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峥的圈子能救陶虹吗?

首页    商业人物    徐峥的圈子能救陶虹吗?

 

VCG11473226043

 

作者:霍霍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422日上午##热搜第一。张庭、林瑞阳涉嫌传销的战火烧到了徐峥身上。徐峥与张庭这段20年前合作《穿越时空的爱恋》建立的友谊正在经历着考验。

 

img2

 

418日是徐峥五十岁的生日,419日,新闻曝出陶虹从张庭涉嫌传销的公司里分2.61亿。想必徐峥这个生日过得很闹心。

 

 

翻翻徐峥的履历,从自掏腰包拍《春光灿烂猪八戒》立足影视圈,到《李卫当官》爆红,之后作品平平无奇。徐峥除了来自上海,在这之前没有任何圈子,也没有与任何大导演合作过。直到他遇到了宁浩,建立了自己圈子才开始在影视圈真正扬名立万。

 

徐峥自2006年与宁浩合作,至今合作了五部片子,在《心花路放》《无人区》里担任主演,参演《疯狂外星人》《疯狂的赛车》《疯狂的石头》。在徐16年的合作中,衍生出了新生代以文牧野为代表的《我不是药神》,同代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其中宁浩在《我和我的家乡》中担任总导演。

 

这种稳定且高产高口碑的合作在国产电影圈几乎没有,在电影行业黄金阶段,他们又成了商业电影的门面,刷新着票房记录。徐峥遇到宁浩,有慧眼识英雄的意味,更深层上,徐峥找到了电影这门生意的财富密码,并且与合作伙伴建立了稳固的关系。徐峥自此之后转型为制作人,运营电影项目的操盘手。

 

徐峥有宁浩这样的朋友,在创作上如虎添翼,再加上自身把控项目的能力,他开始尝试制作。徐峥与陶虹、经纪人刘瑞芳成立了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涉足影视制作。这家公司早年只有徐峥自导的《人再囧途之泰囧》、《港囧》,这两部都借助了光线传媒的资本分担风险,同时借助光线操盘的管理经验保证剧组正常转动,编剧、摄影指导、美术指导、制片人等核心幕后人员也是宁浩的《无人区》《心花路放》的主创。

 

img3

 

在影视行业,一部作品的完成度和成熟度很依赖幕后主创,尤其各部门的核心人物。所以一个导演能把圈子里的主创码到什么级别至关重要。徐峥操盘的囧系列里面,有金马奖的摄影指导、美术指导、香港金像奖的服装指导、金马奖的剪辑指导。这些主创掌握的电影技术、创作理念都是行业最优质的,有这些人给徐峥保驾护航,他当导演才能当的稳当。《泰囧》《港囧》分别收获12.7亿16.11亿的票房,在吴京的《战256.9亿票房没出来之前,徐峥与宁浩一样,是电影圈最卖座的导演。

 

 

徐宁在此基础上,与行业大佬董平合作,跨进了欢喜传媒的世界,把作品和资本做了深度捆绑。欢喜传媒提供给徐宁股份、酬劳的同时,让这两位后辈融入到了王家卫、陈可辛、张艺谋、贾樟柯、张一白的圈层。徐峥慢慢成了电影圈的核心人物,与圈内顶级的创作者共享创作中需要的各类人才、资本、理念、技术等等,整合影视资源的能力和品牌力到不输光线传媒、博纳影业的级别,这可比股票有价值的多。但日后徐峥也要为这一切付出等价成绩,成为欢喜股东的同时也签下了对赌协议。

 

徐峥明白自己的成功可以复制,只要他能深度参与把控,把圈子里的资源带给新导演们就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徐峥没有像宁浩一样声势浩大的整一个坏猴子计划,但他用另一种方式投资了新导演,早期的《宠爱》《幕后玩家》《猪太郎的夏天》,中期爆款《我不是药神》《超时空同居》,近期口碑佳作《爱情神话》。前三部尽管票房表现平庸,但与其他公司共同投资,折损在徐峥的可控的范围内。但这里面有些演员,日后经常出现他操盘的片子里,比如雷佳音、于和伟、王砚辉。《超时空同居》导演苏伦曾是《港囧》的副导演。平庸的项目筛选团队,优秀的项目带动业绩。徐峥到达这个阶段,完全成了一个成熟的制片商。

 

img4

 

有一个坊间的故事,更能证明徐峥的商业嗅觉。当年文牧野把《我不是药神》的剧本给宁浩宁看,宁浩看完了并没有感觉,但是转给了徐峥。徐峥看完了,热血沸腾,要投资并主演这部片子。宁浩就做了顺水人情,徐峥请宁浩做了监制。《我不是药神》爆火的时候,宁浩都有些意外,但这部片子硬生生卖31亿。也许徐峥看到当下病患的情绪,就像他在囧系列不断展现中年人的困境一样,他懂观众,知道如何贩卖这样的作品。而宁浩困在现实的愁思里,思考社会情绪之外的深意。《我和我的家乡》之后,宁浩退出了这个系列创作。主旋律弥漫的创作文化,现实思索日益苍白,宁浩对许知远说的话,似是而非又话里有话。

 

而徐峥继续复刻成功经验作品的同时,学会了在综艺节目里营销其出品的作品,他这种夹带私货上综艺的方式并不让人反感,他还在提供着笑声,展现着与年轻人贴近的形象。所有这些都掩盖不了徐峥商人的本色。直到他倾力打造出囧系列的新作《囧妈》。在疫情肆虐的第一个春节,电影院艰难的时候,他把《囧妈》卖给了线上平台。这种可以被解读为对国产电影行业革新的举动,也会被院线经理理解成背叛,被同档期的创作者们诅咒。至于徐峥为何剑走偏锋,得又回到欢喜传媒的对赌协议。这像某种征兆一样,徐峥的光环里有了其他杂色。他与宁浩合体的新闻报道越来越少,各自的项目都在独自运行。但你会看到宁浩和贾樟柯走近了。

 

 

影视圈里公认徐峥看项目的眼光独到,随着其任由宣传公司吹捧,招来了媒体围观,渐渐地出现了超越影视圈以外的商业成绩。在徐峥成功时期隐退的陶虹也在媒体的挖掘下又站到台前。陶虹频频出现在张庭的微商宣传会上,成了张庭公司的股东,创办了服装品牌,经商的成绩与徐峥投资单部电影的成绩不相上下。陶虹成了张庭创业圈的红人。如果说宁浩是徐峥转型在影视行业站稳的战友,那张庭就是陶虹积累财富的引路人。徐峥、陶虹在这个阶段创下了行业佳话。

 

但这段佳话随着影视行业的衰落,有了更多插曲。《囧妈》之前,徐峥没有在影视项目上失过手。直到去年操盘冬奥电影《我心飞扬》,任用孟美岐担任女主角,徐峥栽了跟头。孟美岐知三当三的丑闻让影片退出了春节档,错过了冬奥举办的窗口期。冬奥将要结束时,《我心飞扬》上映又受到了春节档高票价的影响,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和院线经理的积怨,这部电影仅仅卖631万。有观众说这部电影的创作理念太过时了,受限于主旋律的故事框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但在圈子里这么久的徐峥,肯定明白天时地利人和的道理。

 

祸不单行,去12月底石家庄市场监管部门盯上了张庭的微商生意,以涉嫌传销的理由查处了陶虹参股的达尔威公司。一时之间,陶虹被推到风口浪尖上。419日,达尔威公司因涉嫌传销,导致公司名96套房产被查。陶虹直接被挂上了热搜,五年分4.2亿的传闻成了热议的重点,陶虹口碑极速滑坡。判定陶虹是否会因此受到处罚,需要证明她是否真的参与到公司的实际经营中以及是否是传销的知情者。如果股东被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就需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img5

 

据媒体报道,陶虹独资的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持有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4.7%股份,2016年开始接收达尔威公司的分红现金,其中2018201920203年的分红所得2.6亿元,2.6亿元分红是达尔威公司处于传销阶段的分红。目前,陶虹已要求从该公司退股。

 

img6

 

显然陶虹并不能独善其身,她是张庭那个圈子的既得利益者。这把火很快就烧到了徐峥身上422日早上,徐峥被挂到了热搜第一位。徐峥给张庭旗下的峥酒担任特邀宣传大使的宣传视频曝光,其中还包括一些徐峥站台的宣传物料。目前并没有相关部门认定徐峥是否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具体要看这款酒有没有涉及传销。如果峥酒涉及传销,徐峥的代言费和分红是否通过相关提成所得,且本人是否知情将作为重要的判定依据。

 

即便最后徐峥、陶虹没有法律责任,他们的声誉也受到了极大影响,日后的电影事业也会受到冲击。当下明星的光芒已经逐渐被大众的口水淹没,尤其随着明星的财富千万级亿级的攀升,大众期待的只有虎落平阳。摆在徐峥面前的是,他如何脱离泥淖,扭转自身的形象,继续做电影这门生意。毕竟明星形象与现实真人的互文越来越强烈,荧/银幕上的形象会随着大众的情绪失去价值,明星的丑闻呼应了银幕形象,观众就会骂娘。药神、小龙女也躲不开这样的宿命。

 

img7

 

徐峥、陶虹夫妇成也圈子,败也圈子,在娱乐行业这个大染缸里,也许没人能独善其身,也许徐峥的圈子能救他们。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4月23日 21: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