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400亿债务背后的落马县长、设计鬼才和黑道老板

首页    资讯快评    独山400亿债务背后的落马县长、设计鬼才和黑道老板

 

作者:刘倩

 

近日,观视频工作室拍摄的纪录片《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刷屏网络。贵州独山县,这个刚刚“摘帽”的贫困县,竟然会因为“烧钱”大搞面子工程负债400亿元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据百度指数数据,“独山”一词的搜索指数,近7日内同比上升了355%,资讯指数,即7日内总体资讯关注表现,环比上升969%,搜索峰值出现在视频发布的第二天。

 

img1

 

 

我们来看看独山县是如何“烧钱”的。

 

独山县大学城。贵州省第一座县级大学城,占地1.5余万亩,规划容纳10所大学,在校学生810万人,总投资概算135亿元。

 

img2

 

20139月正式开园,目前仅有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和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入驻。而高调对外宣传的中央音乐学院等国内知名高校并未入驻,政府网站中还提到多所来自英国、土耳其等国的“洋大学”,其实是未获得中国教育部认证的“野鸡大学”。

 

净心谷景区及水司楼。2亿打造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楼高99.9米,共24层的“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

 

img3

 

盘古庄。2013年开工,建设形成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综合体,预计造价56.5亿元,日均可接待游客20万人次,于20171月建成。

 

img4

 

古风博物馆。分为AB两馆,201988日开园。A馆中多为文物的复制品,B馆的大面积仿古建筑,被称为“独山故宫”。

 

img5

img6

img7

 

此外还有:历时4年、耗资22亿元打造的“独山版紫禁城”——独山古城,预计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120亿元打造但大多数废弃的深河桥抗战遗址,预计造价10亿已烂尾的大数据中心等。

 

img8

 

烂尾、废弃、闲置、转手成为这些庞大建筑的最终命运。大兴土木的这些年,独山县负债400亿元。

 

独山县回应称,自2019年以来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分类分批整改“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已完成续建项目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因招引企业接手项目、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政府债务大幅减少,到2019年底,独山县政府性债务总计约139.52亿元,较上一年减少了260亿元。

 

 

400亿人民币是个什么概念?

 

第五套人民币百元纸币的长度是156毫米,若将400亿元一字排开,总长度达6.24万千米,可以绕赤道一圈还要多。

 

中国辽宁号航母的总造价约为500亿元,一颗卫星的造价平均是10亿元,探月工程一期总经费不过14亿元。一般情况下,400亿元大约可以修建80公里长的地铁,200公里长的高铁,2000公里长的高速公路。

 

400亿债务对独山县意味着什么?

 

独山县全县总面积2442.2平方公里,下辖二城六区八镇,总人口36万人。平均每个镇要背负50亿元的债务,平均到每个人身上就是11.2万元,而独山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3164元(城镇)、11759元(农村)。

 

独山县2018年财政收入为10.08亿元,2019年为8.27亿元,20201-4月只有1.99亿元。按照10亿财政收入计算,不计支出及利息,这400亿元的债务,独山县要40年方可还清。且债务中的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这意味着,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财政收入只够偿还利息的四分之一。

 

独山还是20203月刚刚脱贫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据《独山县“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2016-2020)》显示,到“十二五”期末,该县共有贫困乡5个,贫困村47个,占总村数的55.6%,贫困人口59500人,占总人口的17%,在独山县每6人中就有一个贫困人口。

 

这么穷的独山县哪来那么多钱?这就要问人称“潘大胆”的县委书记潘志立了。

 

潘志立以政府信誉为担保,成立多个融资平台,以高息吸引投资人。该县2017年共有融资平台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60亿元以上的有5家,30亿至60亿元的有4家,10亿至30亿元的有10家、10亿元以下的有16家。

 

 

来看看这位“最会借钱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履历。

 

潘志立,1964年生于江苏省海安县,仕途之初一直在家乡海安县任职,直至20107月作为贵州省从江浙引进的12名优秀干部之一,赴任独山县县委书记,一任就是8年,免职前是副厅长级别。

 

20163月,潘志立因破坏国家森林公园建高尔夫球场和别墅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20175月,作为在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中被评为“综合评价较差的县”的县委书记,他公开检讨。201812月,潘志立被免去独山县县委书记一职。20193月,潘志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贵州省纪委省调查,8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10月,潘志立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正式被提起公诉,被控的罪行是为他人谋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擅自低价出让国有土地。

 

独山县“上梁不正下梁歪”,拉帮结派拉山头,形成大范围的腐败问题,全县8个乡(镇)、25个县直部门的“一把手”几乎“全军覆没”。

 

和潘志立搭班的独山县县长,后任三都县县委书记的梁嘉庚,在20192月,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20204月,独山县原常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胡昆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原本潘志立跨省调入位于有“贵州南大门”之称的独山县是为了借助他在东部沿海发展经济的经验,帮助独山脱贫致富,却因为他的不切实际、好大喜功,让独山雪上加霜,还带坏了官场风气。

 

独山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底子薄弱,潘志立却要求每个镇建工业园,结果自然是招商不顺,还花费十几亿建大数据中心、香港科技城;贵州的高等教育资源本就不算丰富,只有贵州大学算是双一流、211大学,却大手笔建了座可容纳十万人的大学城;打造旅游景点的同时,配套设施并不完善,甚至高速公路的出入口还未开通、景点旁边的大路也没修好。

 

潘志立在独山人中的口碑一落千丈。刚赴任时,独山县的官员很多人都成了他的粉丝;被捧得愈发膨胀的潘志立渐渐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连黔南州里的领导也不放在眼里;修建水司楼征用村民土地、强制拆迁,百姓怨声载道。

 

 

尾工程背后的承建公司也问题多多。

 

水司楼的早期建设方是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在裁判文书网上有多个尚待归还的债务,共计欠款200余万元。公司实控人叫李宏进,他是一名设计师,湖南张家界的“土家风情园”、湖北恩施的“土司城”、重庆彭水的“蚩尤九黎城”和贵州松桃的“苗王城”也出自他手,人称“湘西鬼才”。

 

这位鬼才建筑师还是张家界宏进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云南奇洞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实控人,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他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两次,限制高消费记录16条。

 

img9

 

独山另一颇受争议的建筑——盘古庄,其前身是湘企商都。据官方资料记载,企商都是独山县2011年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之一,由刘东旺的贵州湘企集团投资20亿元建设的一个融仿古建筑与商业元素为一体的现代商都,开工典礼上潘志立出席仪式并剪彩。

 

img10

 

潘志立与刘东旺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201312月,贵州省湖南商会湘企商都企业联合会成立,县委书记潘志立、县长梁嘉庚与贵州湖南商会会长刘东旺一同出席,称赞湘企商都为独山现代商贸物流业的“领头雁”。2015年,在“加快推进湘企商都市场集群建设发展”会议上,潘志立全县各级各部门高度重视湘企商都的建设发展。

 

盘古庄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是2018年初的“盘古庄论坛暨经贸合作洽谈会”,潘志立与刘东旺一起出席。2020325日,刘东旺被定性为黑社会头目,判处有期徒刑24年。

 

刘东旺的另一“杰作”是三都县的七十二行,预估造价8亿元。三都县同样有许多耗资巨大的烂尾工程,地方借债大搞面子工程,留下一堆“鬼城”、“烂尾楼”早已屡见不鲜,近年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三令五申严禁举债建设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以及脱离当地财力可能的项目。

 

截至201912月底,据31个省份统计地方债和地方融资平台债的数据显示,贵州压力最高。独山县的巨债不知由谁买单?

 

参考资料:

1.   《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观视频工作室。

2.  《贵州独山:一位引进干部留下的400亿债务》,中国新闻周刊。

3.  《“一把手”恣意妄为 贫困县留一片“烂摊子”》,新华视点。

4.  《起底独山县400亿债务另两名关键人:鬼才建筑师与黑道老板》,澎湃新闻。

 

2020年7月16日 22:3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