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神秘浙商,帮了郭广昌一把

首页    商业人物    这个神秘浙商,帮了郭广昌一把

 

img1

 

作者:云磐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2012月,南钢印尼金瑞焦炭项目合资协议签约仪式上,新闻的焦点和聚光灯都打到了东道主郭广昌身上,很少人注意到站在他左边的项光达。

 

这个名字今年之前对于温州之外的人来说多少有些陌生。同为浙商,不同于郭广昌在全球商界的活跃,项光达却很神秘30多年的商海浮沉很少有新闻。

 

谁能料到一年又三个月后64岁的项光达却会伦镍风走红全球。如果伦镍风让他一战成名,那么近日浙江青复星系核心资产豫园股5%的股权,让红人项光达再次上了热搜。

 

通过此次减持,郭广昌可套12.49亿元,这对于风口浪尖的郭来说不亚于雪中送炭。而浙江青展的背后正青山实控人项光达,果然大佬的朋友圈没有等闲之辈。传闻称二人私交不错,这一次项光达只是帮个忙,毕竟浙商是出了名的团结。

 

项、郭除了同为浙商,也是钢铁行业的老对手,论人气郭广昌可能更胜一筹,但要说起在钢铁业的战绩,答案则是另外一个。2022新财500富人榜中,项光达家族仅钢铁沙沈文荣之后,凭378亿元财富排在钢铁业第二位,而声名赫赫的郭广昌则在第六。

 

从他罕见在公众场合露面的几次,让人很难相信,说话语速轻缓,面部表情平和的主伦镍风反击战时表现出来的果决狠辣是同一个人。

 

熟悉的人称呼世界镍不锈钢之,但温州之外的很少知道,项光达是靠汽车门窗发家的。看似与不锈钢、镍没什么关系,但有时又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项光1958年出生于温州龙湾沙城镇一个普通职工家庭。温州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之一,也是民营经济大本营80年代,下海经商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富龙建设张福龙、康奈集团胡秀康、新湖集团黄伟、森马集团的邱光和等都在这其间下海创业。

 

1980年,从学校毕业的他来到国企温州海洋渔业公司担任技工8年时间,从一名学徒干到车间主任。彼时温州个体商户早已超10万家,成天浸淫在家家户户陆续下海的环境中,项光达心情也没有想象的淡然,在亲戚张积敏几下,而立之年的他决定扔掉国企铁饭碗,一猛子扎进市场经济大潮中学游泳。

 

下海的项光达身上有着温商敢干、敢冒险的精神,虽然是第一次下海,但创业后的三次转型和危机中的他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果决大胆。

 

 

1988年,伴随着一曲《一无所有》,项光达一无所有地下海了。他注意到国内汽车门窗基本靠进口,国内市场几乎空白,便拉上张积敏等五个人合开了浙江瓯海汽车门窗制造公司,他们用一年时间做出了在当时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汽车门窗,一经推出便供不应求,不仅拿下了一汽、广州标致等大厂的订单,而且让项光达赚到了下海后的第一桶金。

 

三四年的时间,他的生意就做到了年利润一两千万。项光达曾在采访时骄傲自得在汽车门窗行业,只要是中国生产的汽车,十辆车有七八辆是我们做的

 

img2

 

正当汽车门窗生意做得正红火1992年的一次德国考察,敏锐的项光达看到奔驰宝马的汽车门窗都是自己生产而不是外购,他认为随着中国汽车工业化程度越来越高,未来门窗肯定由车厂自己做,况且这门生意技术含量低很难做大,瓯海如果不转型就很危险。

 

90年代,国内工业建设如火如荼,但国内不锈钢产业薄弱,九成靠进口,供需严重不平衡,项光达认为如果把不锈钢做出来,销路肯定不用愁。当时国内还没有一家钢铁民企。

 

项光达他们果断放弃盈利的汽车门窗,转头做起了不锈钢。钢铁生意没有想象的容易,人才稀缺、技术难题重重。在他一筹莫展时,远500公里之外的张家港,在国企改革浪潮下,沈文荣刚刚接任组建完毕的江苏沙钢集团董事长一职。

 

项光达曾说,全世界最勤劳的是中国人,中国最勤劳的是温州,命运之神尤为眷顾勤劳之人。他不断地找电厂、电业局等合作,用股份换担保投资,不断招兵买马引进人才,一道道难关之下,炼钢厂慢慢起来了1995年,浙江丰业集团注册成立,这也是国内第一家不锈钢民企。

 

了解钢铁行业的都知道,炼钢即烧钱,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浙江丰业引进了温州电力局下属的电力实业公司,但两年后,项光达、张积敏等因未来发展需要将股份转给温州电力实业公司。随后出去又成立了浙江青山特钢有限公司,青山系的版图初现。

 

20世纪初,全国基建浪潮带动钢铁需求空前,这不仅让青山特钢的炼钢炉日夜不息、产能拉满,更催生了万余家钢企2003年,浙商风云人物郭广昌也来大张旗鼓地抢食钢铁蛋糕,不仅和南京钢铁集团成立南钢钢铁联合有限公司,还控股上市公司南钢股份,完成对钢铁业的布局。

 

同一年,项光达的青山控股正式成立,此外,他为了加速对国内不锈钢市场渗透,还在温州之外多地上50万吨不锈钢项目,并通过并购提升企业规模。一顿操作之下2005年前青山终上位国内不锈钢行业龙头。

 

 

意外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在青山特钢进入快车道时,全球钢2005年开始出现产能过剩危机,直2018年,都在去库存。

 

眼瞧着大批民营钢铁厂在钢材价格低迷和上游材料飞涨的冲击下或倒闭或转型,项光达却在此期间逆势建成了能够节约炼钢成本和吨钢能耗的世界第一RKEF-AOD不锈钢一体化生产线,还开始转型上游原材料镍的生产上。

 

青山所做的不锈钢,60%-70%都是镍,但当时国内镍资源严重不足,为摆脱对国外钢铁原料的依靠,项光达决定自己干。青山2008年前后趁着各行各业一片萧条的机会,抄底全球镍储量最高的印4.7万公顷的红土镍矿,并建成矿业园区。

 

随后又陆续买下印度、美国、津巴布韦等地的镍矿,不仅解决了镍资源不足的问题,还研发出用红土镍矿冶炼高冰镍的技术,一跃成为国不锈钢一

 

人在走大运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在拿下印尼镍矿5年后,当地政府实施原矿出口限制令。而起初是为了服务不锈钢生意,不曾料误打误撞早早在新能源风口抢到C位。

 

这一决策不仅让青山控股的钢铁产能2020年超1000万吨,不锈钢粗钢产量占中国市场供应量35.8%,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更阴差阳错地成就了项光达世界镍之名。

 

img3

 

如果要给项光达的人生找出两个关键词,那必定是钢和镍。什么是镍?据官方介绍,它是不锈钢冶炼的重要原材料,具有高度磨光和抗腐蚀的特性。说白了谁掌握了镍资源,谁就拿捏住了不锈钢这门生意。

 

身为一家原材料企业,在国内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只有走出去才是获取资源和做大企业的最有效途,项光达曾对外界说道。

 

而项光达手里的镍更是让马斯克羡慕不已镍的稀缺是提高电动汽车电池产量的最大障碍之一

 

青山早已世界的青,如今青山系旗下的子公司达500余家,项光达通过青山系的产业网在全球各个角落纵横捭阖。

 

2021年全球镍产量270万吨,青山控股的镍当量产量就占到22%。今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市场规2967亿元,而项光达则掌控着动力电池发展的命世界镍和青山恐怕想低调都难。

 

这不,年初外资就上门来找茬,这一逼空青山控股的大戏将一直走神秘路线的项光达推到了风口浪尖。

 

img4

 

37-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基准镍价24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暴涨250%2.9万美/吨飙10万美/吨,这么明目张胆地操纵市场行为,逼LME直接拔了网线。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如果青山开20万吨镍空单交不出现货,有消息称,外资有可能利用伦镍交易逼仓,进而索要其在印尼镍矿60%股权。据财联社援引期货业人士说法,若强制平仓青山最多可能得120亿美元。

 

项光达就此在回应《第一财经》时也证实了这点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敢干的项光达主导的青山反杀大戏在次日开场,青山控股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通过多种渠道调配到重组现货进行交割。有传闻称,国内多家企业参与其中,其中可能还有郭广昌的身影。如此一来,项光达接盘豫园股5%股权,算不算一次回礼呢?

 

24小时能凑20万吨镍现货,家里有矿的项光达确实是个人物。而他对于资本的运筹帷幄处处透露着点神秘。因青山系还没有上市公司,但它和包括格林美、中伟股份等多A股上市公司在镍矿领域有着多种合作,而也它却从未差过钱。

 

除了和国内国家银行有往来外,据《读数一帜》援引多位业内人士说法青山不仅掌控着产品的定价权,在银行界融资很有优势,而且政府方面的资源也很广泛如此体量的青山系为何供血源源不断,答案呼之欲出。

 

闷声赚大钱的项光达伦镍风之后迎来一个好消息和一坏消。好消息就是他可能64岁之际拿到第一IPO,旗下的瑞普能源传出年内赴港上市坏消则是外媒称青山控股正在寻求增加伦敦金属交易所的头寸,以对冲自己的镍产量,但很多经纪商并不敢。

 

青山控股的危机看似翻篇了,又没完全翻篇。不过这对于项光达好像没什么影响,他依旧是那个在全球镍矿市场纵横捭阖的神秘人。

 

*文章图片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11月2日 20: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