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富的阿富汗往事

首页    商业人物    世界首富的阿富汗往事

 

img1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18102日,亚马逊创始人、世界首富贝佐斯跟《华盛顿邮报》的同事们坐在一起,参加某个颁奖仪式5年前,他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报,并拯救了它。

 

出版人突然递给他一张小纸条,那纸条上写着:《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沙特人贾迈·卡舒吉走近一个领事馆后,再也没有出来。

 

这位专栏作家,在该报上写专栏文章批评沙特政府的政策。他死了。有媒体报道称,他被沙特的特工杀死并肢解。

 

贝佐斯说了句:告诉我,我能帮上什么忙。

 

自从贝佐斯收购了以时政新闻为主的《华盛顿邮报》后,无论他愿不愿意,无论他怎么去强调新闻的独立性,无论他多次解释收购报纸的钱是他个人出资,与亚马逊公司无关,但他总是卷入到政治中。

 

比如说,两年前亚马逊丢掉五角大楼百亿订单,舆论认为,这多半是因为《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多次得罪了特朗普。特朗普说,该报就是贝佐斯的说客。贝佐斯反驳:面对媒体,总统要谦卑。

 

2014年,该报驻伊朗分社社长因涉嫌间谍罪被伊朗当局拘捕。贝佐斯关注此事,还曾计划在超级碗比赛中投释放记的广告。后来美国政府与伊朗达成协议,记者释放后,他就派私人飞机去接。

 

自己报纸的专栏作家被杀,贝佐斯又要行动了。当时《华盛顿邮报》开始了报道,并写评论去批评沙特王储。本来,贝佐斯跟王储已经建立联系,还通Whats app互加了好友,还讨论过在沙特投20亿美元建立数据中心的事情。

 

贝佐斯便与沙特王储切割,生意暂时免谈。网上有一批疑似沙特组织的水军开始骂贝佐斯是沙特的敌人,呼吁抵制亚马逊。更奇怪的是,贝佐斯还收到沙特王储发来的一条信息,放了一张女人的照片,当时贝佐斯婚外情还是秘密,但沙特王储似乎已经知道了。

 

佐斯iPhone X被人进行检查一番,原来沙特王储通Whats app发给贝佐斯的一条介绍宽带价格的视频里拥有病毒,能窃取数据。

 

舆论猜测,这是贝佐斯的《华盛顿邮报》总是批评沙特,所以沙特人黑了贝佐斯的手机,然后把他的婚外情消息泄露给了一家跟沙特王储关系比较好的媒体。不过沙特王储后来给贝佐斯发来一条消息说,你听到或收到的所有内容都不是真的,时间会告诉你真相。

 

通过这件事情,贝佐斯起码学了一课:那就是保护隐私安全。

 

这就是富豪的敏感带,你的报纸,你的公司,看起来是两门生意,一个是写政治新闻的媒 一个是搞电商的公司,但背后的老板只有一个叫贝佐斯的人。写了别人不喜欢的报道,那就可以抵制你的公司。

 

 

不过,贝佐斯的媒体,确实在阿拉伯局势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今人若想分析美国在阿富汗败局,无法绕过的一个人便是记者克雷·惠特洛 (Craig Whitlock)。他今53岁,满头银发,还在《华盛顿邮报》当调查记者,并几次获得普利策提名。

 

2019年,他写了篇调查报道,外界都觉得他应该拿到普利策,虽然他最终与奖项无缘,但这篇报道却首次引发美国民众对阿富汗战争的高度怀疑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报道的标题叫《战争真相》,讲的是美国在阿富汗的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昨天911二十年,我花了点时间看完了奈飞刚发布的纪录片《转折点911与反恐战争》。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第四集,《华盛顿邮报》以及克雷·惠特洛等人全都出镜。

 

img2

 

纪录片里有几个细节让人印象深刻。

 

美国人为阿富汗购买军用飞机,花4亿多美元,从意大利的废料厂买了飞机,飞机压根就飞不起来,变成了废铁。美国人花3600万美元,在阿富汗建立海军陆战队总部基地,建完随即就弃用作废。美国人从意大利空运山羊到阿富汗,想通过杂交技术,改造阿富汗羊绒品质,但计划失败,羊死了。我看网上有消息说6只意大利山羊以及研究经费,一600万美元。

 

美国人帮助阿富汗建立了军队警察系统,但是当地的军队就把配发的武器和车辆卖掉,阿富汗的政府军人还吸毒,警察系统里还TEA BOY,这些年纪幼小长相俊俏1112岁小男孩,白天倒茶,晚上就成为性奴。难怪塔利班轻而易举又夺权呢?

 

另外,美国政府在阿富汗战争问题上长期操作舆论,通过篡改数据等方式描绘出虚假的乐观前景:美军取得新进展,新胜利,一切尽在掌握。

 

奈飞纪录片讲述的内容与克雷·惠特洛克当时的报道《战争真相》内容一致。而克雷·惠特洛克为了这篇报道,花了3年时间。

 

美国设立了一个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SIGAR),审查美国在阿富汗的行为。虽然这个监察组定期会出具报告,但是不对外公开。为了获得一手资料,《华盛顿邮报》跟监察组打3年的官司。

 

最终,《华盛顿邮报》获胜,将获得2000多页的机密文件公之于众后,引起美国乃至全球舆论的轩然大波。

 

这批阿富汗文件,很容易让人想1970年代《华盛顿邮报》公7500页的越战机密文件,披露政府欺骗民众的故事。这段越战往事后来拍成了电影《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专注于政治报道,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转型乏力,陷入困局2013年,贝佐斯出2.5亿美元现金收购这家媒体。当克雷·惠特洛跟踪阿富汗文件时,贝佐斯正在对该报改革。

 

最新出版的《贝佐斯传》一书讲到,贝佐斯隔周会跟报纸的高管开会,开发数字版本的产品。贝佐斯的名人效应为该报吸引了不少广告。书中讲到20152018年,该报广告收入4000万美元上升1.4亿美元2015年,该报亏1000万美元,但在接下来的三年,它赚的钱超1亿美元。

 

 

36氪翻译的贝佐斯访谈里有几个细节。

 

主持人曾问他:如果《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们正在写一些关于亚马逊的批评性文章,你会不高兴吗?

 

贝佐斯说:不,我一点也不难过。

 

主持人又问:你想过去干涉媒体么?

 

贝佐斯说从来没有。如果干涉,我会觉得很丢脸。我会很尴尬的。我的脸会变成鲜红色。我不想这样。这会让人感到恶心,会觉得恶心

 

贝佐斯说,他对新闻其实没兴趣,因为他和邮报的所有人格雷厄姆家族是好朋友,对方有难,他想帮忙。其次,邮报是西方最重要的报纸如果不拯救那份报纸,我会疯掉的。当80岁的时候,我会很高兴,我做了那个决定

 

贝佐斯救了这家媒体。但是当《华盛顿邮报》批评特朗普而导致亚马逊百亿订单丢失的时候,当该报批评他国,而他的隐私被泄露手机被黑的时候,贝佐斯有没有后悔呢?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9月12日 21: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