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首富,其实是个“高级倒爷”?

首页    商业人物    中国芯片首富,其实是个“高级倒爷”?

 

img1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首富轮流坐,首善也如是。

 

近日,向来低调的中国芯片富豪圈,出现了一桩大新闻,浙江新闻报道,中国芯片首富虞仁荣决定捐资200多亿元,在家乡宁波建设一所理工类的新型研究型大学——捐赠如若兑现,虞仁荣将超越《福布斯2019中国慈善榜》100位上榜富豪捐赠的总额(191.7亿元)。

 

虞仁荣是谁?

 

 

虞仁荣出生于1966年,浙江宁波人,韦尔股份(603501.SH)董事长,是中国芯片行业最能赚钱的人。

 

其财富增长之快,堪称火箭速度。今年,他以513.8亿元财富排到福布斯中国富豪榜65位,比去年增长了211.2亿元。相较于2017,身价增加了近15倍。

 

img2

 

韦尔股份的股价上涨,更是惊人。2017年5月4日,韦尔股份上市时股价7元,今年12月25日收盘,韦尔股份的股价是220元,总市值1908.72亿,三年多股价涨了30多倍。

 

img3

 

为数不多的资料中,其清华大学无线电系85级校友的身份为人津津乐道。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紫光集团创始人赵伟国、兆易创新创始人之一舒清明、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晨晖、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新、原科技创始人赵立东等在内的十余位半导体各链条上的企业创始人或高管们都是这一级的学生。

 

1990年大学毕业后,学图像处理的虞仁荣进入浪潮集团做工程师。两年后,他跳槽到主营代理分销电子元器件的香港龙跃电子,担任北京办事处销售经理一职,一干就是6年。

 

1998年2月,虞仁荣自立门户,创立北京华清兴昌科贸有限公司。华清公司最早的业务模式,类似于“高级倒爷”,代理分销国外优质电子元器件商品。通过代理美国半导体巨头安森美的产品,一年能有1000多万美元的利润。除此,他还在全国各地设点,与新兴的设计公司合作,其中就有今天中国最大手机设计供应商德信无线。

 

2006年,虞仁荣已成为北京地区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分销商。2007年,他又趁势在上海成立韦尔股份,下场做半导体分立器件、电源管理IC等半导体产品的设计和销售。

 

代理销售和研发设计两条腿走路的商业模式,让虞仁荣在半导体行业具备了核心竞争力,在消费电子领域获得中兴、联想等手机厂商的认可。

 

2017年5月4日,韦尔股份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尽管与纯粹搞分销相比,韦尔股份也参与研发设计,能直接提供产品。但在市场定位中,韦尔股份并不是一家真正的芯片公司。

 

2018年,韦尔股份39.64亿元的营收中,代理销售营收贡献31.3亿元,占收入比重近80%;毛利率更高的半导体设计及销售业务,营收8.3亿元,仅占收入比重20%。

 

img4

 

韦尔股份成为一匹千亿市值的“黑马”,得益于对北京豪威“蛇吞象”式的收购。

 

北京豪威的前身,是美国老牌科技巨头豪威科技(Omni Vision,简称OV)。公开资料显示,豪威科技成立于1995年,2000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曾研发出世界上首颗单芯片彩色CMOS(应用于数码摄影的芯片)图像传感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是图像传感器芯片中高端市场的老大。

 

img5

 

随着索尼、三星的崛起,豪威科技市场份额逐渐被蚕食,跌至行业第三。豪威科技遂将重心转至中国市场,并寻求私有化,最终于2016年以19亿美元“卖身”于清芯华创、中信资本和金石投资组成的买家团,成为北京豪威旗下公司。

 

而在私有化豪威科技的过程中,“中国芯片业一半清华人”的说法再次得到验证。豪威科技联合创始人陈大同本硕博均就读于清华;前首席运营官何新平是80级清华电子系的第一名。而豪威科技的中国买家清芯华创由北京清源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清控金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芯聚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创立。清源华新的股东是刘越和陈大同清控金信的股东是清华控股;中芯聚源的股东是中芯国际。而时任中芯国际CEO的赵海军也是清华大学毕业。

 

私有化成功后,最初想要收购北京豪威的是北京君正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其董事长刘强也是清华人。2016年12月1日,北京君正公告重组预案,将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北京豪威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然而,当时证监会重点打击蛇吞式的收购,折腾大半年后,刘强黯然出局。

 

北京君正收购北京豪威宣布终止之后,创始人同样是清华校友的韦尔股份正式登场。

 

韦尔股份与北京豪威的客户重合度高,集中在移动通信、安防、汽车电子等领域。韦尔股份希望通过并购,完善半导体的设计水平,并拿下更优质的客户。

 

2017年6月3日,上市仅一个月的韦尔股份就迫不及待地宣布正在筹划一项重大事项,并于当年9月5日宣布已与北京豪威股东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收购北京豪威86.4793%的股权。三周后,这场收购计划就因遭到当时北京豪威的股东之一珠海融锋的反对而宣告终止。

 

2018年8月14日,韦尔股份再次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以33.88元/股发行约4.43亿股股份,收购北京豪威96.08%股权、思比科42.27%股权、视信源79.93%股权,同时拟募集不超过20亿元配套资金。标的资产股权估值为149.99亿元。而在此之前,虞仁荣控制的绍兴韦豪已经晋升为了北京豪威第一大股东,持股17.58%。

 

img6

 

2019年7月,这笔交易正式完成。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韦尔股份决定以130亿元的价格收购北京豪威时,北京豪威的资产总额几乎是韦尔股份的5倍,净资产是其近8倍。

 

 

这场收购,不仅让韦尔股份摇身一变成了一家半导体设计为主、分销业务为辅的芯片公司,更成为了撬动韦尔股份业绩与股价的支点。

 

财报显示,韦尔股份2019年实现营收136.32亿元,同比增长40.51%,营收已经连续超5年出现大幅增长。2020年三季报显示,韦尔股份前三季度营收139.69亿元,同比增长48.51%;实现净利17.27亿元,同比大增1177.75%,创上市以来同期最高水平。

 

但财富大爆炸之后,韦尔股份大股东们的纷纷减持套现之举。

 

12月15日,芯片龙头韦尔股份发布公告,持股5%以上的股东青岛融通于2020年10月28日至2020年12月11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及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902955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56%。这已是今年11月份以来,出现的第四次大规模减持。

 

img7

 

此前,11月21日,控股股东虞仁荣拟减持900万股,占韦尔股份总股本的1.04%。按照韦尔股份现在220元/股的股价来算,虞仁荣此次套现接近20亿元。虞仁荣之外,董事会秘书贾渊、青岛融通、华清银杏、华清龙芯、华清博广,从10月份开始,纷纷进行大规模高位套现。

 

股东在股价高位套现无可厚非。但如果耗费心力并购,只是为了炒股,难免引发投资者的疑虑。

 

与此同时,韦尔股份业绩大涨背后主要是由于豪威科技、思比科等公司的财务并表。而并购豪威科技并不足以让让韦尔股份高枕无忧。目前索尼、三星依旧保持着60%-70%的市占率,豪威科技与之相比,差距仍较大。

 

参考资料:

《韦尔股份千亿市值解禁,创始人身家涨至523亿元成中国芯片首富》,财经天下周刊

《投资韦尔股份3年回报超7倍,“清华系”和青岛融通加速离场!》, 环球老虎财经

《股价3年暴涨33倍 却遭大股东密集减持 韦尔股份并购“变身”》,中国经营报

 

*题图为视频截图

 

2020年12月25日 21: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