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公司讲不动神话了

首页    商业人物    新冠疫苗公司讲不动神话了

 

VCG111344027679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20年底国内首款新冠疫苗上市以来,疫苗公司们创造了一个个业绩神话,现在随着需求减弱,增长纷纷失速。在这条拥挤但不确定性极高的赛道上,它们吃到了红利,也感受到了巨大落差。

 

 

这半个月,科创板公司康希诺688185.SH)的股民心情非常复杂。

 

828日晚发布半年报至今,康希诺股价跌12%,最低触124.8元。财报数据确实不好看:今年上半年,这家头部疫苗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大降,其中扣非净利润亏5676万元,同比下降106%

 

img2

 

这意味着,刚凭借新冠疫苗扭亏不久的康希诺,再次陷入亏损。

 

业绩下滑被归因全球新冠疫苗接种率增长放缓,疫苗需求减少,疫苗产品价格调整以及计提相关存货跌,简单来说,就是现阶段的疫苗卖不动了。

 

受到冲击的远不止是康希诺。

 

另一家大型疫苗公司康泰生物300601.SZ),今年上半年净利润1.21亿元,同比骤64%;扣非净利润则8640万元,同比降幅70%。业内大名鼎鼎的科兴中维(系港股上市公司中生制药的联营公司),据测算上半年盈利更是大跌约九成。而曾在去3月份上市新冠疫苗的智飞生物,虽然相比之下业绩降幅较小,但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也下降超30%

 

img3

 

爆发式增长、断崖式下跌,疫苗公司重重刹车。

 

A字过敏,有些公司你看一眼就会爱上它,但是能被它虐到撕心裂肺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有股民调侃道。

 

7月份,在上交所举办的科创板两周年国际路演上,康希诺董事长宇学峰曾表示,科创板向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打开了大门,他因此表示感谢。他认为,在科创板,这些企业真正的内在价值能够被客观、全面地评判。

 

康希诺20208月登陆科创板,考虑到其已2019年港交所上市,因此成为科创板开板之后首A+H疫苗股。每209.71元的发行价,在当时也成为科创板发行价第二高的个股。但是在光环之下,实际上康希诺连年亏损,并且一直未有任何产品商业化。新冠疫情的爆发,让这家原本深陷泥潭的公司抓住了希望。

 

作为国内最早研发新冠疫苗的公司之一,去2月底,康希诺与军科院陈薇团队共同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克威,在国内获批附条件上市。当时正逢市场盼新冠疫苗若渴,同一时间获批的还有国药中生北京和科兴中维的疫苗产品。克威莎成为康希诺旗下的首款商业化产品,扛起了为公司扭亏的重任。

 

业绩的爆发超乎想象。凭借新冠疫苗的销售收入,整2021年康希诺营收43亿元,同比增171倍,同时一改持续亏损的处境。资本市场也将这只股票送上顶点20216月份,康希A股股价最高798/股,总市值将2000亿元。

 

 

康希诺的逆袭故事,在几家头部疫苗公司身上得以复制。

 

数据显示,康泰生2021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大涨,其中净利润增幅近九成。智飞生物这一年的净利润高101.97亿,这是其净利润首次突破百亿大关,A股主要疫苗公司中,它以百亿净利润排在首位。科兴中维没有报表可以直接窥探其业绩,但作为上市公司的联营公司,按照中生制药的财报数据推算2021年科兴中维的净利润或超900亿元。

 

img4

智飞生物财报

 

疫苗生意原本是个慢生意,从研发到上市通常需要较长的流程,但在短短时间内,行业公司纷纷上马新冠疫苗项目,扎堆进入这个赛道。在对市场前景的乐观预期中,成立多年却始终没有成熟产品的公司、长期靠政府补贴运营的公司,甚至不惜停掉其他疫苗项目而押注新冠赛道的公司,都不想错过这个超级风口。

 

能拿到入场券是幸运的。

 

截至今98日,国内现9款新冠疫苗上市使用,上市方式包括附条件批准、紧急使用、作为加强针纳入紧急使用三种。而背后的生产厂家,包括国药集团、科兴中维、康希诺、智飞生物、康泰生物及丽珠医药等。

 

某种意义上,与口罩、核酸检测等耗材产业不同,吃到第一波疫情红利的疫苗公司,现在面临更大的市场压力。压力来自于需求和产品价格的双重下降。今年第二季度,全国共接种新冠疫1.35亿剂,去年同期这个数字11亿剂。另据国家卫健委披露,截91431(自治区、直辖)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34.34亿剂次。随着国内基础免疫基本完成,留给新冠疫苗的就剩下加强针市场,以及应对病毒变种的适应症方面。

 

而核心问题在于,加强针的接种形势仍然不太明朗。上海市卫健委主任此前曾表示,对于市民已经全程接种疫苗的,是否需要接种第四针加强针,需要看研究和疫情的情况。有券商机构预测加强针市场还60亿-100亿元的规模,但哪一家能跑出来拿下这部分市场,还是未知数。

 

在价格上,新冠疫苗上市初期的高价,在政府与厂家的一轮轮采购谈判中已不断降低。今4月份时,国家医保局有关司负责人就表示,国产灭活疫苗的价格已降20/剂左右。对疫苗公司而言,一方面是需要持续的高投入(报道克威累计投入研发费用已超10亿元),另一方面却是被约束的销售价它们的市值增长空间似乎显著受限。

 

嗅觉敏锐的资本推手已经在给市场降温。康希诺曾2015B轮融资时获得礼来亚洲基金1000万美元投资,这是一家专注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行业投资的风险基金,而从去9月份开始,礼来亚洲基金方面就多次减持康希诺,到今年二季度末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已彻底不见这家明星资本的身影。

 

 

疫苗公司们迫切需要新的增长点。

 

95日,因半年报业绩不理想而连跌几天的康希诺,当天气势如虹大9.82%收盘。大涨的原因只有一个,在前一天晚间,康希诺公告称其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5型腺病毒载体),经国家卫生健康委提出建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论证同意作为加强针纳入紧急使用。

 

img5

 

这款名克威莎雾的产品,是全球首款吸入式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通过雾化器将疫苗雾化成微小颗粒,以口腔吸入的方式完成接种。

 

新产品似乎带来了新想象。近日在回复投资者的询问时,康希诺表示已对吸入用新冠疫苗的大规模使用进行了相应准备。但这款产品能否成为新盈利点,这家公司看上去底气并不充足目前仍以肌肉注射型疫苗为主,(吸入式产品的表现)需要看后续市场反应

 

就在康希诺这份公告前两天,丽珠集团000513.SZ)的新冠重组蛋白疫苗获批序贯加强免疫紧急使用,所序贯免,就是使用与初始疫苗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进行加强接种。这被认为是加强剂最好的接种方式。而丽珠这款疫苗产品的上市,也打破15个月以来新冠疫苗市场的沉寂,成为一个后入场的新玩家。

 

在经过基础免疫阶段的残酷竞赛之后,疫苗公司正在进入下半程,二代疫苗成为挽救它们跳水业绩的赌注。这是一轮新的竞赛,早先吃到市场和政策红利的玩家,可能积累了更多的弹药,而那些在第一阶段就没能露面的疫苗公司,很大概率在投入重金之后,却面临再上不了牌桌的窘境。新冠疫苗的财富效应之下,注定会剩下太多的炮灰。

 

对这些新冠疫苗赛道的玩家们来说,单纯地评价它们靠疫情红利发家是不公正的。以研发费用举例2021年,康希诺、康泰生物和智飞生物的疫苗研发费用多7-9亿元之间,同比增速三家中最高的达170%,最低的也维持69%。很显然,这是一项十分烧钱的角逐,并且收益前景难以保证。

 

本周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结束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更好位置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但结局就在眼前但他还说了另外一句话,这是一场马拉松比赛,现在是努力奔跑的时候,确保我们冲过终点,收获所有努力工作的回报。

 

他的发言堪称是对新冠疫苗公司前景的最恰当总疫情还没结束,你们还需要继续研发。但疫情随时可能结束,届时你们就得发愁疫苗的买家了。

 

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头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9月15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