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首页    商业人物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997年,方洪波刚刚从广告科科长升任营销部总经理,正意气风发。此前两年,由巩俐主演、张艺谋执导的一则广告片火遍全国。广告片的主角是美的,方洪波创造了那句穿越时代的广告词——“美的生活,美的享受”。然而那会儿,他所面临的境况似乎并不那么美。他的车被砸了。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何享健。何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下海经商,用三十年时间把一家乡镇塑料厂打造成了全国知名的家电公司。作为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彼时在为企业改制头疼不已。他给找他诉苦的方洪波指了条路,让方把那辆车拉到公司总部门口。

 

何享健知道方洪波的车为什么被砸。他刚一上任,就直接开除了三十多位大区经理,其中不乏董事会成员的亲属。这些人与何相识多年。取而代之的,是方洪波亲自面试培训的上百名应届大学生。公司内外一片叫骂之声。

 

 

这是方洪波从幕后走向台前的开始,也埋下了美的后二十年的隐线。1998年,美的空调销量从43万台上升到98万台,超越了科龙和华宝合并后的销量总和,也让美的逃脱了被收购的命运。三年后,34岁的方洪波正式执掌空调事业部。

 

在房地产市场飞速发展的十年时间里,中国家电业高歌猛进。美的先后收购了荣事达、华凌、春华、小天鹅等。另一侧,格力、海尔攻城略地。各家都在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

 

美的收购曾引发与对方公司员工的激烈对峙,但拳头大的每次都笑到了最后。方洪波如此概括中国家电公司所有的成功:低成本和大规模。到2010年,美的营收突破千亿。何享健志得意满,称五年内要把营收推向2000亿。那年10月,美的耗资千万,举办了一场规格对标央视春晚的盛大晚会。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而就在这场晚会的三天前,财经作家秦朔发表了一篇《美的盛世危言》的文章,讨论了美的是否存在暴力营销,和对导购人员的教育是否存在问题。他认为,美的无所不在的扩张性、利润和份额增长的优先性,并由此而来的对导购人员的激励政策,可能诱致导购人员的行为更猛、更凶,更容易失控。

 

“慢慢瓦解,顷刻崩塌。”方洪波曾引用海明威小说中描述商人破产的句子。2011年,美的财务数字出现三年来首次下滑,尽管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近六成,但利润仅增长了14%,除冰箱外所有产品均呈利润下滑态势。2012年,美的营收同比下跌27%,净利润跌6%。

 

 

转眼间,何享健70岁了。他没有把权杖交给他的儿子。

 

方洪波在2012年接过董事长位子。接着,美的主营业务中2/3产品被砍掉,7000亩厂房用地如秋风扫落叶般腾了出来,大半代理商一夜间没了口粮。仅一年时间,公司裁员7万人,超过总员工数的1/3,管理人员数量从2.5万减少至1.5万。

 

这次没有人再砸他的车了,但有美的元老当面指责他路走错了。公司营收骤降1/3,股价飘零下坠。方洪波头上显露出丝丝白发,他自称压力很大。他找何享健征求意见,何告诉他按自己的意思办。他把自己关起来自问自答。依他的计划,五年时间,员工人数要由高峰时的19.6万降至不足10万。这个目标他并未完成,不过美的财务数字在两年后渐渐回转。

 

对方洪波而言,他的权力和权威性在这期间得以强化。他也自此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道路自信。移动互联网时代,渠道变革、数字化,以及消费观念变革下的技术投入,是包括美的、格力等传统家电企业在内,都绕不过去的关卡。

 

净利润来看,美的从2019年开始连续三年超过格力,股价也攀升至行业首位。但美的在裁员这件事上似乎走入“怪圈”。每隔十年,就会有近万人在浩荡的减员运动中呼天抢地。

 

今年3月份,美的又开始了新一轮裁员。综合多方信息,美的此次裁员涉及各个部门,裁员数量达30%。方洪波对外表示遗憾,称为应对环境变化,不得不关停非核心业务,紧缩非核心品类,精简组织。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疫情以来,上游供给、物流以及低迷的消费,都在给传统制造企业加压。美的净利润增幅从五年前的17%掉至5%,毛利率也跌回了十年前水平。而债务情况同样不同乐观。

 

随着城市化进程趋缓和地产市场的冷却,中国的家电厂商早已陷入增长瓶颈。海尔张瑞敏“砍掉公司中层”的管理变革震惊业内,然效果仍留有悬念;格力董明珠成了行走的路牌,早早就开始了多元化探索。相比较来讲,方洪波更为静默了些。

 

电业务之外,美的把智能机器人作为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2015年,美的首次增持全球四大机器人制造商之一德国库卡公司,同时与日本安川电机成立合资企业,入局工业自动化。

 

2017年,美的以37亿欧元进一步完成对库卡的收购,合计持有94.55%的股权。方洪波治下的美的也由此迎来上市后员工增幅最大的一年,从11.24万增至13.68万,增幅21.71%。而员工平均年薪则从10.34万升至17.84万元,增长72.47%。到2021年,美的人均薪酬19.01万元,格力12.59万元。收购库卡也让美的商誉总额在4000多家A股公司位列第二。

 

但库卡之路与方洪波事先的预想多少有些偏离。按他的计划,2016年,库卡中国营收将实现从4.5亿到10亿欧元的翻倍增长,2020年前其整体收入40-45亿欧元。不过现实情况是,库卡一直显现颓势,直到2021年才回升到35亿欧元,其中国营收6.81亿欧元。

 

 

“时代的洪流中,我们总会在某一刻,意识到命运的不可抗拒;正如我们惧怕黑暗,但夜晚还是会如期到来。”这是方洪波曾经写给一名老员工的话。这样的话,如果出自董明珠之口,或许会让人讶异,甚至难以想象,但放在方洪波身上,它就成了件普通并可以接受的事。

 

国内民企里面,从内刊编辑起步,到执掌最高权柄的并不多见,方洪波算其中之一。在波的商海展现杀伐凌厉前,方洪波一直是美的并不那么起眼的笔杆子。他有一个颇为文气的笔名二水“。二水最早的阵地是《美的报》的编辑,月薪430元。

 

这并非他的第一份工作。在他去美的当编辑时,他已经在湖北十堰的第二汽车制造厂有五年的工作经历,同样是主持一份内部刊物。但他感到压抑,说“20岁就看到了50岁的样子”。在他所在的这家工厂,曾有一个名叫陈锡添的人。后来,方洪波读到了那篇陈所写的《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文章。邓公南巡掀起的深圳热浪和眼下的死水一潭,让方洪波蠢蠢欲动。

 

“中国历史几乎是由一连串成功者铸就的历史,这使我很难让自己在平凡人中归位。”方洪波长于书香门第之家,爷爷方树伯是安徽枞阳当地饱学之士,历经战乱,戎马一生。父亲是一名老师,母亲是医生。初二时,方洪波跳级升了高中。他16岁考进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但这成了一件让他后悔的事,“你想想,华东师大中文系的钱谷融、施存等大家多棒啊”。

 

上世纪八十年代,诗歌风靡校园内外。方洪波是诗社成员,海子是他最喜欢的诗人。另一边,他当了学生干部,并很快入党。值得一提的是,他宁愿舍掉两个多月生活费,也要买一套西装穿在身上。这也是他工作几十年一直对外呈现的装束:黑框眼镜,笔挺西装。

 

美的裁员:那个被万科拒掉的内刊编辑三次举刀

 

在他毕业前,作家戴厚英的小说《人啊人》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牢牢记住了那句“性格决定命运,思维决定成败”的话。他放弃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去往时代洪流中的“三线建设”。

 

有时,一个偶然事件就会让命运转向。

 

当方洪波决意砸掉铁饭碗南下,他首选的第一站是万科的企业内刊《万科周刊》,但他被拒绝了。而万科后来的掌权人物郁亮比方洪波小两岁,彼时已在万科供职两年。

 

某种程度上,方洪波和郁亮有极其相似之处。作为中国民企里最顶级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克制、谨慎,小心翼翼的稳健中深埋恐惧。在他们头顶上,都有一个“王”一般的存在。

 

方洪波喜欢高山滑雪,一如郁亮迷于跑步登山。这是让他们保持冷静的运动。

 

在美的方洪波的办公室里,存留着大部头的散文、随笔、诗歌。这是他的另一个面向。《财富》杂志文章中则说,坐方洪波对面也很难感知到他的情绪变化。

 

他自称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何享健影响了他。“我比较直,经常跟人发生冲突、争论”。每隔一段时间,何享健就会拿张即时贴,上面写满方洪波的纰漏:怎么说话,如何回应,什么话当说不当说,该怎么处理上下左右关系。

 

何享健发现了方洪波。但方洪波不止在一个场合明确“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界限”。接受采访时,他说这像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我太太经常抱怨我回到家中总是若有所思气氛骤降,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我。骨子里头我是一个轻松不起来的人,每一次升职我都几乎没有自信去承担,就像一个深夜回家的孩子大声唱着歌只为壮胆”。

 

野心和欲望在委托中潜藏。

 

一个立于时代的组织体,需要规则、制度,还有一把随时能举起的手术刀。“美的会错过下一个时代吗?”这是方洪波的疑惑,也是浪潮之下每个组织体需要回答的问题。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6月2日 20:3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