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首页    商业人物    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14年,北京教培机构高思教育发了一封震惊北京业界的邮件。

 

邮件上点名批评集团副总裁窦昕等人,私自租用海淀苏州街的办公楼开办教学场所,鼓动部分教师离职跟着他干,还称自己创办的机构会被某个竞争对手收购,干扰教学秩序。公司开除了他,并保留追究两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窦昕做了另外一个版本解释。

 

他说他在公司主管语文教培部门,但这些年,很多工作就是配合数学等学科,自己是公司合伙人,但擅长的语文被压制了,就提出和平散伙的建议。但其他合伙人躲着他,背着他开会,于是就被赶了出来。

 

窦昕的解释文章还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分手难说对不起》。教语文的,拿了海淀区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的人写起文章果然不一样,腹有诗书气自华。

 

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他1983年生于甘肃教育世家,小时候住的房子还是明朝史中丞夏景和的故居,家里很多书,很多还是孤本。他爱看书,语文成绩很好,高考语文140多分,是甘肃语文高考成绩最高纪录保持者。

 

毕业后,他就到了教培行业搞语文。但教培行业里,英语成就新东方,数学成就好未来,语文一直是边缘产业。一份统计报告显示,即便到了2018年,K12市场里,语培训占比还不到3%。

 

看娱乐八卦的人就知道,长久不上语文辅导班的下场便是,文史素材积累少,像郑爽那样把声明写成一句一行,逻辑不通的诗歌,像张哲瀚那样,跑到“靖国神社”拍照,即便发声明道歉,还被人批用了错别字。另外,网民很多时候的吵架,根儿上还是有些人语文试卷那道阅读大题没过关。

 

从高思出走后,窦昕又来到北京巨人,他的团队成果,据说被巨人收购。当时启迪教育集团收购了巨人教育,更名为启迪巨人教育集团(以下简称巨人集团),窦昕就成为集团的高级副总裁。

 

但是干了2年,相似的情节又上演了。

 

2016年秋天,巨人集团旗下的语文团队闹分裂。公司说,窦昕未经股东和管理团队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利用他在海淀知春路的个人办公室地址,开设课堂做直播课,利用巨人的师资和校区招生,所得的利益都归了窦昕等人旗下的公司。他还鼓励语文老师们离职。

 

巨人集团提到窦昕创办的私人公司,叫诸葛学堂,全名是中文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文未来),投资人是窦昕,而巨人的教培对手学而思也是该司股东。

 

巨人发了一份通告,“鉴于公安集团近期正式立案对窦昕等人开展刑事调查”,免除他的一切职务。这个提到“刑事”二字的通告不可谓不严厉。

 

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窦昕团队又发了一份充满诗意的回应:“今年9月份,发生了窦老师向原公司提交辞呈、原公司向公安系统报案说窦老师涉嫌职务侵占两件事。据律师告之,再强大的力量也并不能使没有违发犯罪的人失去自由,相信清白之日窦老师会为自己的名誉维权。”

 

当然,窦昕在法律层面确实没有留下把柄。

 

国教培看北京,北京教培看海淀,海淀教培就看知春路。这位甘肃来到北京的语文高手,在知春路上,授课《三字经》《论语》,引经据典,讲诸葛亮,讲吕布,让学生们“爱上语文,做有修养的人”,而他自己竟然2次与老东家闹掰,每一次虽涉险过关,但总让人有一种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的感觉。

 

名师们一个个转型了,教历史的没了动静,教英语的罗永浩跑去搞手机,然后去搞直播卖货,你就不知道教什么的口才大师张雪峰因为户口问题,孩子上学难,海淀一个学区房1500万的问题,从北京跑到了苏州创业。

 

窦昕当然要留下,他搭建的语文教培体系以及他的公司还在运转,虽然经历两个前东家,都因为上市之路太过漫长,无法快速实现暴富。

 

到了2018,一家名家立思辰的上市公司,以4.81亿元、7.07亿元的价格两次收购了窦昕创办的中文未来100%的股份。

 

他等到机会了。

 

 

那个为窦昕提供暴富机会的上市公司立思辰是一家神奇公司。

 

2011年时,中国个别上市公司被一个名叫查扬的律师所困扰。

 

光线传媒刚上市没多久,一封实名举报信就递交给了证监会。举报信上说,光线传媒信批显示公司独董查扬是中国国籍,在中国担任职业律师,但实际上查扬在2001年已经加入美国国籍,是个美国人。

 

这是很严重的指控,按照中国《国籍法》规定,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如果查扬拿到了美国国籍,就自动丧失中国国籍,而又按《律师法》等规定,外籍公民是不能在中国参加司法考试,不能拿到中国律师执业证书。

 

举报人称,一个美国国籍的人,依法是不可能拿到律师职业证书的,所以查扬涉嫌伪造、编造身份证明材料,骗取中国律师资格,而光线传媒对此人的信批不实。很快地,光线传媒就发了个公告说,查杨因身体原因,辞去职务。

 

而官方的调查也坐实了查扬的美国国籍身份。

 

当时查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某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这家律所最近被热议,还是因为其律所的律师卷入到山东鲁南制药股权案争夺中,界面新闻说,鲁南制药的创始人临终委托律师,将股权转让给女儿,但律师与公司高管合谋,私下转移了归属于创始人女儿的股权。

 

在2011年时,立思辰准备做定增,而查扬所在的这家律所以及他本人,都是定增的法律顾问。当时有媒体好奇,律师国籍身份已经被质疑,另外,立思辰的主营信息安全等业务,它拥有国家保密局颁发的“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资质证书”和解放军信息安全测评认证中心的认证资质的涉密单位。

 

这也许会为定增造成障碍。不过这件事媒体也就是提了一嘴而已。

 

到了2012年,因为原有的信息安全业务增长缓慢,立思辰开始转型做教育了。这个主打信息安全的公司,抛弃了“祖业”,开展了数次的教育产业并购,把搞安全的360给得罪了。

 

思辰以3.4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名叫360留学的公司,360就以侵犯其商标、不正当竞争为由,将立思辰告上法庭。不过双方最后达成了和解。

 

据新媒体First Insight极致洞察统计,从2016年到2018年,立思辰在教育上的投资、并购共30起,累积金额49亿元。

 

在它并购窦昕培训公司的2018年,公司的财报数据显示,全年营收19.5亿,亏损近15亿元。亏损主要是商誉在内各项资产减值计提造成。但是,窦昕的中文未来语文业务,发展迅猛,为立思辰贡献了1.8亿的营收和6494万的利润。而在接下来几个季度里,语文业务成为公司的现金牛。

 

从那时起,窦昕真正的站到了舞台中央,立思辰逐步剥离了信息安全业务,大力发展教育,特别是语文培训业务。而到了去年,立思辰改了个名字,叫豆神教育,这个名字就是窦昕的IP,而窦昕目前已经是公司法人、第一大股东。

 

搞语文的窦昕搞起资本操作也是有一套,以购买股权,做出业绩对赌承诺的方式,将自己的公司装入到一家上市公司,表面上是卖掉自己公司,里子是更像是曲线借个壳子,反客为主,实现上市。

 

卖掉公司有了新的外延含义。

 

当年在教机构不受待见的语文课,也是趁着时代之风而起的。

 

几年前,高考改革的方案都加重了语文考试的难度。指挥棒一动,语文课也就成了香饽饽。无数的教培机构开始发展K12语文培训。语文课也有了名字,叫大语文课。(网上对此有很多讨论,本文不赘述)。

 

窦昕说:“我们看到大语文风口真的来了,时不我待。如果没有政策的利好,我们就慢慢地干活;但风口来了,我们不抓住机会就很容易被人赶超。”

 

他抓住风口了。

 

 

今年8月,窦昕曾服务的老东家们都出现在媒体上。

 

高思教育退租知春路的理想大厦办公室。巨人集团董事会发文说:公司陷入经营困境,暂缓一切支出行为。

 

窦昕最近一次出现在媒体上,是在今年8月1号。豆神教育出现欠薪新闻,而据媒体报道,欠薪从今年5月份就开了。

 

这几年,立思辰改名豆神之后,跟那些烧钱的教培创业公司类似,2018年亏了近14亿,2020年亏了25.6亿。就2019年利润为正,就2000多万元。

 

一代教培宗师闯北京

 

减政策一出台,对于业绩本就不佳,还依靠语文业务的公司来讲,更是暴击。当年,立思辰并购他的公司时,是做出业绩承诺的:要在2021年实现不低于2.1亿元的净利润。如果今年业绩完成不了,商誉又得减值,并表后,财报又难看。

 

今年7月份,窦昕在微博上发了一段罗曼·罗兰《名人传》里的话:

 

“他不断地钟情,如醉如狂般颠倒,他不断地梦想着幸福,然而立刻幻灭,随后是悲苦的煎熬。”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8月14日 21: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