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遍风口,他裁掉了他的兄弟们

首页    商业人物    踩遍风口,他裁掉了他的兄弟们

img1

 

作者:于樵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我不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我可以没有钱,但是也要做一件大事,我不能接受为了钱去做一件很小的事。而且既然要拉着一大群人去做事业,更要找一个足够大的市场

 

说这话时,陈琪刚三十出头。阿里巴巴找他谈判,2亿美元收购他的公司。他拒绝了,觉得阿里出钱太少我对自己做的事很清晰,等到我能证明自己的时候,估值还不得涨好几倍?现在你想打折收购我,我肯定不

 

陈琪并不为公众熟知,或已被忘记。互联网商战史上,弄潮儿无数。每一个下海者,无不野心勃勃。他曾自时间会站在自己这。如今,40岁了,过去十年,一半辉煌、一半落寞。他带着一家老态龙钟的企业数次转型,在时代车辙下奄奄一息。

 

他之所以再次被提及,是几日前的一则新闻:老牌垂直电商蘑菇街裁30%,其中研发部门将裁80%。由于裁员比例惊人,该消息迅速在网上发酵。

 

img2

 

这个冬天,裁员非新鲜事。自上市后,蘑菇街员工缩减近七成。它的股价当下还不0.5美元。媒体报道中,不少员工表示理解,觉得公司的第一要务是活下去也和陈琪按规则办事有关,所有被裁员工拿到N+1.5的赔偿金。

 

谁活下去都不容易。现在,蘑菇街的主营业务是直播电商。直播电商贡献了整体营收78.5%108.78亿元。但这并不能阻挡蘑菇街已连续五年亏45亿元并继续亏损下去的势头。就在它被曝裁员引发关注时,薇娅偷税漏税的行业性地震正山呼海啸。

 

img3

 

这家公司的命运走向,在员工心里似乎也已成定数。他们把它当作了一个没有内卷的港湾。你很难再见到当初上市前后,人欲望的膨胀和对未来的关切。

 

2018年底,蘑菇街挂牌纽交所,股权价值稀25倍。跟随陈琪创业的老员工们愤懑不平。有一个测算是,手5万股期权的老员工,能获得的账面价值大概10万元。

 

对蔓延至社交网络的失望情绪CEO陈琪我只对客户负责,对股东每股利益负责,对员工成长负责,我没有义务对任何人财富自由的期望负

 

在诸多类似故事中,期权被稀释本不足为奇。而蘑菇街遭遇热议,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的团队成员超2/3来自阿里。另外还有高光时,陈琪的激情满怀。

 

蘑菇街做导购社区起家,通过给早期的淘宝引流赚取佣金。后来淘宝封掉了来自外部的导购链接,蘑菇街又转型做类似淘宝的卖货平台。只是它的用户已相对固定28岁以下年轻女性,所以它就成了一家垂直电商。

 

刚做电商的第一个双十一,蘑菇街支付接口也让支付宝停掉了。合伙人魏一博不知道陈琪内心是否焦虑纠结。有些同事哭了,花半年时间110,结果一夜之间10跌回3。陈琪告诉魏一博绝对不能慌,你一慌下面的人就慌了,至少表面要装得镇定,最好也实际不要慌,有什么好慌的,慌又不能解决问题 

 

在从导购社区转型电商期间,蘑菇街还做过跨境海淘生意,做过帮品牌商处理尾货的品牌特卖业务,做过基于微信小程序的社交电商产品。如今,到了直播时代。

 

也因此,外界常认定蘑菇街的病因。陈琪在淘宝的老领导说他狗熊掰棒,做过的业务都够别人做一家公司了:海淘后来有了网易考拉;品牌特卖有了唯品会;社区电商有了小红书;基于微信的社交电商成了拼多多的天下。

 

img4

 

陈琪从浙大毕业就进入阿里51号员工,工作六年。蘑菇街成立2011年。陈30岁,他卖掉房子和一笔可能价值过亿的期权,攒几百万创业。从动念到离职,他只用了一周时间。

 

唯品会即使上市后也得想要不要转型,这时候就要看胆子够不够大,敢不敢壮士断腕。我们都断腕三次。陈琪觉得现在互联网状况,不存在一种模式维持两年时间(的可能)

 

其实,蘑菇街骨子里的东西始终没变,即导购。对于以人为中心推荐产品这件事,陈琪有种偏执般的追求。

 

陈琪给蘑菇街引入个性化算法的时间,比淘宝要早。数据增长很快。市面上知名投资机构都成了它的股东。不过,从融资速度和额度上,蘑菇街一直不及它的对手美丽说。而蘑菇街反超并吞并美丽说的战役,让陈琪更强化了他有点近乎威权的领导力。

 

本以为二者联体后能一家独大,但半路杀出一个小红书。在陈琪看来,蘑菇街跟小红书有天壤之别,前者依然是导购社区,后者是内容社区。他依旧自信,双方平分秋色。

 

那也是陈琪最意气风发的一段日子。蘑菇街日活用户达千万。一年时间,交易额26亿元涨120亿元2015年中,蘑菇街给所有员工涨50%。《中国企业家》文章中称,在全Mac之后,全员涨薪让员工们更加坚陈琪是个好老

 

此前,陈琪给蘑菇街确立时尚买手第一的定位,意在强KOL力量,避免导购属性被电商弱化。上线新版本。公司内部有人提反对意见:用户如果只是看内容,永远不买货怎么办?陈琪压下所有声音,清空了一层楼,100人拉进去封闭开发。

 

财经作家李志刚在文章中,援引了蘑菇街公关总监丁家乐讲的话:蘑菇街移动端首屏是分享内容的社App,跟美丽说移动端首屏电App不一样,这种决策调整,属于陈琪独我说改就该,别废话那么”—好比奴隶制。定下决策后,怎么改,具体的改动、调整,各个部门有自己领域,在各自领域有拍板权力,好比欧洲领主贵族们,这就到了封建制你要说改版时候是民主制,大家来投票,这是不可能的

 

蘑菇街上线红人直播功能的时间20163月,同样比淘宝早了两个月。这个一度在内部争议很大的决定,据林军《沸腾新十年》记载,是陈拍了桌子才决定做

 

但他直播卖货的逻辑又有点不一样。

 

渠道商要做的事就是招揽很多牌子,想尽办法打折,把品牌溢价干掉。总体来讲,这就是电商逻辑。fashion destination就不是这个逻辑。它应该是帮助品牌提升溢价,通过改善零售的效率来增加毛利,因为你毛利高,就可以让利一部分给消费者,同时你不会有所损失

 

这是陈琪对蘑菇街的规划:时尚电做两条供应链,一条是时尚类内容的供应链,一条是时尚类商品的供应链。平台上过去年轻的非主流人群,会慢慢长大成为主流人群。

 

但问题是,电商直播依然也是个流量生意。蘑菇街上的直播红人小甜心,和薇娅、李佳琦、罗永浩等顶流主播相比,远远不在一个量级。缺少电商基因的蘑菇街,难以满足直播对品控及供应链的极高要求。在淘宝这样的综合电商,用户好像能更方便的满足时尚需求。

 

李志刚曾采访陈琪他的办公室简洁、精致、低调。灰色布艺沙发、原木色家具,一整面靠墙原木置物架摆放着海贼王、七龙珠EVA等手办,以及《复仇者联盟》周边雷神的锤子。另一面墙上挂着大幅铅笔绘:带着铁王冠的狮子,狼、鹿、龙、鹰。这幅取材《冰与火之歌》的画,是美国一90后女孩绘的,陈琪Facebook联系上她,购得了这幅画”④

 

陈琪做蘑菇街,也是在做自己,他把个人志趣嵌入到蘑菇街里是三个关键词。虽说出身计算机系,可写代码这件事在陈琪看来不够性感。他从小学绘画,去阿里做了设计师,觉得技术能力和对美的感知的复合,是自己的优势,也是核心价值。

 

不过,诞生PC时代的蘑菇街,并没能像移动端小红书那样,把内容做深做细。它踩中了一个电商搜索成本极高的时代红利,但又在新的消费时代来临后亦步亦趋。它也曾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手握不少网红资源,可还是眼看别人起高楼,眼看自己楼塌了。

 

当初面对淘宝的封锁,陈琪豪情万丈我们不怕变化,我对我的团队的了解远远超过其他人。就算钱没了,网站没了,什么都没了,只要我这群兄弟们在那儿,我还是有机会的”⑤

 

如今,快十年过去了,兄弟们也都散了。

 

参考资料:

①③ 曲琳《蘑菇街陈琪:一路都All in》,创业邦2014.08.30

 李志刚:《为什么是蘑菇街合并美丽说?》,新经1002016.01.11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12月26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