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里的新青年创业史

首页    商业人物    大时代里的新青年创业史

 

img1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陕西著名作家柳青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叫《创业史》,入选了“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小说讲述的是上世纪50年代中国农业生产化运动的故事,在书中,主人公梁生宝从一个逃荒要饭的外地娃,步步成长为村里新一代的话事人,带领村民完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农业改革进程。

 

几十年过去了,文学作品中梁生宝这样青年一代的事迹已经泛黄,农业生产化运动的故事也变得久远。不过,作为当时新人物的代表,梁生宝敢想敢干、积极上进的形象,在现实世界中仍然掀起过巨大的讨论和反响。

 

在梁生宝的时代,新式农村青年与传统农民在认知、做派上的差异,正猛烈地发生变化。青年一代敢于挑战积习,尝试新生的合作化道路,最终在符合当时历史条件的前提下,完成对传统农业耕作习惯的改造。

 

这是属于他们那一代青年的创业史。

 

青年们在不同历史进程中扮演先锋角色,向来是一种值得玩味的社会文化现象,也是能够引发广泛评议的话题。如果按照“世代”划分,有研究机构将建国以来人口结构大致划分为婴儿潮世代-X世代-千世代和Z世代,不同世代的青年在迥异的社会环境中成长,形成着不同的人生观念,包括价值观、奋斗观和消费观等。他们也在不同的时期,充分展现着自己身上的这些特质。

梁生宝的艰难创业史,是随后一代青年投身时代洪流并创造个人际遇的先声。尤其是过去四十年,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这一点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到八九十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之下,一批批先知先觉的青年人睁开眼睛看世界。南下渔村深圳的列车上、跨海涌入海南的船舱里,都不乏闯劲十足的身影。这些刚从思想理论桎梏中跳脱出来的年轻人,面对的是模糊但并不蒙昧的前途。等他们风尘仆仆地奔赴到一片片荒凉之地,属于他们一代的创业传奇也随之开始。

 

如今,进入移动数字时代,这个“新人物”的代表性群体又呈现出全新的形象。据北师大此前发布的一则研究报告,其将19-35岁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定义为“新青年”,这一青年群体不仅已成长为中国互联网和消费的主力军,更成长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内在生长力。

 

这个崛起的新青年群体,据统计仅其中的Z世代人口就约达2.65亿。作为伴随着互联网商业化而生的一代,以及整个数字时代的“原住民”,新青年们所处的是另一个社会经济急剧变化的沸腾时代。他们可能已不再熟读梁生宝,也很难去理解当年“赶海人”的喧嚣,但这个规模巨大的群体以及其中的代表人物们,已经开始酝酿自己的创业史——一部独立在文学作品之外,并且超越了地理界限和城乡区划的新型创业史。

 

 

 

23岁的滕智越就是当代新青年创业史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之一。

 

滕智越就读的大学位于浙江义乌,这里电商创业氛围浓厚。这个出身茶叶世家的年轻创业者,在2018年便将目光投向了新电商平台拼多多。

 

经历了初期的波折之后,这家主营中高端茉莉花茶的店铺,到2020年线上销售额已达到3亿元。如今,店铺不仅向其他茶叶品类扩张,线下也开始建立起自有品牌。滕智越的创业生涯,获得了阶段性回报。

 

滕智越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例。据7月2日发布的《2021新青年生长力报告》显示,过去的12个月中,仅拼多多平台上90后、95后、00后的新青年商家数量占比超49%,一举超过80后成为第一大电商经营主体。同时,新青年商家店铺交易总额增速超过167%。

 

相比父辈早年需要远赴外地经营生意,对包括滕智越在内的这代创业者而言,新电商平台或许就是他们的深圳和海南。物理意义上的因素已不是决定生意成败的关键。除此之外,相较于传统电商较高的入场门槛和较复杂的规则设计,拼多多这样的新势力已成为创业者们试水的新场地。

 

而事实上,围绕拼多多的并不仅是创业者,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群体正在对这家新电商产生兴趣。

 

据拼多多最新财报显示,拼多多的年度活跃用户已达到8.238亿,以创纪录的速度正式迈入8亿用户新时代。其内部人士此前曾表示,拼多多之所以保持较高增速,很大原因在于新青年占比的提升。按照相关研究报告,在所有电商平台中,拼多多是唯一一家新青年群体增速超过整体增速的综合电商平台。具体而言,当前其95用户比例已超过30%——这个数据甚至要显著超出传统电商巨头几个百分点。

 

img2

 

在用户规模逐渐赶超对手的情形下,随着电商行业获客效率的明显降低,拼多多通过补贴吸引用户的前期打法似乎也在生变,竞争策略的天平从拉新向留存倾斜。

 

而这样的策略正在产生成效: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一年时间内,拼多多新青年群体平均每月使用次数从84.4次增加到89次,相当于平均每天至少打开并使用拼多多3次。这项数据,也攀升至行业三大购物App的首位。

 

如果说滕智越希望面向的是40-60岁的消费群体,那么其他形形色色滕智越所“觊觎”的,则是上述更为广泛的年轻一代消费者。目前,在针对Z世代的消费行为研究日益成为一门“显学”的情况下,毫不夸张地说,与这个规模庞大群体的关系亲疏,甚至正在重塑着相关赛道的行业格局。

 

这用一句话总结起来就是,“重仓年轻人,或许就是未来十年最好的投资方向。”

 

这的确是个迥异于前互联网时代同辈的群体,也是一个充满标签化的群体。在商业高度繁荣的成长背景下,新青年们的消费偏好更加多元,个性化特征也更加显著。隐藏在社交、游戏等丰富场景中的购物决策流程,使得各类新电商平台成为汇聚新青年的巨大流量池。拼多多,就是目前跑在前列的玩家之一。

 

 

 

无论是争夺年轻的创业者还是消费者,这场战役中的拼多多手里有几张明牌。

 

一是社交裂变的商业模式。拼多多之所以能从看似红海的电商博弈格局中胜出,并在短短几年内成为新巨头,社交向的增长方式起到重要作用。同样,在众口一词的“流量红利渐趋终结”的当下,能否寻求新的流量池、更好地留存当前客户,对下半程的战况均为关键。这恰是拼多多并不陌生的打法。

 

二是打造新品牌的经验。拼多多与传统电商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从创业初期就开始倾斜流量,提供资源支持,对中小品牌进行扶持,而新品牌崛起又会反哺平台流量,这也逐渐成为拼多多的明显优势。随着新青年成为中国消费市场的主力,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无疑给创业者、新消费品牌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显然,这也是拼多多的增长空间。

 

三是已跑通的反向定制(C2M)策略。这是拼多多之所以崛起的秘密之一,如今也正在被全行业所沿用。通俗地说,反向定制是由“需求影响供给”,上游厂家根据汇集到的终端消费者需求来生产,以提高效率并提供给消费者更有价格竞争力的产品。这一点,为进一步俘获价格敏感型的年轻用户,提供了充足的子弹。

 

这是拼多多与新青年的碰撞,在这个过程中,平台与个性化、圈层化、社交化的年轻消费者之间迅速磨合。从这个角度来说,拼多多所营造起来的,就是一场席卷年轻一代创业和消费领域的先锋实验。在碰撞和实验的背后,是二者之间深层的“共生”关系——新青年获得的是职业路径和消费体验的拓宽,而拼多多取得的,将不仅仅是商业意义上的增长。

 

img3

 

事实上,这也是包括拼多多在内的新电商平台,乃至传统电商平台,在这个靠算法和代码搭建起来的“新世代”中抓住时代红利,可持续生存壮大的密码。这一局,新青年们暂时先给拼多多投了一票。

 

如今,对拼多多新任掌门人陈磊而言,在交出了黄峥卸任之后的首份漂亮财报后,他或许的确需要讲述新的故事。与此同时,新巨头的挑战仍然严峻。正如他在今年5月份的财报交流会上表示,“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一直非常激烈,消费者的行为在快速变化,我们的用户和消费者总是希望有更多的选择,因此需要实时关注消费变化,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投入创新。”

 

移动数字时代,给了年轻人的向上生长的新养料,也赋予了新经济平台发展前行的源动力。在某种意义上,这场尚未进入好局的新青年战役,将不仅是滕智越们的创业史,也将是拼多多新的创业史。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7月2日 22:31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