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天,江西首富历险

首页    商业人物    500天,江西首富历险

 

img1

 

作者:云磐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这已经不知道是正邦科技的第几了。

 

流动性危机、业绩巨亏、董事”…723猪吃事件的曝光,更是把日子不甚好过A股养猪大户推到舆论风口。

 

周一725日)一开盘,正邦科技股价跌幅一度8%,后收窄6.66%,报5.29元。

 

img2

 

多家媒体报道称,自上半年以来,因断料导致猪饿死一事在正邦科技的代养户中发生,这对于一个猪企而言称得上滑稽。同时,正邦科技的代养户还反映被拖欠代养费等情况。

 

正邦科技创始人、昔日江西首富林印孙被推到风口浪尖,而接班董事长职位不到两年的林印孙之子林峰,所受的质疑声愈发频繁。

 

 

正邦科技早有端倪。

 

曾几何时,猪是不少企业家手中的财富密码,养发大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雏鹰农牧的侯建芳靠养猪做过河南首富,广东温氏集团、四川新希望刘永好家族也因为养猪成为诸多富豪榜中的常客。

 

江西正邦科技的林印孙也不例外,自正邦科2007年上市之后,林印孙的身价也随之增长,同年他10亿元的财富首次进入胡润百富榜,自此再未缺席过20192020年,依靠持续高位的猪价,正邦科技迎来成长红利,林印孙的身价水涨船高。

 

彼时红利吃到饱的林印孙,2021年在一档访谈节目中透露了正邦集团的两个目标正邦(正邦集团是正邦科技的母公司)三年内实现年产1800亿元,挺进世500强,五年内年产3000亿元,在世500强中进位赶超

 

而正邦科2021年财务报告的发布让数月前的目标显得有些不真实,林印孙或许都没想到,这轮猪周期如此煎熬。

 

2021年正邦科技净亏188.19亿元,同比下427.63%,销售商品1943万头。相较于同期牧原股76亿元的净利润,温氏股136亿元以及新希95亿元的净亏损,作为猪企四大巨头之一的正邦科技亏得最多,卖得越多,亏得越多。这也是2007年上市以来第二次出现净利亏损,上一次2013年。

 

img3

 

今年上半年亏损依旧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披露,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38亿46亿元,同比下165.72%221.66%

 

业绩持续亏损之下,自今年上半年,正邦科技在广西、江西、湖南等多地的代养户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断料现象,鉴于对前者资金流动的担忧,欲退出代养合作的农户还面临结款难、退押金难等问题。

 

邦科技又为公2021年以来闹钱传闻添了实证6月初,正邦科技公告称,公司以10家子公司,因流动资金紧张出5.42亿元商票逾期未兑付。

 

然而,它所面临的资金问题或许并不如其对外所讲的那般轻松受猪周期影响,公司资金相对紧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导致,仅少部分区域存在偶发性断料现象,目前已得到解”……

 

这边正邦科技风波不断,接任董事长不足两年的林印孙之子林峰,又被曝因公司与员工劳动纠纷,限制高消720日已解除)。

 

这一切都直指资金问题。为缓解资金吃紧,正邦科技也不是没有行动,如控股股东减持、出售变现等;此外,据清流工作室、红星资本局等媒体报道,公司还试图通过向员工、养殖户融资等方式缓解资金压力。

 

7月初,正邦科技欲通甩包缓解资金链危机,向控股股东10元出10家控股子公司49%的股权,而这些公司均存在资不抵债、净资产评估值为负等问题。

 

 

猪企近年来一直在异常猪周期的波动起伏中挣扎。

 

正邦科技尤为煎熬2021年净亏损超过去十多年的净利总和,巨亏背后与林印孙豪赌猪周期出现偏差不无关系。

 

2019年猪肉价格飞涨之下,就连其他行业资本都纷纷涉足养猪生意,作为主营业务是生猪养殖的林印孙如何坐得住,激进扩张策略迅速启动。

 

抢母猪、抢仔猪、抢养殖指标、抢人才等举措全面推进,欠佳的林印孙却碰上猪价突然切入下行周期,产能过剩、猪价大幅下滑之下,亏损也不足为奇。

 

与此同时,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也持续走高2020-2021年这一数字分别58.56%92.6%2022Q1资产覆盖率已升97.03%,甚至高过一些房企,今年第一季度总负债已406.9亿元。

 

img4

 

2022Q1,它账上的货币资金30.73亿元,短期借款121.4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40.11亿元,偿债资金缺口并不小,如何还?

 

对这轮猪周期预判失策的林印孙,仍在为昔日的激进扩张买单。

 

2020年初,有投资者提问网传正邦集团2019年年会上把宝X5、保时捷等豪车作为奖励发给优秀员,正邦董秘虽未正面回应,但也未予以否认。无论传闻是不是真。前几年正邦科技借猪价飞涨赚得满盆钵是事实。

 

20188月开始的非洲猪瘟影响2019年我国猪肉产量同比下21.3%4255万吨,而猪价则大幅上涨,其1112月,猪肉价格同比上110.2%97%,正邦科2019年净利同比增长777.53%16.97亿元。

 

不断上扬的势头,给了正邦科技豪赌猪周期的底气,它2019年年报中写道2019年是生猪价格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的起始之年

 

也是这个预判让正邦科技吃到了苦头。为了吃尽上行周期带来的红利,林印孙带着正邦科技激进扩产。

 

在公2019年生猪出栏578.4万头的背景下,正邦科技定下2020900-1100万头生猪出栏规模的目标。为此,正邦科技大+农户代模式。

 

img5

 

自繁自是国内猪企常用的模式,公司和农户代养模式具备轻资产、提升养殖效率等特点,即公司提供猪苗,饲料、药物等物料,代养户缴纳押金后负责饲养,最后按照约定价回购生猪。

 

2020年,正邦科技依955.97万头的生猪出栏量,不仅完成既定目标,还上位第二大猪企,仅次于牧原股份。

 

随着养殖户规模和产能的急剧扩张2020年正邦科技净利同比增248.75%57.44亿元。

 

与此同时,正邦科技股价还202083日创25.98元的历史峰值,这一年,林印孙身价飙320亿元,问鼎江西首富。这一年也是正邦科技在这一轮猪周期中最后的辉煌。

 

2006年以来猪价的走势,波动基本4年一轮的周期性规律,养猪专业户林印孙或许未曾料到2019年开始的这轮猪周期却突发异常。

 

20211月开始,生猪价格一路走低,价格的持续下滑导致猪企亏损严重。选择在下行猪周期之下继续快速扩张的正邦科技,亏损尤其严重。

 

正邦科技和林印孙步入了多事之秋。

 

 

从贫困山村到江西首富,林印孙走24年。

 

1964年,林印孙出生在江西抚州临川县一个贫困山村20岁毕业于江西粮食工业学校,随后,从粮食加工厂到饲料厂,这也为他此积累了丰厚的经验。

 

升任饲料厂厂长后,他通过对技术改革以及饲料产品的创新,不仅带领厂子摆脱亏损,规模和效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2090年代,林印孙顺应改革大潮,将饲料厂改制为永惠饲料公司1996年,正邦科技前中外合资企业江西大和实业有限公司成立。

 

2003年,林印孙通过收购江西省养猪育种中心,切入生猪养殖20078月,正邦科技挂牌深交所,依靠资本市场的加持,正邦科技开始加速在生猪养殖全产业链上的发展步伐。

 

养猪虽发家致之道,但成本高、周期长、风险高、投资大等时刻相随。

 

上行猪周期可能赚得满盆钵,下行猪周期便可能凶险万分,如若遇到异常猪周期,正邦科技的现在就是答案。

 

林印孙忙忙碌20多年,当他将正邦集团最核心的产业正邦科技交给儿子,不承想辉煌会结束的那般猝不及防。

 

其子林1986年出生2010年加入正邦,之前在其父的保驾护航下也做了养猪之外的创业,但结果多不尽如人意。

 

10年资历,林峰20209月接过接力棒,成为正邦集团核心产业正邦科技的新一任董事长。然出道即巅,接班时,背A股猪企四大巨头之一的光环,他也曾风光了一阵。

 

彼时,正邦科技的新闻稿中对这位新董事长的赞美之词溢于言表敏锐的洞察力和非凡的前瞻带领公司在百年未有之变革时代迸发出蓬勃向上的力”……

 

然而自正邦科2021Q2净利亏润16亿元开始,盛赞之词多少显得底气不足。

伴随业绩亏损而来的是二级市场的疲软,2020年创下历史最高之后,正邦科技股价便一路走跌,截82日收盘,报5.68元,年初至今下41.20%,跌幅排20多个生猪概念股的第二位,仅次于顺鑫农业。

 

而这对困局中的首富父子决定开辟新战场,将目光瞄向了新能源。

 

6月,资金吃紧的正邦科技和国家电投签署协议,三年内预计投资400亿元开碳中综合智慧能源项目,前者也不出意外地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给出解释。

 

正邦科技回应称,公司主要通过出租屋顶、土地等方式收取租金,无资金流出,这一合作模式可加速现金回流,盘活资产,以此来缓解或解决流动性困境。

 

说归说,具体效果尚不得而知,可以确定的是,若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和资金储备,想穿越猪周期难度不小。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8月2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