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华慌不慌?

首页    商业人物    宿华慌不慌?

 

img1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一副老实人面孔的宿华,也开始自我幽默了。

 

8月6日,快手官方公号“快手日报”,哼起了小曲,发布了一篇叫做《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的文章。

 

文章的内容,简直类似心情焦虑的网友深夜朋友圈刷屏:由七首歌和一长串重复文字组成,歌曲名字连起来为“朋友,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明天会更好”,文字落款为“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期主义”。

 

img2

img3

 

不过强行幽默的宿华,估计正在肌肉抽痛——因为快手的股价快跌没了,投资者都要跑光了。

 

今年,宿华和快手可谓是坐了一次过山车。

 

先是年初的风光万丈。2月5日,快手顶着“国内短视频第一股”的光环登录港交所,发行价为115港元/股,高达142.3万人认购,成为香港史上最多人热捧的新股。仅6个交易日股价便创出417.8港元的历史最高点,市值一度高达1.74万亿港元。

 

宿华的身家也一举超过1700亿,超过雷军,跻身国内互联网富豪前十。

 

但好景不长,快手在二级市场的上涨行情仅持续了半个月。2月下旬开始,快手的股价便一路下跌。截止今日(8月9日)收盘,已跌至82.5港元/股,较2月份最高位时的418.8港元/股,跌幅已超过80%,市值蒸发超1.3万亿港元,仅剩3432亿港元,创历史新低。

 

img4

 

快手发布这篇诙谐文章的前一天,正是快手登陆资本市场半周年的日子。当天,快手有38.82亿股股票解禁,占发行后股本的94.81%。

 

如此悲情之下的欢歌,就连只爱吃瓜的网友,都忍住不住对宿华和快手产生了共情,评论称:这跟独自走在荒山野岭,哼着小调自我壮胆有什么区别?

 

一向老实、持重,以程序员面孔示人的宿华,表现的还算淡定。有消息称,解禁期前,在快手的内部会议上,程一笑和宿华两位创始人明确的表示出了“不卖”,快手的核心高管也均表示“坚定持有”。

 

事实上,宿华没法不淡定,短短半年,他经历的麻烦太多了。

 

先是战友的背叛。2月24号晚间,有媒体爆料快手前副总裁、社区内容研究院负责人赵丹阳因收受贿赂,且数额特别巨大,其在离职之后被捕。对此,快手方面回应称情况属实,股价继续下降。

 

接着就是核心业务的亏损。今年5月,快手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营收170.2亿元,同比增长36.6%,净亏损577.5亿元,经调整亏损49.18亿元,上一年同期为亏损43.45亿元。而据3月份,其上市后的后首份年报显示,快手去年的全年净亏损为1166亿。

 

img5

 

亏损的原因与快手的核心业务直播有关。2021年第一季度,快手的直播收入为72.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9.5%。直播业务目前仍是快手的第一大业务,但地位已大不如前。2017年-2019年,快手直播变现收入占总营收的百分比曾一度高达95.3%、91.7%、80.4%。而这一数据在2020年出现断崖式下跌。2020年,快手直播变现收入仅占全年总营收的56.5%,近乎减半。这意味着,快手依靠直播这一业务变现的能力已经到顶。

 

更雪上加霜的是,老铁们也靠不住了,快手即将面临用户见顶流失的局面。今年6月份,宿华对外表示,快手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0亿。不过,这10亿的月活跃用户数涵盖了海外产品Kwai、Snack Video、快手APP、快手极速版快手微信小程序的用户。事实上,2021年第一季度,快手披露的月活用户数仅为5.198亿,同比增长5%。

 

为了吸引用户,快手在业务终端方面一直保持着大手笔,综艺节目、央视春晚上都可以见到其身影,前些日子快手更是不惜重金拿下了奥运的转播权。今年一季度,快手的营销费用高达116.6亿元,同比增长44%,占快手总营收的68.5%。按此营销费用计算,其平均每个新增日活用户的成本为486元。如此巨额的营销投入、获客成本,不亏损也难。

 

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监管部门对短视频领域所暴露的一系列乱象进行规范和整治。影视行业频频“喊话”短视频平台,直指短视频侵权问题;中央网信办宣布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国家网信办通报105款违法违规手机使用个人信息的APP……也为快手市值低迷再添一把火。

 

除此,还有合作伙伴的打脸和谣言。就在6月底,宿华宣布快手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0亿不久之后,快手IPO头号保荐机构的摩根士丹利,竟然突然不认旧情,两度下调快手目标价格。

 

7月9日,摩根士丹利发布报,将快手目标价由300港元/股下调至130港元/股,评级由“超配”下调为“低配”。7月23日,摩根士丹利再次将快手目标价格下调为120港元,同时推迟快手的盈利预期至2025年。摩根士丹利报指出,根据QM数据,预计快手今年第二季度日活跃用户出现下降。

 

img6

 

随后谣言出现,7月26日,有媒体报道称,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的目标价格从300港元下调到50港元,评级由“超配”下调为“抛售”。这条消息引发了市场巨大恐慌,当天快手股价当天暴跌11.97%,报收114港元,市值蒸发645亿港元。

 

接着又是出海受挫。从四年前计划收购TikTok被张一鸣截胡开始宿华便一直没有停下探索海外市场的脚步。近两年,随着快手业绩慢慢开始出现瓶颈,宿华更是加大了对海外市场的投入。

 

2020年5月9日,快手旗下海外短视频“Zynn”横空出世,凭借超强的“撒钱拉新、推广返现、烧钱裂变”模式,一周内便冲进美区App Store免费总榜中,不到20天时间,便冲上该总榜第一的位置,超过了ZOOM、Tik ToK等一系列APP。

 

但遗憾的是,这种“赔本赚吆喝”的推广方式并未能持续太久。上线不到2个月,美区 Google Play 和App Store 先后下架了 Zynn,原因是该产品上某条视频“被举报”抄袭。

 

最新消息称,目前困境重重的快手决定弃车保帅,将于本月20日正式关闭旗下短视频产品 Zynn,并将在45天后删除所有用户数据。

 

熟悉宿华和快手的人都知道,宿华是颇有情怀的创业者。翻阅他过往的采访记录,就可以发现,他最初对快手的设想十分理想主义:做一个好的产品,当人和内容在产品中产生链接、形成生态之后,新的商业模式会自然生长。

 

创业初期,宿华甚至发表过快手不投广告的言论。不打扰用户,曾是快手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宿华和程一笑都表示过,快手是一个社区,而他们只是社区的管理员。

 

这几年时间,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比如抖音的崛起,宿华关于公司战略的反思也很多。比如,“一直以来,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那么,现在,我们更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产品如何变得更好,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公司是一个更复杂的产品,需要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耐心,毫无疑问,也需要更大的智慧去打磨,去呵护。”等等。

 

但在很长时间里,宿华和程一笑的关注点都是如何做好快手,对于多产品策略、投资收购等,决心不够,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如今,快手又到了困难时刻。有业内人士甚至认为,快手目前或许需要的是一个新的CEO,可以对业绩负责,为公司发展承担责任,并有能力在短期内让业务见效。而宿华作为快手创始人之一,还身兼董事长的职务,并不能很好的为业绩负责——因为,没有人能问责他。

 

参考资料:

1.《是时候抄底快手了吗》,刺猬公社

2.《上市半年股价“膝盖斩”,快手因何遭资本抛弃?》,钛财经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8月9日 20: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