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内循环中的拼多多

首页    商业人物    经济内循环中的拼多多

 

img1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三年前,当后亚强第一次鼓捣着在网上卖黄芪时,他心里十分忐忑。自己根本不懂电商,不知道能不能玩得转。出身于甘肃岷县一个贫困户的家庭,他迫切想通过这些新玩意改变点什么。

 

黄芪是一种可的中药材。在岷县这个青藏高原、黄土高原、西秦岭的交会地带,黄芪和当归、党参等遍地可见。祖祖辈辈的当地人将黄芪看作谋生的手段,他们习惯了在黄土地上栽种,然后绑在牲口身上到集市上售卖,除此之外似乎再没生发出别的念头。

 

后亚强的电商生意第一年果然亏了钱。在撺掇着几位家人、亲戚搭起一个草台班子后,起初兴致勃勃的他们很快便陷入困由于毫无经验和电脑技术,甚至连给产品拍照、修图这些都做不好。结果辛苦一年下来,经营惨淡。

 

2017年,全国网上零售总额已超7万亿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对众多位于深度贫困区的后亚强们而言,这个数字却一度十分遥远。他们或者是从在外地上大学的同乡口中,才新鲜地听到外面的互联网世界,或者是刚用上一4G手机不久,正在摸索里面的新技术。在这些广袤的偏僻乡村地区,要换一种生活方式的想法才刚显露。

 

在传统电商平台的逻辑中,黄芪这类低客单价、低利润率的农产品,一旦不能及时打开销路,那么后续将很难得到流量上的扶持。这对不少初涉互联网生意的新农人来说,无疑是相当糟糕的状况。不过,最早从电视上看拼多商标的后亚强,经过在该平台上的试水,却幸运地避开了这种局面。拼多多见长货找算法,不仅使得这家小小的网店免去了昂贵的流量费用,而且能够尽可能地保持可见度和转化,于是生意终于迎来了转机。

 

img2

甘肃省礼县官员在拼多多直播间推介

 

从春天的两三单、十几单,到夏天200多单,再可观的销量,过去一年这家黄芪网店的销量增长明显。他们甚至报名参加了开店以来的首场秒杀活动2000件的商品很快便一售而空。截至目前,其日均订单达400单左右,单月营收最高达30多万元。

 

母亲负责药材种植,妻子负责直播销售,后亚强自己则负责进、发货和客服,这种从贫困区走出的新一代农商,成为传统农业经济掀起变革潮的某种缩影。新电商的加入,大幅降低了农村地区网上开店的门槛和成本。农产品流量倾0等平台政策的支持下,截至去年底,拼多多上注册地为全国深度贫困区的商家超15万家,国家级贫困县商户的年订单总额达372亿。

 

甘肃岷县同样受益于此。一根养在深山的小小的黄芪,讲述起了新的财富故事。

 

 

自古以农业立国的中国,当前仍未摆脱农业总体生产效率低、农产品附加值低、传统农产品产业链效率低下的多元问题。

 

在传统农产品流通格局中,生产端的农户多以家庭为单位独立生产,规模效应较差,农产品缺乏统一的品质、规格和包装标准,同时由于产销信息不对称,很容易造成供需双方的错配;进入流通环节,农产品出村进城通常要经历多个环节,例如从产地批发市场到中转地批发市场,再到销地批发市场,最后才进入零售终端。经过这种层层倒手,农产品的价格较成本价或许翻番都不止。

 

传统电商平台曾试图解决这些矛盾。

 

不过,据商务部研究院一项调研报告称,诸如交易品种、数量、价格和地区分布等产销信息大数据,传统电商平台以往并没能高效地传导至生产端,导致对市场信息的反应不够敏感,农产品上行模式因此存在短板。这意味着,随着传统电商流量红利逐渐消退,以及消费分级趋势日益明显,强调以数字化手段重新武装农货上行的新电商,迎来了后发的机会。

 

的外部资本同样希望在新机遇中掘金。回2014年前后掀起的那一互联+农业热潮,众多资本纷纷涌入距离用户最近的分销环节,各类社区团购和卖菜平台场面火热,但真正有意愿进入上游农业生产端、重新梳理产供销整个链条者,寥寥无几。因为此举意味着着长期巨额的投入,并且投资回报率无法及时保证,致力于赚取快钱的玩家自然没有多大兴趣。

 

作为新电商代表的拼多多,成为了其中在向农业品类倾斜资源的同时+产地直的模式也落地成型,通过将消费端极度分散、临时的需求归集为短期内的同质化需求,来为农业生产端提供长期稳定的订单。而产地直发也取代了传统层层分销,成为当前农产品上行的主流趋势。

 

img3

青海海西州委常委蒋伟峰(右)向网友介绍当地农产品

 

在分析人士看来,拼多多的做法突破了两个限制,一是农产品成熟周期短暂的时间限制,另外则是农产品销售的地理空间限制,拓展了农产品消费的市场纵深。通过直达供应链上游,加速流通效率,不同于传统C2CB2B电商模式,新电商在平衡供需、产品质保及形成品牌上的作用不容小觑。

 

传统小农模式下的分散农田,(借助技术手段)可以在云端拼聚成为超级农场,使小农户、合作社和现代农业有机衔接,为中国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拼多多新农业农村研究院副院长狄拉克如此表示。

 

从这个角度而言,拼多多正在加速出圈,它所扮演的已经不是狭义上的电商角色,而是置身于新型数字农业的变革之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对更广泛的社会资本来说,拼多多的做法也显示了一种路径,后来者无论是参仿还是创新,都会站在一个更有价值的起点。

 

 

拼多多们的这种出圈,意义并不局限于农业经济。

 

当前外需不利影响仍未消退之际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的思路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基调。正是更多地依靠内循环,中国经济能够在疫情冲击和地缘挑战的复杂局面下恢复增长。

 

实施经济内循环的另一层背景,是国内需求显示的巨大潜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表示,从过去十年的观察来看,以美元计算的出口增长率呈大幅下降趋势,外贸企业订单持续大幅度减少。这表明,外需对经济的边际提振作用已经放缓。反观国内情况,去年投资和消费的需求合计接100万亿,显需求的大头是在国

 

虽然扩大内需的提法早已有之,但现阶段强调经济内循环,它的含义要更加广泛。中国经济经历长期的高增长之后,相比欠发达和贫困地区,中东部城市消费群体的需求,已处于较高的水平。下一步弥合城乡发展不平衡,激发广大农村市场的潜力,实现乡村产业升级,是推动更深层次内循环的必由之路。而在这一进程之中,包括拼多多在内,渠道下沉的各路电商面对的是巨大的增量市场空间。

 

以去年为例2019年消费支出GDP比重达57.8%,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额在个人消费总额占比)28.2%,同比下0.2%。国内消费规模的扩大,以及消费层次的升级,反映出电商网络购物对居民消费,尤其对偏远农村地区消费的增长,所起到的巨大拉动作用。

 

因此,后亚强们所在的低线城市和贫困地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变革效应起步,新电商此时的介入无疑将彻底激活原本几无效率的农村市场。

 

当然,涉及到消费扶贫环节,问题也仍然存在。例如,农产品链条比较脆弱,各环节信息化、智能化管理水平较低,产品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水平不高,以及物流配送和物流设施存在短板等,但这恰恰为新电商们提出了新挑战,成为它们利用数字技术推动传统农业升级的新战场。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报告预测,今年国内农村电商市场规模将达1.69万亿元,预计未来五年农村电商市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约38.9%。后亚强对这样的数字可能仍不敏感,但他已经做出了新规划,自己的网店未来会更加正规如果能够做得更大,就收购更多贫困户种植的中药材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店,俨然成全村的希

 

img4

 

97日,一场由农业农村部发起主办金秋消费拉开了帷幕。超130个中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540个刚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的农产品,均将纷纷亮相。在拼多多上,将有超15万涉农商家参与其中。某种意义而言,这是一场规模庞大的消费战役,也将是新电商们躬身入局内循环的绝佳注脚。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0年9月7日 21:32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