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一年股价跌98-,每日优鲜资本盛宴散席

首页    商业人物    上市一年股价跌98-,每日优鲜资本盛宴散席

 

img1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上市还不到一年时间,曾打着生鲜第一股招牌的每日优鲜,如今股价仅0.185美元,距发行价跌98%,且仍在下跌。再有几日,每日优鲜或将摘牌退市。

 

img2

 

揣着真金白银入场的投资人们,也在这场资本盛宴中陷入泥潭。他们曾称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赌性坚强。徐正是打德扑的好手,他德扑初级选手才看输赢,高手都看筹码他们押注徐正,为风险和欲望买单,也为未经验证的商业模式买单

 

2014年做每日优鲜前,徐正都驶在一条顺风顺水的快车道上。因数学竞赛成绩优异,徐15岁保送中科大数学系1996年的大学校园里,宿舍没电话,徐正发现商机卖起了通讯设备,手底下两百号人,年流水千万25岁,徐正当上了联想的渠道负责人。三年后,他升任事业部总经理。在联想,他卖了十年电脑,又在农业业务线种了三年水果。

 

这让他看到了生鲜赛道的机会。

 

当他决定下海时,连公司名字logo都没有,就已经拿到50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每日优鲜前后融10轮,腾讯、高盛等相继入局。但每日优鲜一直亏损严重,为了给市场化资金希望,中金资本组了个上海、江苏、山东国资组成PreIpo的局,估30亿美金。腾讯、高盛等机构又砸4.95亿,引来了青岛国资拎20亿入场。

 

上市后,每日优鲜开盘即跌25%,到现在22.7亿美元市值只4300多万。

 

每日优鲜的最新财报迟迟没有发布。2021年三季报,其货币现21.7亿元,流动负32.2亿元,短期内需要偿还和支付金额24亿元。20182021年前三季度,每日优鲜累计亏损98亿元。

 

img3

 

生鲜电商是个烧钱的生意。而徐正选择的前置仓模式更尤其烧钱。

 

速度快是前置仓最大的特点。在距离消费者较近的社区、办公楼等,平台设置一个小型仓库,商品由大仓提前发到前置仓里,接到用户订单,可半小时送达。这远比由团长组成的社区团购需要更高的成本。平台要满足即时送达的需求,要铺设足够密度的前置仓,还要配备足够的骑手。

 

20213月底,每日优鲜在中16个城市建立631个前置仓。

 

徐正一度自信,表示生鲜市场有机会出百亿、千亿美金的公司。腾讯《深网》报道中,上市前,每日优CFO王珺称,前置仓带来的高效履约让公司在京沪地区80多元客单价,十几个点毛利率使得整个业不再做到了相当于传统线下门5倍的年坪

 

大环境也在发生变化。资本虎视眈眈。弥漫的疫情加速了生鲜零售的线上 。预计2023年,生鲜电商零售市场将突破万亿。

 

但损耗高、利润低又是生鲜电商们始终未解的题。

 

2019年,一份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生鲜电4000多家入局者中4%持平88%亏损,且剩7%是巨额亏损,只1%实现了盈利。那是生鲜电商尸横遍野的一年,社区团购由此走向风口。

 

风口之上,每日优鲜也做过不少事。无人货架备受追捧时,每日优鲜开了无人便利店(每日优鲜便利购);社交电商火热时,它开了每日一淘;到社区团购,它旗下也有每日拼拼。

 

在上海,同样采用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盘踞成每日优鲜最大的对手。整个市场搅动起来。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双双进入以补贴换流量的赛马场,靠送鸡蛋和优惠券获客。

 

同一天夜里,两家公司递交了招股书,又在同一天更新了招股书,之后每日优鲜临时更改了上市时间,拿下生鲜第一股的名头。

 

招股书披露2020年每日优鲜的客单价约94.6元。

 

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样的金额,即便放在北上广,也是一个不低的消费门槛。而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面临的困境也是相似的:他们如何在极少的特大一线城市之外的更广大区域,实现规模性盈利?

 

不久前,叮咚买菜给资本市场带去了好消息CEO梁昌霖对外宣布202112月,叮咚买菜已在上海实现全面盈利,力争2022年第二季度末实现长三角地区完全盈利,第四季度全国接近盈利。

 

梁昌霖对盈利有这样一个设想:每个前置仓在经营一年后,日订单能达1000单,客单价超65元,在刨去履单成本后,每单的营业利润预计能超3%

 

叮咚买菜能在上海盈利,取决于客单价和履约费用率两个指标:上海均客单价超66元,综合履约费用21%;全国均客单60元,综合履约费用率33%

 

显然相比其他区域,叮咚买菜还是在大本营上海有更强的成本控制能力。

 

不过,叮咚买菜2021三季报中选择性的披露了用户数据,未披露订单规模;四季报里面则没有了用户数据,改用履约订单规模代替。

 

就赚钱本身而言,无论每日优鲜还是叮咚买菜,客单价依然太低、毛利率也低,平台的履约成本、营销费用又过高。前置仓也成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座大山。

 

上市后,徐正把前置仓的数量砍掉了一半。

 

阿里、京东也都纷纷入场买菜生意,但又都绕过了前置仓,走团购路线。接受《晚LatePost》采访时,阿里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说,做盒马前,他曾和团队讨论过到底用店仓还是前置仓模式,得出的结论是:前置仓算不过来账。而徐正则认为,店仓模式线上线下需要两种运营体系、两套人马,这意味着双重成本,是另一种程度上算不过来另外,传统门店和店仓模式不能算是给零售行业效率带来革命性变革新物

 

在一些投资人眼里,他们同样不认为前置仓可以跑出规模盈利。

 

向来数学拔尖的徐正,对算账这件事则尤为自信。他有一套数学模型,只不过现实并未能按他的模型运转。直2019年中,徐正仍高调宣称公司规模可以做到上千亿元我们没有什么资金上的困

 

而从大方向上,徐正也觉得他选中了一个市场上的价值缺口:未8090后成为买菜主力军,会更倾向于线上渠道和精品化;一到三线城市的前置仓能提升购物体验和效率;生鲜电商需要同时懂选品、物流、仓储和用户的运营团队,行业中的团队各有短板。

 

对于这条还没人走过的路,自然也就没有确切的答案。

 

徐正乐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是天生的孩子王,翻墙、打架、旷课,但聪明、成绩好。他也比其他人有钱花。父亲是个生意人。

 

《晚LatePost》的报道中,徐正小时候住在南昌市中心大街上最高的房子里。爷爷是铁匠,父亲那一辈赶上改革开放,包下一个金属制品加工厂,生产各种油罐。后来,父亲踩准时机改做了钢材买卖。

 

为迎接徐家小儿子的到来,父亲把原来的房子拆了,盖了个三层独栋,还装了电话和电视。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无疑引来街坊四邻的瞩目。徐正有三个姐姐,自小在关怀和爱的环境中长大。他高举高打的心态也在充满安全感的环境中培育。上述文章中称,徐正运气好,不曾吃过大亏,也不曾错过什么。他没参加过中考、高考,也没有被逼迫做出选择。和旁人比,他对人对事更笃定。

 

但徐正命运的转向也出于一场意外。大学毕业后,他想去美国读书,可碰巧赶上911事件,他手里信息安全的双学位让他的签证始终未获通过。他转身进入了正处于巅峰期的联想。

 

这才有了后来徐正和每日优鲜的故事。不过,前置仓的故事正在成为过去时。

 

img4

图片为混沌学院课程视频截图

 

今年三月起,不断有每日优鲜拖欠货款的消息传出。有媒体报道,欠款金额最多的接近千万元,还有供应商在其总部大楼下拉横幅讨债。

 

在刚创业那两年,以及菜场生意最火热2020年前后,徐正常在各大分享会露面。他立于聚光灯中央,喜欢讲琐碎业务之外的宏观思考、大的命题。他也说过如今看来很实际的话,传统企业也带着一批员工,人家把东西卖掉了,还挣了钱。互联网公司要想想这个事情,你组织一批人,拿了那么多资本,如果连养活自己都不行,就不要说公司怎么发展

 

徐正给每日优鲜确立了新的方向:成为中国最大的社区零售数字化平台,帮助传统菜市场改造硬件和数字化,同时推出零售云业务。当下全国有近四万个菜市场,总规模超三万亿。在这个巨头必争的红海市场里,每日优鲜能讲出新的故事吗 

 

参考:

 房宫一柳:《每日优鲜徐正:这个世界不会奖励面面俱到的人》,晚LatePost2020.01.19.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5月25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