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佬姚振华,玩不动了

首页    商业人物    资本大佬姚振华,玩不动了

 

img1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当年资本猎,驶入大片雷区。

 

八月初,深圳蛇口,上市公司南A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息。

 

三方主体分庭抗礼。原本由第一大股东前海人寿提请的会议,遭到董事会否决,不得已之下,监事会紧急牵头,会议才如愿召开。会议内容只有两点,推选前海人寿总经理沈成方为南玻集团第九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免宝能成员王健的董事职务。

 

议案早先呈交两次,折戟。坚定的反对票来自宝能集团副总裁程细宝。这次,54位参会股东699位股东网络投票,议案通过。董事会格局,如今前海人寿与宝能分53

 

img2

表面看,像一次倒戈。

 

作为名副其实宝能一分子,这还是那个姚振华曾赖以攻城略地的前海人寿吗?

 

宝能旗下钜盛华公司持有前海人寿51%股份。《财经天下周刊》报道7月中旬,钜盛华组织了一场临时股东大会,免去沈成方前海人寿董事和总经理职务,但前海人寿称对此事并不知情。后经监管部门核查,钜盛华存在不当干预前海人寿经营的情况,姚振华也被约谈。

 

事情似乎在走向渐近失控的状态。

 

据年报,截2021年底,钜盛华逾期超千万元有息债务列表中,至少37家金融机,逾期总375.04亿元,报告期内全部未偿还。其规模最大的三家信托机构为平安信托、中航信托和云南国际信托,数额53.12亿元49.04亿元45.05亿元。

 

但这也仅是钜盛2021年的数据情况。

 

2021年末,钜盛华有息负823亿元2022年内到期或回售金额360亿元。

 

img3

 

宝能集团为钜盛华第一大股东,持67.04%,但所持股份近乎全部被质押。

 

作为宝能集团主要融资平台,钜盛华间接控制前海人寿、深业物流与深圳华利通投资公司,同时掌控南A、中炬高新,还有韶能股份三家上市公司。现在,南A如脱缰野马;中炬高新的二股东正逐步增持股份;韶能股份则已处在司法拍卖中。

 

一年前,姚振华内部讲话中即袒露了资金链危机。他当时向市场传递信号,明确将2021年底前完成偿付会坚决兑付每一分上述《财经天下》报道中,一位接近宝能的高层人士表示,姚振华不存在其他平台协助融资,失去对钜盛华控制是大概率的事。

 

很多年里,钜盛华都在持续给宝能输血,财务并不独立。

 

2021年末,钜盛华及其子公司对外担保总572.89亿元,其中宝能担保余额占比86%。此外,钜盛华其他应收款有900亿元。年报称,这些应收款关联方为满足日常经营所需而产生的临时拆借款,及公司与非关联方形成的往来款,考虑到宝能集团目前存在流动性紧张,相关往来款未来或较难回

 

钜盛华本身已失去盈利能力2021年,钜盛华盈利下241.61%,净亏115.23亿元。

 

今年三月份,姚振华因涉合同纠纷案,被法院公告由下落不,向其送达了诉讼状等资料。向来低调的姚振华被送上了微博热搜榜。闹了场乌龙。姚老板没有跑。

 

当晚,鲜少在媒体露面的姚振华现身央视财经频道,公开回就是欠了银行点利息,很快能达成和。他补充强调,引起纠纷的只是一个很小的物流项目,跟银行借贷也7个亿。

 

img4

 

7个亿。数字不高,但杀伤性有点大。地产和造车业务的诸多员工,已经有一年半没拿到工资、社保等收入2021年初开始,宝能陆续大批量裁员,称经营困难,非恶意拖欠工资。

 

《财新》杂志报道,春节后,浙商银行有关人士曾前往深圳,希望宝能增加抵押物,原因万宝之中借给宝能的钱,还有几十亿没宝能的债务究竟有多大窟窿?

 

姚振华砸重金进入的地产与新能源车业务,均未列入钜盛华财务报表。《财新》文章中,有接近宝能的人士称,钜盛华有息负债与地产、新能源业务有息负债之和2000亿

 

公开数据看,宝能资产负债率90%,钜盛80%以上。两年里,姚振华变卖各类资产,抵押土地、写字楼,而尚有较好流动性的也就剩进军资本市场时所持的上市公司股票了。

 

姚振华的发家经历和成名史,外界并不陌生。背靠前海人寿的万能险业务,钜盛华三次举牌万科,联合前海人寿买入万科1/4股权,超20年居于大股东位置的华润。

 

姚振华跟王石的博弈也成载入资本史册的经典案例野蛮三字不胫而走。

 

宝能系62亿元自由资金,撬动杠杆资262亿元。虽未能入主万科,姚振华也因万能险不合规而被罚保险业十年禁入,但其一进一撤揽200亿元投资浮盈,仍为观者津津乐道。

 

不过,姚振华只是贪婪攫取资本的投机者吗?

 

对他而言,如何定义可能并不重要。游走商业世界,几十年积聚百亿元身家,姚振华应该很清楚自己走的路线。公众形象看,他常常是冷静思索状,少笑、威严,但也不失可亲近感。

 

2016年,姚振华意外出现在了天津举办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此前一天,宝能系提议万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罢免王石、郁亮等全部董事的议案。舆论已是铺天盖地。

 

姚振华一个人阔步走进会场。有记者碰巧遇到,尾随,几次试探,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他笑着拍了拍记者肩膀说年轻人,我尊重你的努力,但我真的不能说。我们相互谅解一下

 

王石曾斥赌性太信用不。姚振华也在公众当中之称。

 

只是赌徒往往是狂热,而非理性的,甚至很多时候,被个人欲望吞噬而麻痹了神经。但姚振华出手,往往是快而狠辣,更像综合盘面后的落子。他大概是有考虑过失败的,但那种计划、实施、掌控和博弈,并由此取得的结果,又带给他十足的吸引。

 

他的确一直在做赚钱的生意,有敏锐的商业嗅觉。这大概也和他对风向和大势的关注有关。公开报道中,姚振华有每日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每逢有中央和地方发布政策,及领导讲话,他都会组织高管开会学习,谈改革与体会挖掘机

 

他下海初期的创业经历已不太广为提及。九十年代初,姚振华从民生和菜篮子工程起家。地处开放前沿的深圳,他吃到了政策与人口激增的红利。他转型做房地产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一来市场层面,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正在全国铺开,二是他借菜篮子工程拿到了两块地。

 

杠杆与房地产,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姚振华卖房的第一桶金,170余万元撬动了几亿元的项目。这也让他本身有了种路径依赖式的执迷。

 

那些年,银行在放债方面也比如今要慷慨些。

 

宝能前后涉及大行业不10个。他曾在内部讲话中说金融是第一位,地产未来的作用可能更多就是加大资产估值。未来上市和融资的话,毕竟手里有土地储备,还有项目,有经营性自持物业,外界对企业资产规模估值有好处。这应该可算他资本,有钱,有业务。

 

这多少也有现实语境因素,很长一段时间,以传统住宅为主的地产业务,一度成为宝能的立身之本,但无论市占率、盈利能力,还是管理能力,宝能始终未跻身前列。

 

在大举进军万科声名鹊起后,姚振华开始转向实业。

 

强势入股格力,让董明珠大为光火。难说他对于实体经济的真实心态,其后来讲述口径是金融的意义在于服务实体经济。只是他意识核心似乎并没有变,即资本可助力改造实体经济。

 

姚振华向地方政府打出产能融招牌,依然是地产方向。

 

但从专业角度,他赶不上王石,甚至也赶不上郁亮。地产业已如一潭冷水。

 

2004年,姚振华就布局了汽车板块。宝能近年进入新能源车领域,并不让人意外。外界质疑依然是相似的:到底是真造车,还是以造车之名之实?

 

资金枯竭,这个问题也就没了实质意义。

 

当年,姚振华心平气和地吃了王石的闭门羹。王石所崇尚的现代公司制管理,和姚振华强势霸道风格背道而驰。姚振华屡屡提及,他敬重万科、万达等资产组合模式。尽管他难以做到。

 

无论从外部延揽,还是内部提拔,姚振华用人思维并不受束缚,他可以选贤任能,予以高薪,但他注重实效,有事必躬亲的管控习惯,及由此传达的对个体及组织力量的漠然。

 

A董事会曾一夜间土崩瓦解。万科也濒临险境。前海人寿三年换了三任总经理,且任职均不足一年。有业界传闻3万元以上的款项都要姚振华亲自批复

 

八十年代末,双学位刚刚走俏。姚振华就读了华南理工大学工业管理和食品工程两个专业。据校刊报道,他上学时即吃苦耐劳,多管齐下比别人多30门课程,多一份毕业设计,多一份实。后来创业开会时,有宝能员工爆料他拿自己的手表举例,说自己有块天梭表,用了八九年了,不还是一样可以用。意思是何必要花十多万买块。秘书给他买了一7000元的皮鞋,姚振华把秘书骂了一顿,鞋退了回去,换了2000元的皮鞋。

 

姚振华是做事的人。至于公司管理,当属另一回事了。

 

市场最早意识到宝能可能出现风险,是2021年初两兄弟分家开始的。

 

《财新》报道中,姚建辉称与大哥姚振经营理念不,前者拿走了宝能控股及两家上市企业的平台运作,还有传统地产板块,后者则继续负责陷在泥潭里的前海人寿、新能源车及产业地产业务。是兄弟阋墙,还是长于攻伐的姚振华给家族企业留的条后路呢?

 

事情仍在起变化。

 

要说不变的,是门口的讨债者,和果真做实业的砖块、泥土与人。

 

 周梦婷:《宝是如何亏100多亿的?》,《财经天下周刊》2022.08.06

  安丽敏:《宝能涉险》,《财新周刊》2021.09.13

 

*题图来源于中国宝能微信公众号

 

2022年8月15日 21: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