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能静到都美竹:女性小作文简史

首页    商业人物    从伊能静到都美竹:女性小作文简史

img1

 

作者:羊羊羊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假期第二天,遇到件事儿。

 

国庆节嘛,那可是相亲旺季,可怪就怪在今年的相亲市场又有了新变化。这不,我文艺青年表妹就给我来了电话,说是:以前相亲,介绍人都劝我不要提自己属羊,怎么今年变成让我千万别说自己爱写小作文了呢?

 

细聊之下,才明白。原来据说如今的男生,有三怕:一是怕买房,二是怕杨笠,三是怕女生会写字。

 

前两个好理解,第三个嘛,竟也有几分道理。就拿今年的几件大事举例,吴亦凡事件、霍尊前女友事件、阿里女员工案,哪一个不是和女生小作文有关?所以现在的男孩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前女友有文化。

 

什么时候文笔好也能让男人闻风丧胆了?小作文,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顿搜索之后,我发现,小作文这事儿,不简单。

 

首先是,小作文到底是啥?通过一番不严谨的考据,我发现小作文一词在互联网上流行,约2017年左右,缘起于女明星伊能静女士的微博。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2017年初,伊能静参加了芒TV一档叫做《妈妈是超2》的亲子真人秀节目。节目中伊能静的老公秦昊被剪辑成一个不顾孩子、不关心老婆的懒爸爸;伊能静也因为手忙脚乱、操心过多,被网友评价老妈

 

这下惹怒了伊女士,她怒发千字长文,斥责节目组的剪辑有问题,回怼网友对家庭造成了舆论伤害。

 

当然,之所以是作文嘛,自然少不了情绪渲染和鸡汤式大道理。文章中,伊能静长达七段内容开头,历数自己过往的不容易,控诉自己的委屈,堪称一篇檄文。结果网友不仅不买账,还把她这种啰里啰嗦、动辄写文卖惨的行为,称之写小作

 

img2

 

不过对于见惯风浪的伊能静,网友的嘲弄只是个小意思。自此以后,她有事没事就在微博上来篇小作文,每年秦昊过生日都写一篇小作文,甚至现场教授婆婆写小作文。

 

img3

 

俗话说,谎言重复一万遍也可能成为真理。伊能静女士的小作文重复一万遍,也成了个人风格。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综艺节目期间,伊能静分别给张雨绮、金莎、黄圣依、张萌、蓝盈盈、阿朵等至6位女明星写过小作文。

 

img4

 

文章内容堪称高考作文典范,以她写给蓝盈盈的作文举例,全文大致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直入主题,点明蓝盈盈被黑,我来帮你伸张正义;第二部分书写细节和日常,说明蓝盈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第三部分情感升华,呼唤爱与和平,寻找没有伤害的世界;第四部分展示独家相处细节,表示姐妹情谊大过天。

 

事情至此伊式小作的语义来了一次大转换:不仅由原先的讽刺,变为一种调侃,还成了伊能静俘获人心的才艺。

 

img5

伊式小作的发展逻辑,小作文除了矫情做作外,并无太多问题:一则有舆论危机,可以紧急澄清辩白,一种公关手段而已;二则可以传情达意,和恋人、闺蜜加强情感关系。

 

从这个角度上,但凡会写字的人,都算是吃过小作文的红利。比如惯会写情书的王小波和沈从文,哪一个不是靠着小作文抱得佳人归?再比如年终的客户感谢信、述职报告、商品广告文案,哪个又不是小作文?

 

事情有变化,还得从几桩社会案件说起。

 

 

这两年著名的小作文,大致有以下这几个:

 

1. 苟静控诉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小作文

2. 李星星控诉养父性侵的小作文

3. 弦子控诉朱军性骚扰的小作文

4. 著名女记者马金瑜控诉藏族丈夫家暴的小作文

5.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性侵的小作文

6. 阿里女员工控诉上司灌酒猥亵的小作文

7. 陈露控诉前男友霍尊劈腿的小作文

8. @致谭女士控诉周玄毅玩弄感情的小作文

 

这些小作文总体来说具备以下共同特质:

 

1. 构思精巧,内容震撼,狗血、八卦要素齐全;

2. 不再以抒情和维护感情为目的,而是为了申诉权益;

3. 社会影响力极大,都冲上了热搜,当事男性基本都社会死亡了;

4. 最后都因为事实有出入,遭受了舆论反噬。

 

因以上案件为大众熟知,不再做具体详述,仅就前两个做下简单分析。

 

以苟静案为例,苟静的小作文发布之时,正逢高考之际。她的作文不仅紧扣热点,并完全调动出了读者的同情心和正义感。按照她的讲述,身为学霸的她,因出身寒门遭受不公,高考成绩被顶替,人生被偷换,只能就读野鸡学校,父亲死不瞑目不说,她还遭受到权力者的窃听和跟踪。

 

img6

 

但调查结果显示,苟晶存在多处夸大事实。如改成绩为谎言,学霸人设是夸大,就读学校也并非野鸡学校。

 

李星星案也是如此。尽管最终证明男方品质恶劣,但身为控方的李星星也被发现年龄造假,甚至有利用舆论要挟、敲诈男方的嫌疑。

 

至于被女权者拍手称快的都美竹小作文,更是被警方通报,是男性代笔所写。

 

尽管不能要求受害者完美,但以上事实不够严谨的小作文,一定程度上耗光了网友对弱势女性的好感和信任。也造成了女生小作文的污名化。

 

 

当然,不是所有夸大其词骂男人的作文,都能叫做女生小作文。

 

就拿我的一个闺蜜举例。琼瑶式狗血的文风,她完全没问题;起承转合的写作功力也不亚于伊能静女士。和男友吵架后,同样是抱怀着控诉、谴责男性的目的,闺蜜奋笔疾书两千字发送给对方,得到的结果是:需要对方的好友验证。

 

女生小作文真正的威力,首先并不在于文笔的杀伤力。而在于是否公开化和公众化,占领话语权利。

 

至于话语有什么权利,建议读读福柯,按照他的理论命名就是一种权利。比如说通过话语诠释和定义一个个体,一些现象。粗俗点来举例,把吴亦凡命名就是一种权利,这种命名背后隐含的是:性能力不行啊,那你就不是男人。

 

既然是权利了,那就还需要具备另一个本拥有资源和能力。

 

此处又可以举个小例子2002年左右,我就在县城老家的电线杆上里,详细阅读过一篇小三揭发无情情夫的小作文,内容远比陈露揭发霍尊要来得刺激,可是受限于阅读量和发行量,仅仅在某个县城的片区里获得了一点舆论上风,并随后惨遭情夫的武力攻击。

 

由此又可以得知,话语的权利还受限于话语的传播度和影响力。

 

事实上,旷世离奇的故事,自古有之;小作文,也不是女性的专利。以前的男人比女人还会写作文,比如骆宾王的《讨武曌檄》,那可是千古流传啊。而小作文要想杀伤力十足,还得看是否有骆宾王一样的发行渠道。

 

所以,说一千道一万,近年来的女生小作文之所以威力十足,仰仗的其实是互联网的赋能和加持。

 

互联网大家都很熟悉了。在网上,不仅可以实现话语权利平等,还可以实现权利倒置。比如,你是高管,可我有一千万粉丝;你是富豪,可我有一千万粉丝;你辜负了我,我有一千万粉丝。你能怎么样?

 

至于粉丝和流量怎么来呢?会讲故事啊各位。会讲故事才有流量,有了流量才有话语权利。

 

也因此,与其埋怨女生爱写小作文,不若反思一下人应该如何获取和使用权利。

 

归根结底,让人闻风丧胆女生小作文背后,早就不仅仅是性别和文笔的问题。而是互联网公民用不恰当的手法获取话语权利,并且滥用权利的问题。要不然,你猜一猜写了这么长作文的我,是男性还是女性?

 

*题图为视频截图

 

2021年10月2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