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运系陈思诚

首页    商业人物    王健林运系陈思诚

 

VCG11476446514_毒霸看图

 

作者:彭梁洁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媒体不再说陈思诚“背靠万达好乘凉”了,如今他是“拯救万达的男人”。

 

原定于2020春节上映的几部电影,只有《唐人街探案3》扛了整整一年,重新定档2021年春节,不得不让人感叹陈思诚真是沉得住气,出品方万达虽然不比从前,但赌性未改,哪怕2020年业绩惨淡也不肯把压箱底的《唐探3》放出去。

 

2020年春节档的其他电影命运如何?

 

徐峥出手最快,他把《囧妈》以6.3亿卖给网络平台,大年初一如约而至,以其播出后的口碑来看,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出品方众多的《夺冠》和光线传媒的《姜子牙》挨到国庆档,前者拿下8.36亿票房,后者以16亿挤进年度前三。但都远未达到预期。

 

2020年最后一个月疫情苗头重现,林超贤的《紧急救援》也捂不住了,加紧上映,6.3的豆瓣评分不尽如人意,彭于晏的美好肉体也没能挽救失手的林超贤。

 

《唐人街探案3》成了最后的独苗。上个月,唐探官方微博宣称,《唐探3》全平台想看人数超过1000万,破历史记录,这是积攒了一年的结果。实际上在去年春节档时,《唐探3》的预售已近3亿,领先其他几部电影。

 

万达和观众一样相信陈思诚。因为陈思诚从来没让万达吃亏。从处女作《北京爱情故事》开始,这些年来万达影视主投了陈思诚的每一部电影,每一部都赚钱:

 

2014年,《北京爱情故事》,成本5000万,票房4亿。

 

2015年,《唐人街探案》,成本8000万,票房8亿。

 

2018年,《唐人街探案2》,成本3亿,票房33亿。

 

《唐探2》春节档的票房亮眼,万达影视2018年一季度经营数据也格外好看,甚至因为“过于突出”受到证监会质询。当时正值上市公司万达电影欲收购万达影视,万达影视拿出的成绩单显示,公司2018年仅一季度营收近9亿,净利润4亿,而上一年全年利润只有5.9亿。

 

这是陈思诚的功劳。

 

《唐人街探案3网传成本13亿,根据分成比例,票房40亿投资方才能回本。错过了暑期档,也只有春节档能承载这样的体量。万达影视董事长曾茂军不久前接受采访时自信表示,2021年春节票房预计100亿,《唐探3》已经可以提前锁定冠军。

 

往前追溯,陈思诚早在2011年就搭上了万达的船。那时候陈思诚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出资方是新丽传媒和乐视,拍摄期间万达入股新丽传媒,也算成了陈思诚的半个老板。于是有了后来影版《北京爱情故事》的合作。

 

《北京爱情故事》是2014年情人节上映的,万达作为投资方出钱又出力,卖力宣传,倾尽资源。陈思诚也非常上道,先是1月初放出与佟丽娅的婚讯,后来二人录制《快乐大本营》,甚至在现场举办了一场婚礼,丫身着红衣,美艳不可方物。当时我还小,以为他们眼中是爱情的火苗,现在才知道,那是资本的火焰。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陈思诚\图\婚礼图.jpg

 

思聪也下场参与了这场真人秀般的营销。他在微博留言:佟丽娅是多么女神啊,真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再掀高潮。至于佟丽娅是不是王思聪心中的女神,以及陈思诚是不是猪,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电影最终拿到4亿票房,万达和陈思诚的首次合作非常愉快。

 

与万达合作的每一部电影,陈思诚都是作为联合投资方参与的。这家公司叫上海,前身是陈思诚和佟丽娅工作室。2015年《唐探1》上映之前万达入股,2016年陈思诚退出,将股份全部卖给万达,只担任总经理。到了《唐探3》,出品方中出现了一家新公司——壹同文化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法人叫陈胜奇,是陈思诚的父亲。双方继续以共同出品的方式合作,陈思诚以此保证自己不仅参与票房分账,还有对于作品的话语权。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陈思诚\图\上海聘亚股权变更.png

 

 

万达影视与陈思诚的互相选择既有运气的成分,也算是“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相比华谊、博纳、光线等影视公司,万达影视2009年才成立,成熟的老牌导演们已经站定阵型,万达只能发掘新锐,例如前几年投资的徐静蕾《亲密敌人》,陈正道《催眠大师》,乌尔善《寻龙诀》。

 

2012年张艺谋与老搭档张伟平“分手”,2013年陈国富与华谊兄弟合约到期,万达影视都曾抓住机会接洽,但都没有谈拢——张艺谋转投乐视,陈国富自立门户,大佬们的心思太难猜。

 

陈思诚是万达需要的那种导演——年轻,跟得上时代潮流,有想法,有野心,亟待证明自己,更重要的是,不排斥商业,甚至主动接近商业。陈思诚在一次采访中坦言,他认为电影的外延意义大于导演个人的内心感受,电影要为观众服务,首要目的是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影院,如果审美跟不上观众,就会被市场淘汰。另一方面,他又反感流量,“任何受观众认可的都是一个有魅力的角色”——算是在电影的文化属性和商业属性之间找到了平衡。

 

刘昊然评价老板陈思诚:导演很知道观众喜欢看什么,他的决定都是贴着观众的需求做的,但可能也是因为这样,自信到真的很自恋。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陈思诚\图\照镜子.jpg

 

陈思诚确实自恋。看他的各种访谈,那种对自己外表、才华、人格魅力全方位的骄傲简直要溢出屏幕。

 

比如小时候给自己起外号叫 “朵朵”,因为觉自己长得巨好看,比花儿都好看。被记者提问:是靠什么娶到佟丽娅?说:不是自己追求了她,而是现实说服了她。他还说,我不认为自己幽默,但他们都这样觉得,只能说是我的知识在作怪。

 

2020年初的微博之夜上,《唐探3》《中国女排》《囧妈》决战在即,三位导演同台,陈思诚傲立C位。主持人问三人最想看谁的电影,陈可辛和徐峥讲了些客气话,陈思诚语出惊人:看那两部就可以了,我高风亮节没关系,可辛导演头发都白了,哥头发都没了,所以他们比我操心,跟二位比我还年轻,没关系,《唐探4》再看。

 

所以相比观众和万达,自恋的陈思诚大概才是最有信心的那个。“很知道观众想要什么”的他,早就在前两部的试水中摸到了春节档的制胜之法。陈思诚说自己发现一个现象,即业内人士和电影爱好者更喜欢《唐探1》,普通观众更喜欢第二部,因为前者更接近推理类型片,但第二部要定春节,必须满足“合家欢”的需求,他连“减少血腥画面”这种可能影响票房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了,“怕大过年的触到观众霉头”。

 

陈思诚不怕得罪同行,又善于拉拢伙伴,他非常懂得情谊可以用金钱来维系的道理。

 

《唐人街探案》与徐峥的《港囧》几乎在同一时间拍摄,王宝强舍弃老搭档徐峥,投入陈思诚怀抱,给出的理由是:陈思诚更懂我。当时王宝强录节目受伤,陈思诚剧组等了他48天,令王宝强感动。而更现实的原因,坊间流传是因为利益分配不均,《泰囧》成功后徐峥和黄渤都拿到上千万回报,王宝强只有200万,心生不满,才转投《唐探》。

 

2016年王宝强婚变,网友在他晒出的银行流水单上看见陈思诚的名字,陈在第一时间向宝强转账300万应急。网友因此调侃“陈思诚最爱王宝强,其次才是佟丽娅”。

 

拉拢王宝强,力捧刘昊然,降低“唐探宇宙”两位核心演员的流失风险,陈思诚在这方面确实有一套。

 

 

王健林是有电影梦的。2016年意气风发时,万达斥资500亿在青岛建设东方影都,打造“东方好莱坞”。那一年王健林登上了美国主流电影杂志《好莱坞报道者》的封面。

 

2018年落成仪式上,“东方好莱坞”已经易主——新主人是站在王健林身边的孙宏斌,万达如今只是项目运营方。除了孙宏斌,影视圈的两位代表,陈思诚和吴京也来了。陈思诚是2018年初为王健林立下大功的人,吴京是2019年即将为王健林赢得荣誉的人——万达投资了《流浪地球》项目。

 

可后来传言万达因资金紧张而撤资,无缘在这部2019年票房亚军影片中分到一杯羹,估计肠子都要悔青了。

 

2020年,万达没有一部拿出手的电影。2019年,万达影视主投了几部:《人间喜剧》《过春天》《沉默的证人》《小小的愿望》《误杀》,除了《误杀》票房过10亿,都反响平平。陈思诚可能真的是王健林的福星,他担任了《误杀》的监制,导演柯汶利是发掘的新生代导演在网剧《唐人街探案》中执导了一个单元,算是为万达建设了人才梯队。

 

2019万达电影巨亏47.29亿元主要来自59亿元的资产减值计提,排除该影响后净利为11.8亿;2020年前三季度,万达电影在疫情的冲击下继续亏损20亿

 

万达把赌注都押在了2021年和2022年。根据万达新发布的片单,除了《唐人街探案3》,还有《寻龙诀2》《误杀2》等续篇,以及几个爆款IP:电影版《想见你》、改编自郝景芳《北京折叠》的《折叠城市》,加上陈思诚刚拍摄完成的科幻电影《外太空的莫扎特》。2020年,万达已经开始为新片准备粮草,增发40多亿大半投入影院扩张,2020新开74家影城。

 

2020年不得不将电影梦暂时搁置的王健林,只好重操地产旧业,静静等待翻身的机会。

 

作为新年的第一枪,希望《唐探3》能给王健林送去一点慰藉。

 

 

2021年1月6日 21: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