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首页    商业人物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作者:云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从凉茶预防新冠,到果味饮品养颜丰胸,广州老牌中医药企香雪制药在“弄虚作假”的路上越跑越快。

 

5月22日,因子公司九生物发布虚假广告,且无法提供旗下一款果味饮品所宣传的“养颜丰胸、预防疾病、保持血管弹性”的来源及真实性、科学性依据,香雪制药被罚25万元。同日,控股股东昆仑投资所持香雪制药4152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这已是该上市公司半年来因虚假宣传遭到的第二次处罚。去年11月,香雪制药旗下的孙公司香雪医药称旗下“粤抗1号”瓶装凉茶饮料有预防新冠作用,但又无法提供科学依据,造成违法,被罚30万元。

 

不仅如此,香雪制药实控人、董事长王永辉此前也被广东监管局出具警示函。较为讽刺的是,王永辉于2020年被授予“广东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香雪抗病毒口服液2020年被广东省卫健委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物资清单。

 

为何一家荣誉加身的老牌中医药企业屡屡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消费者对于香雪抗病毒口服液或许不陌生,但对于这一家公司以及董事长王永辉却并不熟悉。

 

公司前身萝岗制药厂是一家寂寂无名的乡镇代加工药厂。1997年,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萝岗制药厂进入转制十字路口。

 

彼时,王永辉正在一家国有家电企业端着“铁饭碗”。因爷爷是中医,从小耳濡目染,对医药行业有难解的情结。他在当时已嗅到生物医药是未来的朝阳行业,加上政策鼓励“下海”,他毅然辞职。

 

王永辉一直希望可以做一番颠覆传统和行业的大事,他曾经对外称,“我从不做容易的事。”

 

然后,他抓住了萝岗制药厂转制的机遇,并推出针对治疗病毒性感冒的明星产品——香雪抗病毒口服液,1998年,王永辉执意要将其推向国际市场,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图片来源:广东市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从不做容易的事的王永辉,在随后的4年,投资近千万,引入国际公认的指纹图谱质控技术,实现在中医药上的质量标准化。

 

2003年,非典爆发给了王永辉和香雪制药崛起的机会。香雪抗病毒口服液一举成名,成为当时国内备受认可的药品,不仅在广东站稳脚跟,且因向北京无偿捐赠价值1000万元的药品这一义举,为品牌打响了全国知名度。

 

在王永辉的掌舵下,香雪制药在2008年已发展成为广东以及中国感冒中成药市场排名前列的企业。2010年,王永辉为了谋求更大发展,将香雪制药送到了深交所。

 

除了香雪抗病毒口服液,公司还相继推出板蓝根颗粒、橘红系列中成药、中药饮片、医疗企业、保健品、功能饮料等,王永辉希望把香雪制药打造成为集中成药制药、生物医学工程于一体的医药综合企业。

 

自香雪制药上市后,王永辉利用资本市场继续推进着他的梦想。上市之后的五年间,公司净利率保持相对稳定状态。据公司财报,2010-2015年,公司净利率为14.69%、13.78%、13.63%、13.57%、14.21%、13.77%。

 

不过2016年开始,香雪制药发展遭遇波折,净利率大幅下滑。2016-2021年,公司净利率分别跌至5.24%、5.13%、3.51%、4.5%、4.6%、-22.2%。

 

随之而来的,是巨额亏损、现金捉襟见肘、虚假宣传等利空消息。2019年,香雪制药涉员工商贿;2020年因隐瞒担保事项被上交所通报批评;2021年大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公司资金5.31亿元新闻曝光;同年公司陷入巨额亏损。

 

与此同时,香雪制药在二级市场颓势愈发明显。年初至今,股价跌幅在39%左右,截至5月31日收盘,香雪制药报收5.49元,较历史最高值缩水近九成,该公司目前市值仅剩36.30亿元。

 

 

香雪制药董事长王永辉曾表示,“中医药的科学性一直是饱受质疑的,他希望能够改变世界对于中医药的一些看法,香雪制药正在做大量的工作。”

 

显然,连续弄虚作假的香雪制药与王永辉此前所讲互相矛盾。凭借抗病毒口服液家喻户晓的广州老牌中药企业,如今只能依靠无底线的虚假宣传博出位?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图片来源:广东市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曾经,香雪制药依靠踏实做产品和品牌,依靠抗病毒口服液等明星产品获得消费市场以及资本市场的认可。但王永辉以及他的香雪制药显然未抗住资本的诱惑。

 

翻看香雪制药的发展史,如上文所说2016年是分水岭,这一年,一项匪夷所思的资本并购触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按钮。

 

2016年4月,因筹建精准医疗项目,香雪制药计划以15.73亿元现金,这一超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的数额,收购广东启德酒店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广州生物岛环岛A线以北AH0915002地块1号、2号土地使用权与上盖建筑及其配套物业等整体资产。

 

当时香雪制药账面上仅有6.3亿元货币资金。诡异的是,由于广东启德资金链问题,广州生物岛项目实际上已经烂尾。无论是用超出公司资金两倍多的收购价还是这个项目的风险性,王永辉当时的这一步棋让外界百思不得其解。

 

随后,香雪制药围绕这个项目反复易手多番操作,导致公司盈利能力以及负债不断飙升,如今香雪制药在资金上的困境,这一项目难逃关系。

 

在收购这一项目后,2016年底,香雪制药账面短期和长期借款余额从2015年底的0.42亿元和0元,升至10.95亿元和7.54亿元,这势必会对公司的盈利造成压力。

 

与此同时,2016-2021年,公司流动负债占总资产比率也不断上升,从2015年的12.1%到2016年的41.3%,盈利压力不断加大,偿债能力也备受外界质疑。时至今日,其流动负债占比仍在不断上升,2017-2021年分别为36.4%、37.4%、38.6%、55.8%、61%。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2017年,受这一项目的影响,香雪制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52亿元。自此之后,公司的盈利持续下滑。

 

为了缓解该项目对香雪制药盈利和资金上的压力,王永辉对此进行了资产上的多番腾挪,将其转给了控股股东昆仑投资(实控人也是王永辉),但收效甚微。且公司短期借款从2017年的16.5亿元升至2020年的28.8亿元。

 

其中,因为该项目,香雪制药2019年年报因控股股东与公司发生多笔大额资金往来,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王永辉有着诸多企业家惯有的自信,“我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改变自己,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即使耗费时间和成本,即使面临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我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在匪夷所思的资本并购事件之后,不知王永辉对自己过往的决定动摇了吗?无论答案是什么,也难挡香雪制药的下滑。

 

据香雪制药2021年财报显示,营收29.7亿元,同比下降3.3%,净利润-6.88亿元,同比下滑799.51%。值得注意的是,2015-2020年,香雪制药的净利润分别为1.77亿元、0.66亿元、0.66亿元、0.56亿元、0.77亿元和0.98亿元。也就是说,去年一年亏损超此前6年净利润总和(5.4亿元)。

 

且亏损仍在继续,2022年季报披露,公司营收同比下降22.41%至6.14亿元,净利润-5438万元,同比下滑320.85%。

 

抗疫先进药企,在危险边缘来回试探

 

公司资金流动风险不断加大。据天眼查,香雪制药有一笔“17制药02”债券(余额为2.2亿元),将于2022年11月23日到期。截至2022季度,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3.57亿元,而短期有息债务余额是前者的数倍。以目前公司财务状况,能否如期兑付是未知数。

 

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因资金紧张对相关供应商的款项、工程建设款项延期支付,逾期时间较长且未能及时补救,使得公司及子公司面临多起法律诉讼,涉及金额约6.89亿元。

 

鉴于不断下滑的业绩以及资金流动风险,公司控股股东昆仑投资近年来在持续减持公司股票。据财报披露,从2020年持股比例32.63%,降至2022Q1的25.02%,套现约4个亿。而且后者在今年一季度持有股份的质押比例高达99.73%。

 

王永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做产业需要的时间跨度很长,面对的不确定性很大。广州(香雪制药总部)作为千年商都,成在‘商’,损也在‘商’,商味太重,难免局限于更快的、可控的、可预期的利益,这恰恰是妨碍产业培育、深耕和发展的桎梏。”

 

不知眼瞧着自己创办的香雪制药深陷“商”和“资本”旋涡,他还能否记得起曾经对中医药产业、产品的执着和展望。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5月31日 20: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