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蒂姆·库克

首页    商业人物    围攻蒂姆·库克

 

img1

 

作者:李亦儒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马斯克近来两次攻击苹CEO库克。

 

在上月特斯拉财报电话会上,马斯克先说,比起特斯拉,苹果在电池上用了更多的钴。此前在刚果开采的钴涉嫌使用童工,特斯拉和苹果都被卷入了人权诉讼。

 

接着,他谈到自己的崇高理想我们允许竞争对手使用特斯拉的充电网络马斯克说我们不会像某些公司那样,创建一个围墙花园(封闭平台),用它来打击我们的竞争对手

 

某些公司是谁?他假装咳嗽了一声,苹果

 

关于马斯克跟库克的恩怨,之前有一则流传甚广的谣言。

 

五年前,特斯拉Model 3 生产延迟问题困扰时,马斯克给库克打电话,表示自己愿意接受库克之前提出的收购计划,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被收购后他要CEO

 

库克说当然马斯克说不是特斯拉CEO,我要做苹果CEO

 

Fxxk you 后,库克挂了电话。

 

这则谣言出自前《华尔街日报》记者即将出版的新书。后来两位主人公都澄清彼此从未有过任何交谈。马斯克还表示Model 3 项目最黑暗的日子里,也曾考虑以当时十分之一的价格把特斯拉卖给苹果。

 

他拒绝跟我会面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之后他还特意强特斯拉当时市值只有目前6%,颇有一当初你对我爱答不的意味。

 

而库克对谣言的回应则是一贯的简单有礼貌:我从来没有跟一龙(马斯克的名字)说过话,尽管我非常尊重和钦佩他创建的公司。

 

谣言制造者却觉得很委屈,出身于严肃新闻机构的他解释称,他的采访对象亲耳听到了马斯克自己复述了跟库克的那段对话。

 

但马斯克还是不依不饶,他之后又在社交媒体开炮说,苹果应用商店向开发商收取的分成费用,是互联网税,同时称起诉苹果的游戏公Epic做得对。

 

如此苹果伴随着反垄断调查的此起彼伏,又成了人们批评傲慢的苹果及CEO的有利武器。

 

 

苹果一词由来已久,它指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内购买收App时,苹果会向开发商抽30%2017年,苹果将应用内的订阅、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都算入了抽成范围,用户必须通过苹果的支付渠道完成消费。

 

2020年,游戏公EpicCEO觉得苹果抽成的比例太高,为旗下拥有上亿用户的游戏《堡垒之夜》提供了自己的支付方式1000枚游戏币,苹果支付需9.99美元,而Epic己渠道支付仅7.99美元。苹果的应对就是很快下架了《堡垒之夜》。

 

20208Epic 将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同时告上了法庭,指控他们利用垄断地位压制竞争,方式即是,强制开发商通过指定内部支付系统处理应用程序内的购买,从而抽30%佣金。

 

没错,谷歌的应用商店也跟苹果一样,抽30%,也跟苹果一样,下架了试图的《堡垒之夜》Epic同样起诉了谷歌,但更多新闻将矛头指向了苹果,马斯克在表达他Epic的支持时,也仅抨击了苹果。

 

30%的抽佣比例真的高吗?

 

在苹果应用商店里,年收100美元以下的开发商,被分成比例15%,年收100万美元以上的开发商一律30%

 

谷歌自己的应用商店,抽成比例跟苹果一样是三成,其对开发商的友好策略也与苹果类似,为年收100万美元一下的小开发商降低标准,另外,订阅类的收费第一年30%,第二年15%

 

依托于安卓系统的各个应用商店则各有不同。小米、华为、腾讯等,都是根据具体的开发商,有具体的抽成比例,约20%60%之间。

 

而各个平台对于游戏应用的抽佣普遍较高,比如华为和腾讯的应用商店,都2019年之后发布的腾讯游戏抽30%,除了腾讯游戏之外的所有游戏,抽成则高55%50%

 

手游《原神》上线时,因为其横扫全球的盈利能力,开发商米哈游跟小米应用商店强势谈判,拿下了仅被抽30%的成绩,被誉为打破55游戏分成的行规。

 

而大洋彼岸EpicCEO还在抱怨:库克太黑了,苹果赚太多了,导致我们利润很少,我们好苦。

 

 

另一个看库克不顺眼,但又敢怒不敢言的人,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库克一直都不太待见扎克伯格,即便乔布斯生前会跟扎克伯格一起散步、吃饭。

 

当扎克伯格在数据安全丑闻中煎熬时,媒体问库克,如果他处在扎克伯格的位置,会如何应对我就不会落入这样的境地库克回答。

 

他们关系的冰点2018年,苹果公布了未来的隐私政策,这种让用户有权利拒Facebook跟踪用户行为并收集数据的条款,会严重影Facebook赖以生存的广告收益。

 

2019年二人在一个座谈会上面对面,扎克伯格虚心求教,库克则直言不讳Facebook应当删除所有它在自己的核心应用之外收集的用户信息扎克伯格目瞪口呆。

 

免费的、广告支持的服务是互联网发展的根本,但是苹果试图重写规则,以便让他们成为唯一受益者,其他人都被压制Facebook发言人如此抱怨。除了指责苹果的势力太过强大,扎克伯格好像也没什么别的立场能抨击苹果了。

 

但扎克伯格可能是最羡慕苹果的那个人。

 

在失败的手机制造项目之前,扎克伯格也声势浩大地做过平台。那iPhone刚问世,苹果应用商店还没有诞生Facebook就已经被批评者称围墙花了。

 

于是扎克伯格高姿态地宣布自己要做开放平台,承诺营造一公平竞争环。当然,更重要的是跟苹果与安卓系统竞争,避免未来落入在硬件和系统两方面都受制于人的处境。

 

扎克伯格的大张旗鼓在当时掀起了硅谷的淘金热,许多开发者成立公司,就是想Facebook平台上有所成就。一开始Facebook平台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吸引5000个开发商,当时谷歌仅5000个开发商,苹果2.5万个。

 

Facebook没有管理开发者的能力,聪明的开发者们很快就找到了损Facebook用户利益并为自己谋利的窍门,他们不停骚扰用户,扰Facebook引以为傲的动态消息功能,还诱骗用户点Facebook上的广告,安装带有病毒的浏览器。

 

扎克伯格只得将权限收紧,开始限制开发商们使用一些功能。权限收紧,垃圾帖子很难再骚扰用户,但一些守规矩的开发者做出的好的应用也停止了增长,继而下滑。有开发者在法庭上说:我们意识到Facebook平台上做任何业务都是短命的。

 

扎克伯格做手机、做应用分发平台都失败了,从他的失败中,我们可以看出做成一个平台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扎克伯格没有能力在保护用户和留住开发者之间保持平衡,开发者们纷纷转战其他发行平台。更讽刺的是,在这期间他还推出Facebook支付,让开发者使用这种支付方式,自己好从每笔交易收30%的佣金。

 

 

十多年过去,硅谷的开发商们好像忘记Facebook平台有多不靠谱,他们在苹果商店里的应用日益壮大,开始抱怨苹果什么都不做,就能从自己增长的收入中拿走如此多的佣金。

 

批评苹果成了一件正义的事,于是苹果建立的商业壁垒、护城河,成了马斯克口中围墙花

 

围墙花这个词,指的是一个平台的封闭性或开放性,如果一个软件系统或平台是开放的,那么这个平台允许用户不受限制地获取应用和内容,开发者则可以基于一个开放标准,不受限制地为用户提供服务和内容;如果一个平台是封闭的,那它就可以被称为围墙花园。

 

img2

哈佛商学院曾将平台的开放性和封闭性分成了四个方面

 

苹果系统一直是较为封闭的,尤其是移动系iOS及苹果应用商App Store运行在这台手机上的一切都由我们来规定乔布斯曾经这么说。

 

苹果应用商店推出后的四五年间苹果几乎没有被诟病过,比起软件开发商们曾经跟实体店的高成本合作,或被游戏网站抽佣五成艰难生存的状况,苹果给开发者们带来了高质量的流量以及现金。

 

同样抽30%互联网的炮火更加集中于苹果的原因,可能是苹果应用商店仅是苹果封闭生态的一部各种电子设备、操作系统、应用商店、应用软件、内容的销售和存储,每个环节都被乔布斯把控在了自己手里。他缔造的苹果世界,是他蔑视开放系统三十年之久的产物,他只喜欢这种能一网打尽的商业模式。

 

如果说这就是围墙花园,那这无疑是一个丰饶且经营成功的花园。

 

库克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园丁,将苹果变成了美国最赚钱的公司,也让苹果在当下饱受反垄断之苦。2020年,苹果574亿美元的利润位居世500强盈利榜榜首,第二第三是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与日本软银。苹果应用商店2020年则为苹果贡献了640亿美元收入。

 

苹果拥有不受限制的市场力Epic 公司在加州起诉苹果后,又在澳大利亚向市场监管机构如此投诉苹果。

 

很难找到什么市场力量是不受限制的,尤其在互联网世界。苹果通过封闭系统控制了用户体验,也因其拒绝授iOS操作系统,给后来的竞争对手安卓空出了巨大的市场空间。另外,苹果手机的销量仅排在全球第三。

 

30%的分成比例是高是低,它都不受限制的市场力决定,由开发商和消费者的需求决定。如果开发者对苹果这个分发渠道不满,他们会流向其它平台,或跟其它平台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如果用户接受不了被转嫁苹果,可能会选择其它手机。这样一来,在法庭上坚称创造了数百万就业App Store是经济奇迹的库克,就只能自食其果了。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8月18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