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念佛的寺庙,不是好风投

首页    商业人物    只会念佛的寺庙,不是好风投

 

img1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大概十年前,福建福鼎市昭明寺卷入过一宗高利贷崩盘事件。

 

事件内情并不复杂:昭明寺时任方丈界空大和尚,1400多万元由香客捐助三宝投入到当地一家担保公司。这项投资的收益优厚,寺庙方面能拿到每2.5分的利息。况且,这家担保公司的老板还是界空的皈依弟子,也是福鼎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头脑灵活的界空,原以为做了一笔不错的生意。

 

昭明寺是一座距近1500年的古寺,号称闽东地区最早的寺庙之一,香火很旺。而这笔巨款原计划是用于庙宇建设,其中包括一尊大型的露天观音像。但由于报批手续持续多年没能通过,这项造像工程便停顿下来。界空想到的是,把这些钱存到银行利息太低,为资金增,于是他决定将钱投到外面去经营。

 

2013年前后,这名弟子因牵涉当地民间借贷崩盘而出走,昭明寺1400万投资也几乎打了水漂。随后几年,据称界空大和尚为这笔老了十。他还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自己甚至想过从楼上纵身一跃,以求尽获得解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术业有专攻,寺庙搞投资还是要谨慎。

 

前几天,上海的玉佛寺又出名了,与投资圈流传的一则消息有关。

 

传闻称,饿了么在早期曾接受过玉佛10天使投”—佛门净地成了风投机构,画风实在有点滑稽。玉佛寺随即予以否认。不过,虽然没能成天使投资,但饿了么之所以能够壮大,的确与玉佛寺存在渊源。那2009年,玉佛寺住持觉醒法师提议由寺庙出1000万,设立一个大学生创业基金,以扶持上海高校毕业生创业。而饿了么就是第一届受益者,曾获10万元全额贴息贷款。

 

img2

 

张旭豪日后也曾在公开场合谈到这段经历,说这是一lucky money,解决了公司的燃眉之急。为了表示感谢,饿了么又向对方捐50万元,用于资助大学生创业。

 

事实上,这个挂名玉佛寺的创业基金,资助的项目并不少。截至去年,其累计资助200个创业项目,在饿了么之外,还有一些较为成功的案例(如盛视天橙,其2016年挂牌新三板,被称互联+视频制领域首只新三板股票)。

 

而查询玉佛寺的工商资料可发现,目前玉佛寺旗下控股企业共有七家,涉及食品、文化、投资管理、书院培训等领域。住持觉醒法师本人,既是玉佛寺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有在外任职情形。比如,其为上海玉佛功德园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这家公司主营的是骨灰寄存等丧葬业务。股权方面,持有这家公70%股权的是一家香港投资公司,玉佛寺方面持股则30%

 

img3

 

由此可见,玉佛寺话事人的商业思维,还是可以的。

 

 

玉佛寺可能是少有的直接出资来扶持创业公司的寺庙。相比之下,虽然不搞风险投资,但寺庙群体进行商业化运作的案例并不少见。

 

少林寺就是很典型的一个。少林现任掌门释永信,是国内首MBA。其一直力主推动少林寺商业化,从九十年代末至今,少林在其治下已经发展成为横跨多个领域的实力派大寺。

 

1997年,少林寺就成立河南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这被称为中国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经营范围则包括实业、运输、教育以及不动产等。2008年,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这是少林商业运作的重要平台。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其旗下的成员企业13家,涉及投资管理、文旅产品开发、无形资产管理、演艺、茶叶等领域。

 

img4

 

释永信本人持有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八成股份,是绝对大股东;少林寺持股则仅10%。这不寻的持股比例,还一度引发过外界猜疑。此外,工商信息还显示,他名下关联企业多14家,且是其12家的法定代表人(有数家企业已注销)

 

早年在接受采访时,释永信解释过自己为何如少林寺的商业化经营。他说,自己向来主张佛教入世,出家人不可能完全与世隔绝,少林寺更离不开世俗社会。否则,不仅养不活自己,还会被这个社会边缘化我们还200多名(注2010年时人数)僧人要养活,不动些心思能行吗

 

面对滚滚红尘,现代方丈们的担忧是相似的,他们也各有各的生存之道。

 

前几年风头很盛的北京龙泉寺,就被称为国最强科研实力庙。这座隐居在京西凤凰岭内的寺庙,曾以吸引众多清华北大高材生出家而闻名。龙泉寺彻底打破了信众对寺庙的传统印象,从院内机构设置到外在形象均科技范十足。当时该寺还流行禅修课程,比如与社会机构合作推出类CEO禅修等,一度大受都市白领人群热捧。

 

时任龙泉寺住持的学诚法师,在社交媒体上也相当活跃。当被媒体问及怎么看和尚就应该青灯古佛不问世的观点时,他回复说这其实是关于宗教如何面对现代文明的问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已不可阻挡,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可惜的是,这位经营头脑十分厉害的名寺住持,后来因涉嫌性侵及龙泉寺违建、大额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被免去一应职务。的龙泉寺,原本相当活跃的声势,如今也低沉了下去。

 

 

不只是单独的某座寺庙热衷商业化,佛教诸多名山的运营者们也不遑多让。

 

作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五台山,截2018年底时有宗教场86处。而其中的显通寺、塔院寺、菩萨顶等庙宇均大名鼎鼎,吸引无数香客前来膜拜。

 

企查查信息显示,五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控股企业,目前多15家。这些公司的业务涵盖了投资、文化旅游、水业、艺术团体、网络科技、客运等多个领域。

 

img5

 

与少林寺一样,这些开展对外投业务的名山古刹,如果称不上专业VC,那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跻身金融领域了。

 

还有的步子更大。

 

同样是佛教名山的九华山和峨眉山,如今都已经登A股市场,通晓从资本市场融资的本领。

 

翻阅峨眉A1997年上市)和九华旅游2015年上市)两家上市公司的财报,它们的主营业务基本均为景区门票、客运索道、宾馆以及旅游服务等。今年上半年,峨眉A净利润3400万,客运索道收入达1.3亿,门票收8700万;九华旅游净利润超5000万,索道缆车业务也是主要营收来源,收入达1亿。

 

你看,只要经营的思路打开,凭门票和缆车也能让寺庙上市啊。

 

可能需要信众理解的是,寺庙自古以来就不是纯粹的方外之地,而是与世俗结合很紧密的所在。据史料记载,早在南北朝时期,寺庙就成了当时唯一的、半官方的信用机构,集存款、借贷和典当业务于一身。这也寺庙金的开始,负责对外放款的部门,到唐朝时称无进,宋朝时称长生”—放贷的钱则称长生。这长生钱的利息,甚至与民间高利贷无异。而也是在宋代,寺院的业务更是又突破金融行业,涉足制盐、冶铁、纺织、饮食、药局等领域了。

 

如果要谈寺庙VC,这个时期应该完全称得上。

 

所以,无须过度惊诧。到新时代,怎么能生存地更滋润,这是在考验大师父们的智慧。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8月28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