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首页    商业人物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目前,苏伊士运河已恢复通航。“长赐号”货轮被拉至航道较宽阔处接受检修,船组成员将面临盘问与审查。

 

过去一周,这艘长400余米重22万吨的巨轮在此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有史以来最严重堵塞事故。这条占据全球海运贸易量15%的亚欧航线,是全世界最繁忙的石油、精炼燃料、谷物等贸易通道之一。

 

据英国劳氏船级社测算,苏伊士运河堵船每小时给世界贸易造成4亿美元损失。德国保险业巨头安联估计,该运河交通停滞一周会让全球贸易额减少达100亿美元,而由此产生的间接损失则难以计量。

 

追责与巨额索赔不可避免。对事故原因,船方表示:”突遭强风使船体偏离航道,撞到河底,进而搁浅。”但苏伊士运河当局认为,当时最高风力仅70公里/小时,对重量相当于30座埃菲尔铁塔的长赐号,不至于影响那么大,搁浅很可能是由于“技术故障”和“人为失误”。

 

 

在这场事故中,“长赐号”横亘运河东西两岸,让人们对货轮上那个醒目的字母标识记忆深刻。“EVER GREEN”是中国台湾长荣集团的英文名称,公司创始人张荣发当初以此借喻“基业长青”。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张荣发被业内称作“海上之帝”, 一手创办了全球最大集装箱海运公司长荣海运,以及台湾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长荣航空。“长赐号”属长荣海运旗下20000TEU级货柜轮,可装载约20000个集装箱,由长荣海运从日本正荣汽船租赁,前者负责该货轮使用与经营。(TEU,集装箱计量单位,一个TEU就是一个20英尺集装箱)

 

不过这未必如张荣发所愿。他一度反对效仿竞争对手们租用超大型船舶。据国际航运业权威媒体《劳氏日报》(Lloyds List),张荣发曾明确拒绝经营任何大于8000TEU货柜轮的做法。

 

张荣发于2016年去世。自此之后,长荣接班人开始跃跃欲试对船舶体量规模扩充。有外媒分析认为,长荣海运想借此重获其作为全球集装箱运输老大的地位。

 

2019年,长荣发布新计划,耗资16亿美元建造和租赁每艘最多23000TEU的集装箱船。经营方向上的改变似乎也给长荣带来了甜头。在前两年都陷入亏损的情况下,2020年前九个月,长荣海运产生了4.43亿美元利润。

 

当下还很难说,长赐号堵塞苏伊士运河是否只是一次意外。张荣发在世时,始终是公司内部说一不二的存在,无论是元老重臣,还是他的亲儿子,都对这个严苛老板心有畏惧。可凭借从十几岁进入海运业积攒的经验、智慧,张荣发一直让长荣集团安稳无虞,权威牢不可破。

 

张荣发算得上高寿之人,他向来声称要把事业做到最后一口气。然而,他在90岁驾鹤西去,却并未处理好自己的身后事。

 

 

两房妻室,四子女,深陷宫斗风波

 

原本依张荣发留下的“密封遗嘱”,二房独子(老四)张国炜可继承他的全部财产,并出任集团总裁。但该遗嘱没有得到其他子女认可。大房三子张国政认为父亲生前多次住院,精神状态无法自主,所立遗嘱无效,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6年2月18日,还没等张国炜走进集团总裁办公室,大房子女们就发动了总攻。他们将集团总部就地解散,同时撤销了张国炜总裁职务。彼时,大房子女所持股份已合计占有整个长荣的控股权。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时任长荣航空董事长的张国炜,亲自驾驶飞机冒雨从台北飞往新加坡求援。他刚起飞,长荣航空就以特别紧急事项召开董事会,罢免了他的董事长职位,并裁撤了他在长荣的所有亲信。

 

另外,几个哥哥还通过改换张荣发基金在长荣航空代表,除掉了张国炜在长荣航空的董事席位。更绝的是,经长荣航空飞行安全部门评估,张国炜被认为不适合再开飞机,他只能以旅客身份搭机返回。

 

只是张国炜遭驱逐后,大房三兄弟同样陷入内讧。张国政不满大哥张国华退居幕后、将公司事务交由经理人打理的作风,联手二哥张国明逼宫。这让握有长荣集团关键票数的张荣发基金董事会改选数次难产,甚至被传有黑道介入。基金会高层接连发生恐吓以及暴力冲突。

 

如此局面,恐怕张荣发也始料未及。他当年并非没有对未来的安排筹措,长达十年时间,他对几个孩子轮番考察,但又跟每个人都有过激烈争吵。终究,四子婿都难如他意。

 

 

张荣发最早一心栽培长子张国华接班。张国华出任长荣海运总经理,不满公司众多老臣与顾问文化,企图精简组织,与张荣发意见相左。张国华后来还是“被”升任长荣海运副董事长,但他不看公文、不参与主管会议,在长荣集团三十周庆前夕突然请辞。

 

时值在香港创业的张国政返台,接管了海运事业。张国政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向来都是爸爸哥哥管事,从来都轮不到我。”当初去香港前,张国政原本对航空业务涉入最深,他曾一整年出差谈判争取航权,直到他未征求父亲态度擅自接洽完一条欧洲航线后,被免职。

 

在内部员工看来,张国政触犯了长荣重大决策皆须张荣发同意的大忌。受处分的张国政当天即递交辞呈走人,连交接都未办理。

 

再回到集团辅佐父亲的张国政,很长时间都是公认的钦点接班人。2004年底,张荣发宣布将权柄交于两个儿子:三十四岁的张国炜被扶正成为长荣航空总经理;张国政则升任集团首席副总裁。张荣发还表示,会完全放手,充分授权,即使失败了也没关系。

 

事后,张国政以“太子”身份亮相,言语间仍小心翼翼以张荣发为尊。他说,“接下棒子,其实个人挑战不多,就是事事还是请示总裁,一切遵照他的意思去做。”

 

风和日丽的时间并没多长。

 

 

1970年出生的张国炜,严格意义来讲,应该算张荣发的私生子。张荣发与大房孩子们的矛盾也多源于他的婚姻生活,以及由此而来的偏爱和分配不均。张国政甚至多次与父亲爆发直接冲突。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背后:豪门私生子与台湾航运巨头宫斗戏

 

2013年,原配林金枝去世。接着不到一年时间,87岁的张荣发与二李玉美办理了结婚手续。这被外界解读为,张荣发在给小儿子未来接班架桥铺路。

 

无论从能力上,还是个人性情上,张国炜都是最像张荣发的。张国炜两度爱上空姐,两度遭张荣发极力反对,又两度排除万难,与爱人结婚。张荣发曾以革职与断绝父子关系相威胁,张国炜不为所动远走美国,然后疯狂上进。他学会飞机维修,飞机驾驶,成为全世界有航空公司的家族里,唯一既能开波音777,又能修波音777的人。

 

后来因儿媳怀孕,张荣发主动给张国炜台阶,让他回长荣工作。不过,张荣发把张国炜安排到一处猪圈旁的飞机修理处修飞机。张国炜从基层维修工起步,坐上长荣航空董事长的位子。

 

除了对二太的爱,张荣发也逐渐对这个孩子表示欣赏,他似乎从张国炜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倔强、勤奋、不服输、做事亲力亲为,追求极致。张荣发对媒体表示,“这个猴崽子,实在很努力。”

 

张荣发祖籍澎湖,生在苏澳,长于基隆,三地临海,其父母兄弟均讨海人出身。父亲在他十七岁时去世。他先在日本船公司当学徒,后用十余年时间升级考到船长执照,创办自己的海运公司。他终生保留一个习惯,船靠岸下船,留在岸板读书,派专门团队搜集海运情报。

 

儿子张国炜也确实热爱飞机,他会亲自飞长荣每条航线,踌躇满志,誓要革新航空业。几个兄长把他从家族企业出名,也没有打消他的斗志。他又创办了一家名叫星宇航空的公司,说要打造“台湾的Emirates(阿联酋航空)”。当然,这其中也多少有复仇和雪耻的味道。他声称,即便在长荣,他也不会在不懂飞机的人(暗指哥哥)手下做傀儡。

 

然而故事远没有结束。2020年3月,台北法院审理认为,张荣发遗嘱合理有效,驳回张国政请求。张国政可继续上诉。官司或许依然要打下去,他们应该不会在意张荣发遗嘱中留下的那句话:愿众子女及孙辈们,皆能和睦相处,互相照顾。

 

所谓和气生财。作为风雨五十载、享誉世界的中国民营企业,“后张荣发时代”的长荣,也愿其真能如张荣发所言:EVER GREEN。

 

*题图为视频截图

 

2021年3月31日 21:1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2021-04-21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