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3个月工资买房,这座小城给了年轻人追求幸福的权利

首页    商业人物    用3个月工资买房,这座小城给了年轻人追求幸福的权利

 

img1

 

作者:李亦儒

监制:迟宇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中国的一些青年导演曾经喜欢拍东北的故事90年代下岗潮,东北老工业基地垂垂老去,抚育一个孩子的青年夫妻失去庇护,开始到别的地方讨生计,有人离开,有人留下,故事就由此展开,《下海》《钢的琴》《地久天长》,每部电影当中的悲叹与憧憬都不相同,但被通知下岗时的落寞是一样的。

 

img2

电影《地久天长》中女主角在下岗名单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2017年在釜山电影节首映的电影《下海》中,女主角丽娜下岗后,借高利贷奔赴法国,以为能靠当保姆赚钱然后回老家盘个商铺,最终迫于无奈成了巴黎街头的站街女。

 

20多年过去,曾经的青年导演已到中年,而关于东北落寞小城的故事有了新的版本。

 

80后夫妻在鹤岗用三个月工资全款买房的故事前几日登上了热搜35岁的田丹丹跟丈夫种水稻,兢兢业业几年后却仍入不敷出,还欠了外债。儿女一天天长大201911月,二人卖了田地还债,然后抛下了在萝北县城的生活,去到萝北县隶属的黑龙江省鹤岗市,开始送外卖

 

他们是鹤岗唯一一对夫妻骑手,租住3000块一年的出租屋里,临近春节,二人用做骑手三个月的收入买房了。

 

房子买在鹤岗的老街区,三万元50多平米,附近有超市、公交站、孩子可以读书的学校。

 

田丹丹从未想过三个月的工资就能买下一套房,热搜视频里她的家虽然不大,但阳光充沛,格局规整。她把孩子接到身边,丈夫每天早5点出门接单,她多睡一小时,送孩子上学后开始一天的骑手生活,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晚饭,生活开始规律起来。

 

这是一个温暖的励志故事。在鹤岗,它不是个案。有很多位田丹丹正在通过奋斗改变人生,他们共同交织出来的命运,也使鹤岗萌发出蓬勃生机。

 

鹤岗,正在以一种逆潮流的方式成为网红城市。

 

在豪宅相关话题很容易斩获流量的当下买房如买的鹤岗好像总是热度不散。鹤岗因房价低而出名,三五万便能买到一套房,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深受一线城市高房价之苦的群体的一种向往。

 

2019年底在网络上火爆后,鹤岗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有人去鹤岗创业,有人去鹤岗做直播,也有人回到家乡鹤岗。

 

 

鹤岗是黑龙江省的地级市,下辖六个区,两个县,总面14684平方千米,城市北面与俄罗斯隔江相望。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底,鹤岗市常住人口约89.1万人。这个数据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下降15.8%,年平均增长率为负1.7%,也就是说,跟十年前相比,鹤岗人口少16.9万。

 

鹤岗的人口减少是整个东北地区人口流失的缩影。

 

第七次人口普查把全国分成了四个地区,东部地区人口39.93%,中部地区25.83%,西部地区27.12%,而东北地区人口仅仅占到6.98%且是人口数量下滑最多的地区,数据还显示,大多数东北城市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为负。

 

显然,这十年来,人口向经济发达的城市群进一步聚拢了。

 

鹤岗GDP和人GDP都位居黑龙江省第十2020年鹤岗市实GDP340.2亿元,比上年增0.3%。三次产业结构30.529.340.2

 

作为黑龙江四大煤城之一,鹤岗的别称就。根据政府官网,煤炭储量 32 亿吨,累计生产原 10 亿吨。除了煤,鹤岗的其它矿藏也较丰富,已探明金、铁、铜、铀等矿产资源,占黑龙江省探明矿种 31%

 

鹤岗的煤炭已有百年开发历史,可以说是煤主导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

 

追溯1918年的鹤岗镇,两个名为沈松年与孙丙午的商人组织15万元,成立了兴华煤矿公司。1926年铁路建成,鹤岗通车,煤矿变闭塞为开通,人口开始集聚,垦荒、商贾往来,那是鹤岗最初的城市模样。

 

2019年底,因为房价,鹤岗仿佛经历了一场互联网营销,迎来了被人们笑称最穷买房的买房群体,需求拉动了价格,如今鹤岗的房价也在波动着上涨。

 

img3

 

90年代的失业潮相比,鹤岗迎来了久违的活跃。

 

90后的鹤岗青年赵文轩,曾在鹤岗的煤窑做矿工。一次井下事故后,赵文轩虽然毫发无损,但他的家人再也不同意让他下井作业了。

 

赵文轩觉得自己没有出路,他是脑瘫患者,听力和语言能力都有一点障碍,有时候需要读唇语才能明白别人的意思。离开矿井后,他去山东搬过砖,做过装卸工,搬一吨货5.31吨,等50袋货,每车要52吨,我一个人装一车,要扛多少袋,你算

 

几番周折后,赵文轩回到了鹤岗,跟田丹丹夫妇一样做起了外卖骑手。没有地方住,他就住骑手之,虽然沟通能力受限,但他能独立完成接单和送单的过程,且不出错。

 

东北的冬天寒冷,人们都愿意窝在家里,外卖订单就多了起来。赵文轩晚睡早起,主动加班跑单,一度成为站里跑单最多的骑手。外卖骑手在低物价与平均薪资相对低的鹤岗来说,算得上一份中高收入的职业了。从没有御寒的被褥,到有了稳定的收入,工作给了赵文轩尊严和自信,今年,他还追求到了自己欣赏的女孩。

 

赵文轩不是鹤岗站的骑手里,唯一的前矿工。跟他一样放弃了高风险性职业的矿井工人,也曾去到更发达的城市求职,但他们最终都回到了鹤岗,找寻自己的归属感。他们都是高流动性的东北人中的一员,曾经因为家乡的就业机会少而外出打工。

 

90年代经历国企改革下岗潮的那拨人比,赵文轩们显然拥有更多的选择。1999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受到下岗潮波及的失业群体80%-90%都进入了在当时社会声望较低的传统零售、服务业,或是临时就业岗位。

 

但如今服务业在鹤岗已不社会声望较的行业了。互联网正在使鹤岗完成超车,直接从资源型工业城市向信息化现代城市转型。一旦鹤岗完成转型,它或许会为整个东北城市转型提供一个可资借鉴的模板。

 

 

鹤岗的转型是从细微处开始的,是潜移默化的。这正是互联网的魔力,依靠一个IP,依的力量。

 

鹤岗成了网红城市,有了自己的网红小吃,鹤岗小串。美团数据显示两个字的异地搜索量在半年内上涨185%,其中有不少人都是搜索美鹤岗小的。

 

小串店在鹤岗就如同大城市的便利店,几步路便能看到一个。鹤岗有烧烤类商户1000家,且鹤岗小串近几年还开进了一线城市。就在上个月,头部商户牵头成立了鹤岗市小串烧烤餐饮商会。

 

作为东北的特色美食,鹤岗小串代表了小城市的生活节奏与幸福指数。鹤岗有三万一套的房子,也30元一杯的外卖奶茶,而越来越多像赵文轩、田丹丹一样的求职群体给了人们更开阔的思路。

 

鹤岗本地人袁泉就选择了回鹤岗创业。

 

袁泉今27岁,大学毕业后他先是在大庆的一家客服销售公司工作,三年就当上了主管,管理近百人的团队。疫情打断了他原本的职业道路,他曾考虑去北上广创业,但最终选择了回到鹤岗。

 

鹤岗的房价和物价低,创业成本也就相应较低,竞争压力小。在这种环境下,袁泉开了自己的客服公司,合作伙伴都是中国电信、京东这样的大公司,月收入最高的时候可10万,袁泉不再对未来焦虑,他认为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小地方不一定赚不到钱,关键是要看选择和眼

 

跟袁泉一样,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鹤岗。有海南人在鹤岗买度假房避暑,有大城市的年轻人去到鹤岗做直播带货。互联网公司在变成大城市基础设施的同时,一步步下沉,逐渐也深入了各线城市人们的生活。

 

鹤岗市政2021年工作报告中,就提到了第三产业的有效提振精准推动复商复,鹤岗市还发放750万元政府消费券,开展了早晚市场、房展、车展、直播带货等系列活动,拉动消1.8亿元。

 

新冠疫情给很多行业带来重创,但也进一步加速了低线城市电商化的进程。鹤岗今年就有数十个企业,在鹤岗市创业创新和电商服务中心展示区,直播销售东北的绿色杂粮、有机大米、白酒、山……

 

互联网热度是鹤岗可以有效利用的新资源。

 

恰逢鹤岗也文化旅游融合发列为工作计划,启动了金顶山地质公园、细鳞河国家森林公园的复建工程。也许未来,我们能看到鹤岗的年轻人像游览环球影城一样,吃着鹤岗小串,拍摄鹤岗游Vlog

 

不光是鹤岗小串,还有一个已经走出鹤岗的餐饮品牌,名喜家水饺。据大众点评数据,喜家德现在在全国拥600多家连锁门店,早已是名副其实鹤岗之

 

在新业态渐渐展露生机的过程中,煤炭及其相关产业在鹤岗的产业占比中逐年下降。另一个更环保的产占鹤岗市规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20172020年,分别3.4%5.6%7%17.2%,数十家石墨企业也陆续成立。

 

与更环保的城市规划相应,鹤岗市现在已完成几十处绿地、小花园、小广场的建设改造,城区绿化覆盖率超40%希望更多人能来这儿看看,了解正在转型发展中的鹤岗田丹丹夫妇说。

 

在微#80后夫妻3个月工资全款买#的话题下,有网友发微博鼓励自己做人一定要自立,连女外卖员和丈夫一起努努力,三个月都可以全款买房子,养活两个孩子,你还有什么可矫情的呢?大不了送外卖啊

 

大不了送快创业失败就去送外,诸如此类的言论,代表着人们已经将这些工作机会当成了自己求职路上的安全线只要肯努力工作,不管在哪个城市,都能获得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获得追求幸福的权利。

 

鹤岗是个特例,做骑手也只是回到鹤岗的人们的选择之一。但鹤岗给予人们启发,未来也许会有更多人,把目光和希冀,投向更多像鹤岗一样的小城。那一个个充满生机的小城,正是中国的未来。

 

*题图为鹤岗火车站外景,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11月5日 21: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