他华丽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河南是方风雷的福地,他不仅在这里遇到那位伯乐,还结交了一位挚友。方风雷在外经贸部工作时,一次赴河南调研期间认识了胡葆森,那时的胡葆森还叫滑建明,是河南外贸系的一个干部。两人一见如故。方风雷后来被调到河南,与胡葆森共事多年。

 

img3

 

1992年胡葆森下海,创立建业地产2008年建业上市前,胡葆森在战略投资者的选择上犹豫不决,方风雷向他引荐了新加坡嘉德置地。双方在北京见面40分钟就谈成

 

2014年胡葆森牵头成立河南籍企业家组嵩山,不久后又发起成立嵩山资本,请来方风雷出任荣誉董事长,河南驻马店人张磊也是荣誉理事之一。嵩山资本总部位于北京金融街,与厚朴同一座办公楼的英蓝国际金融中心。改革开40周年,胡葆森发文感谢时代,两次提到了方风雷的名字。

 

王石也出现在嵩山会的荣誉理事名单上。不难发现,王石和方风雷近几年交集明显变多:

 

2016年,万科布局养老地产,由厚朴养老咨询为其投标深圳福利中PPP项目提供服务。

 

2017年,方风雷又帮王石圆梦物流地产。厚朴牵头,790亿人民币完成了对新加坡上市公司普洛斯的私有化收购,这是亚洲最大的物流地产公司。出资方也是老熟人:厚朴占21.3%,万21.4%、高21.2%、普洛21.2%、中银集15%

 

2019年,方风雷又为万科和海航牵线搭桥。有两条新闻可以连起来看2018年,海航集团与厚朴投资在海口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陈峰亲自出席2019年,厚朴与万科成150亿并购基金,万科作LP掏了绝大部分钱,吃下海航剥离的部分资产。

 

简单来说就是,海航要找买家,委托中间人方风雷攒局,万科很有兴趣,三方一拍即合。

 

方风雷与海南这片热土牵绊很深,因此赢得陈峰的信任90年代初,方风雷曾南,后来运作中海油上市时又与时任董事长卫留成结识,卫留成后来升任海南省委书记2004年方风雷二度入琼,受命解决海南证券公司危机。

 

这样的大单,国内没几个人做得。归根到底,还是圈子的力量交情和生意融为一体,值得信任是最大的美德。方风雷像一个机动救援队队长,查漏补缺,整合资源,带队各处奔走,2009年厚朴开张后三大战开始,越来越驾轻就熟:

 

1月,6.5亿美元接手苏格兰皇家银行配售的中H5月,组团拿下美国银行出135亿股建H股,成为建行第六大股东7月,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面外资狙危机,牛根生高保卫民族品,方风雷联手中粮购入蒙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防止控股权旁落。

 

国芯崛起的时代新主题,方风雷自然不会缺席2018Arm中国(安谋中国)落户深圳,背后也有厚朴的身影Arm中国投资方为母公Arm集团和厚安创新基金。其强大LP天团了解一下:

 

img4

 

厚安基金成立几个月后,孙正义现身深圳,推Arm中国落地。两次发布会方风雷都有出席2018Arm中国成立,厚朴基金还当选为中方投资人代表,进入董事会。

 

img5

 

造雨,方风雷异常低调,厚朴资本不设官网,他接受媒体专访寥寥无几。与方风雷交情最深的媒体人是胡舒立,两人是旧相识,仅相差一岁,以不同身份见证和参与了中国经济改革。

 

方风雷主理中金前期,胡舒立还在《中国工商时报》任首席记者,访遍财经大佬1998年胡舒立入主《财经》,方风雷一直为《财经》供专栏2009年胡另起炉灶办《财新》,拿的就是厚朴的钱,方风雷的专栏也转移阵地。一篇报道里提到,胡舒立曾将一位同事带到方风雷面前说,这是我的接班人,还希望你多支持[2]

 

2018年,二人一起玩票投资了一把影视业。财新传媒和厚朴投资联合出品的影视剧《赤龙》发布会上,胡舒立和方风雷同时现身,为《赤龙》原著作者、胡舒立的先生苗棣站台。

 

 

2019年,新老两造雨在格力项目上相遇。

 

去年,珠海国资委宣布出让格力电15%的股份,作400亿,高瓴和厚朴成为最后的竞争者。国企混改概念、传统吃重行业,看起来厚朴志在必得,结局却出人意料:方风雷出局,董明珠与张磊牵手成功。这是高瓴鲜有涉足的领域。

 

就在两年前,二人还手拉手,在普洛斯项目上精诚合作。给人的感觉就是old moneynew money飞了一回new money羽翼渐丰,可以自己飞了。

 

厚朴与高瓴有一些相似之处。

 

高瓴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张磊给出的答案是:重仓中国。

 

方风雷的答案同样如此。厚朴投资方向均与中国概念相关,一是直接投资中国企业,二是协助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三是协助海外企业投资中国。

 

厚朴和高瓴也都曾被拿来KKR比较KKR是国际老牌私募基金1998250亿美元夺RJR纳贝斯克公司控股权,被《华尔街日报》记者写成畅销书《门口的野蛮人》。从此这个词成为不怀好意收购者的代称。

 

方风雷一直玩得很大,张磊则是越玩越大。这几年做大的厚朴顺带投资了一些科技公司2014年小E2016年蔚D2018年商汤科C+轮,但科技公司只是甜点,宏大的经济改革题材才是厚朴的主食。高瓴2500万美元起家,从二级市场出发,却渐渐尝交易的甜头:撮合腾讯投资京东,推动滴滴和快的合并,整合宠物产业,重组百丽,直到格力一役,野心勃勃。

 

但显然,进入中国15年的张磊没有方风雷的底气。

 

当年面对质疑,方风雷对《南方人物周刊》自信回应我是顶着做,出身红,政治上能担待,肩膀担得起,否则一会儿爱国一会儿卖国的,换个人神经受不了他是屈指可数的,拿到那张隐形牌照的顶级掮客。

 

掌管亚洲规模最大私募基,张磊必须反复申明立场,解除外界戒心。他为今年的互联网贡献了流行语:长期主义。这是正确的废话,但必须这是张磊的保证书:高瓴不赚快钱,不搞投机,绝不做门口的野蛮人让中国企业家站C

 

参考资料:

[1].《方风 躲在幕后的银行家》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2].《胡舒立:中国财经新闻界女教 来源:时代周报

[3].姚振方风的距离 来源:拆哪儿

 

*题图为视频截图

 

2020年12月28日 21: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