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远去,华谊兄弟只剩下个“忠”义

首页    商业人物    江湖远去,华谊兄弟只剩下个“忠”义

 

img1

 

作者:霍霍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424日晚间,华谊兄弟发2021年财报,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46亿元。至此,华谊兄弟已经连续亏4年,还有进一步恶化的迹象。近日,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及王忠军、王忠磊等人新增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84亿元。

 

img2

 

在华谊兄弟迎刃难上的时期,整个影视行业也在下行,反复的疫情让中国票房倒退回十年前,片方必争的五一档靠无脑的爱情片硬撑。王忠军、王忠磊兄弟二人注定要随着过去内地影市繁荣的十年退出舞台么?

 

 

讲王家兄弟的故事离不开兴亡的论调。他们年轻时期,正是港台影视行业衰落,内地影视行业星火起势阶段。那个时期,港台、东南亚影视市场收窄,港台的影视人才就想到大陆碰碰运气。恰好,王家兄弟从广告行业赚了点钱,投到影视制作中又赚了点钱。机缘巧合,在冯小刚、姜文之外,王家兄弟遇到了另一位影视高陈国富。

 

陈国富曾与侯孝贤、杨德昌在台湾新浪潮时期并肩作战,他们掌握了电影语言和新理念,给华语电影立下了新的经典《悲情城市》《一一》,身在其中的陈国富成了幕后顶级制作人。

 

陈国富从台湾转战内地,与王家兄弟建立了联系,成了华谊在内容创作方面的军师,有创意储备,有港台资源,在华谊兄弟起势阶段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华谊的多部经典片子中担任监制、制片人,比如《风声》《非诚勿扰》《集结号》等。

 

在这个时期,王家兄弟不止笼络了陈国富一个人,还包括徐克、周星驰、成龙为代表的港台圈影视人。在一定程度上,王家兄弟接手了不少华语电影的主创力量,让他们在内地生根发芽。之后,这些人又四处开花。在那个时候,王家兄弟很有情怀,投资过张之亮、王颖、张婉婷这些小众的港台电影人。

 

img3

 

王家兄弟的投入没有白费,徐克、周星驰、成龙、李仁港等导演给王家兄弟创造了超100亿票房,其中徐克个人创造了大31亿的票房成绩。在这之外,华谊兄弟用资本、港台经验助力冯小刚、乌尔善、管虎、高群书等人创造了更高的票房价值,而这些人成了国产商业电影繁荣时期的注脚。冯氏喜剧不断刷新票房,培养了观众,养活了部分院线。高群书的《风声》拔高了华语惊悚片的艺术水准,乌尔善的《寻龙诀》创造了内地影史贺岁档国产片观影人次纪录。

 

王家兄弟的票房成绩显赫,引来资本的关注。迟宇宙老师在《王中军、王中磊和他们国王班》中对这方面有详细的讲述。那个时候行业正盛,华谊兄弟影响力很大。中年导演在王家兄弟的辅助下捂热了中国电影市场,而新人导演借着华谊兄弟飞扬。从陆川、程耳到肖洋、田羽生。陆川靠《可可西里》拿了柏林、金马、金像28个奖,程耳凭《罗曼蒂克消亡史》开启名导生涯,田羽生的前任系列成了最卖座的爱情电影。

 

 

大部分两岸三地的有地位的导演都与王家兄弟合作过,他们的成绩单非常优秀。自信的王家兄弟把手伸到了好莱坞,与好莱坞导演合作,大家熟悉的《拉贝日记》《功夫之王》《魔兽》都是其海外运作、国内上映的大片。但这些片子票房成绩都不佳,王家兄弟在国内的操盘手段在国外失灵,这背后是中国影视行业制作经验的失灵。但参与这些项目的中国电影人已经在学习好莱坞经验,王家兄弟为此交了学费。这些人也散落在行业里。

 

从上到下,华谊成立以来的二百多部电影给中国影视行业做出过贡献,有商业价值的片子,有艺术价值高的片子,有提供经验的片子,还有有培养人才的片子。在这种互惠互利的商业模式中,王家兄弟的财富和影响力迎来巅峰时刻,起到了示范作用。中国影市也开始波谲云诡,竞争趋于激烈化。

 

王家兄弟早中期与行业顶尖制作者的捆绑相对松散,有种道义情怀。港台导演、新导演需要资本和资源,演员需要导演和作品,王家兄弟有钱有人脉。他们承担资金风险、政策风险,用资金和人脉疏通了导演圈、演员圈,彼此之间借鸡下蛋,和气生财。

 

但行业起来之后,华谊兄弟能做的,很多人也能做,也在做,比如博纳的于冬、光线的王长田、北京文化的宋歌、欢喜传媒的董平。还有在内地站稳脚跟的英皇,以及新兴起的互联网势力,如乐视影业、阿里影业、腾讯影业。

 

影视行业的天变了,王家兄弟的忠义还在。但他们意识到大家没了情义,纷纷出走华谊。在艺人经纪这块,知名经纪人王京花出走自立门户,带走了不少当红艺人;在主创制作这块,陈国富成立工夫影业,开始独立制作;周星驰与华谊因为《西·降魔篇》收益分配打起了官司,导致华谊后期西游系列开发受阻。在华谊高层流动、变故的同时,中层底层的人员也在行业内流动。这就有了后来的对赌协议、竞业协议。

 

那些在风暴中心的导演、明星最能意识到华谊的问题,他们最敏锐,像地震前慌乱的动物。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家兄弟搬出了对赌协议稳定军心。回看华谊的对赌协议,不是资本的胜利和个别创作者的致富故事,而是利益捆绑,一种搭台唱戏保证戏班老板利益的捆仙索,最后两败俱伤,人情不再。只有冯小刚对王家兄弟忠心耿耿。

 

 

此时的冯小刚成了华谊的门面,越发张狂。而这张狂里藏着焦虑,宁浩、徐峥、陈思成这样的后辈刷新着票房纪录,已经赶超甚至碾压了他。贾樟柯、刁亦男等艺术电影导演在墙外分外妖娆,叫响了国际声誉。想突破的冯小刚与想解围的王家兄弟捆在了一起,换来了一部艺术片赔钱后,再拍一部商业片补偿王家兄弟。《手2》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了,小崔借此掀起了风浪,波及整个影视圈,阴阳合同和查税风波引来整个行业的动荡。

 

img4

 

王家兄弟资本运作影视项目的方式也不是秘密,已经随着其内部人员流入各家公司,整个行业的人都在效仿华谊操盘的同时也隐秘的行业规则,不良风气蔓延,随之而来的是堆积如山的烂片。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冯小刚的艺术电影也在遭受劣币驱除良的困在网上和万达院线叫起板。王思聪怼上了北京老炮儿,牵扯出的叶宁是王家兄弟仰仗解救华谊的关键人物。这是影视行业竞争中的标志性事件。结果,王家兄弟得了人,却失了票房,冯氏喜剧成了真正的笑话。

 

一年后,吴京带着《战2》来了。吴京不算影视圈新人,但在制作上他正风生水起,算个新人。新人的理想主义没有冯氏的辛辣嘲讽,但有了另外一种能量的补给,热血、主流、富含时代符号、澎湃,创造了票房新纪录,砍下56亿的票房,这预示着影视行业未来的走向。显然,王家兄弟没有这样的导演,而博纳的于冬操盘了《红海行动》《烈火英雄》,扛着主旋律的大旗高歌猛进,让震荡的影市燃烧着新希望。后来的《流浪地球》《长津湖》系列属于北京文化和博纳,而不见了王家兄弟的身影。

 

 

王家兄弟不甘心,解救华谊除了套现卖画,还得有作品。管虎的《八佰》挑起了重担,他的妻子梁静与王忠军成了出品人,《八佰》不全是华谊的,王家兄弟得与管虎夫妇分一杯羹。《八佰》赢下31亿的票房,落到片方手11亿,但是21出资方,王家兄弟分到的钱也难以解燃眉之急。当王家兄弟着手操盘《我和我父辈》《铁道英雄》时,三年的疫情已经把行业拖到了谷底。

 

纵观华谊二十多年,王家兄弟更像是风浪中的渔民,他们有船有网,把着船舵,赶上了渔期,网住了那些香港导演、冯小刚们、黄晓明、范冰冰们。但养活这批鱼的暖流过去了,王家兄弟的渔期也就过去了

 

2018年,王家兄弟投资贾樟柯的《江湖儿女》上映。这部电影呈现了一个小镇江湖,枪声一响,曾经的大哥锒铛入狱,周围的小弟四散而逃。树倒猢狲散是人性使然,王家兄弟作别了昔日的兄弟,空寂寥。但他们可能还惦记曾经的华谊江湖,把过去名字里改成,让人唏嘘不已。他们到底会幻化为嘲讽的对象,行业衰败的灰尘,还是推动行业进步的铺垫呢?

 

img5

 

有人曾经问王忠军,做华谊兄弟是想挣钱,还是想做中国的时代华纳。王忠军回答:我想做中国的时代华纳。王家兄弟在辉煌的时刻,曾想利用版权打通上下游,搞文旅地产实景娱乐、游戏,效仿环球影城和迪士尼搞多元化经营。但华谊兄弟的文化沉淀,甚至国内整个行业的沉淀没有到撑起实景娱乐的地步。明年是迪士尼成立的一百年,这一百年的积累成果,国产电影企业不可能压缩到二十年就收获。

 

王氏兄弟,还扛得动华谊么?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5月3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