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上热搜的《乐夏》,需要给舒淇道个歉乐队的夏天

首页    物质生活参考    频频上热搜的《乐夏》,需要给舒淇道个歉乐队的夏天

 

作者:羊咩咩

来源:物质生活参考IDwzshck

 

继全4.2亿网#被五条人笑死#之后,《乐队的夏2》终于在原创音乐圈里迎来了真正的热民谣歌手周云蓬连11条微博质疑,大致意思如下:《乐夏》是在对整个中国音乐市场的透支,垄断行业,导致没上过《乐夏》的音乐人以后的路会更加艰难。

 

img1

 

说白了,这又是个老话摇滚乐商业化是否会伤害其独立性。资本与地下音乐之间,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的鸡的玄奥问题,暂且摁下不提。周云蓬会不会成为下一上综艺真的音乐人,倒是一个令人期待的话题。

 

而摇滚商业化真香故事,还需要19年说起。

 

01.

 

2019年,《乐1》的演出中出现了个小插曲,新裤子的主唱彭磊在节目中透露,他打电话让后海大鲨鱼的吉他手曹璞来帮忙,被一口回绝。曹璞的话语很决绝我们乐队打死坚决不上任何综艺节目

 

不过一年时间,真香现场赤裸裸的发生了,后海大鲨鱼出现在了《乐2》的名单里。

 

img2

 

的还有重塑雕像的权利,同为摩登天空旗下的艺人2019年,当新裤子和痛苦的信仰乐队爽快的答应了和米未的合作时,重塑正在犹疑。一年后,他们香喷喷的捧起了《乐2》这碗凉掉了不少的冷饭。

 

再往前追究,名单上的人就更多了。去年《乐1》现场要赶着回家睡觉的朴树,今年担任起了《明日之子》的导师,显然,睡眠不再是问题;西北鼓王赵牧2014年接到《中国好歌曲》的邀约时,直斥选角导别丢人现眼2015年他热火朝天的加入了刘欢战队。

 

而隐藏至深打脸魔,非痛仰乐队的高虎莫属。

 

img3

 

2001年,香港导演张婉婷来到当时北京摇滚乐队的聚集地树村,拍摄了一部名为《北京乐与路》的摇滚电影。这影由耿乐以及当时的流量巨星吴彦祖和舒淇主演,拿下了当年香港金像5项提名。

 

img4

 

张婉婷没有料到的是,她电影中表现出的摇滚,会受到树村乐队的联名抵制。电影上映后,乐队们发出了一份《树村声明》,声明由著名乐评人颜峻起草,舌头、痛仰、废墟T9(杭盖乐队前身)、木推瓜、诱导社、丰江舟、胡吗个、左小祖咒、小柯等地下摇滚圈的大神纷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树村声明》里,写道:"我们相信中国的摇滚乐和其他国家一样,也将是商业体系中巨大的利润和资本,但刚刚出现的地下摇滚,不打算像它的前辈那样,迫不及待地加入到曾经过的主流之中"

 

当时的乐手们大都希望能够被真实呈现,更钟爱的是地下纪录片。其中,纪录片《自由边缘》里,痛仰还没有发行第一张专辑,笑称自己的乐队新婚第一痛苦的新;《后革命时代》里,舌头乐队在舞台上喊着摇滚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就连乐视体育的创始人雷振剑,也曾经到树村DV拍了一部《且痛苦且信仰》。

 

究竟何时才是地下乐队商业化的正确时机,声明中没有提及。可以查阅到的是2015年,东方卫视制作的一档节目《中国之星》上,痛仰乐队和舌头乐队由导师崔健推荐出场了;同年,杭盖乐队在《中国好2》上夺冠;而今年,《乐2》的老牌实力乐队木马,也曾是当年树村乐队的一员。

 

由此可见,周云蓬所担心的,中国地下乐队过度拥抱综艺,早就不是一两天了。

 

而因《乐夏》人气大涨、商业价值翻番的高虎和马东,是否需要给张婉婷和舒淇稍微道个歉呢?

 

02.

 

可耻吗?当然不。

 

在音乐的商业化和纯粹之间,中国摇滚人已经纠结太久1992 年,地段繁华的王府半岛酒店内开了中国大陆第一LV专卖店,做活动找的就是张楚和超载乐队主唱高旗,张楚没有答应我们离商业特别近,但我们不去做

 

img5

香港红磡演出前的岩三杰。

 

彼时魔岩三杰正大红大紫,但摇滚乐的衰败来得远比人们想象的快1995年,一手打造出魔岩三杰的张培仁撤离大陆,用类似的思维方式在台湾打造了伍佰等歌手。失去资本和商业演出市场的摇滚歌手们只能过起最穷的日子。

 

据传,唐朝的丁武,曾为一把吉他给人画风筝,一画就是一天一夜;黑豹的李彤,好不容易吃回热汤面,因为面盛少了急得跟人家大闹。

 

当时,高虎这样的乐手们大都住北京北郊一个叫的地方(也就是树村)。在那里,看窗就知这支乐队的经济情况。木头框窗户房每月房150元;铝合金200元,塑钢的则要300元。

 

img6

 

穷困潦倒之下,音乐人被迫做起了生意1997 年,清醒乐队的主唱沈黎晖成立摩登天空唱片公司。高晓松比沈黎晖更快一步1996 年,他和从美国回来的珠宝商人宋柯一合计,成立了一家叫麦田的唱片公司。《乐夏》的许多乐队,都来自这两家公司。

 

2006 年,摩登天空的账上有 100 多万盈余,沈黎晖决定办音乐节。等 2007  10 party 终于开场,事后复盘,这届音乐节一共赔 100 万元。至于国内的第一届音乐节,则2002年诞生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的礼堂里。演出者全是迷笛自己的学生乐队,观众结构复杂,有农民工、愤青、诗人等,啤酒免费喝,一场下来反而就花了七八万。

 

img7

第一届迷笛音乐节的演出地点就在学校礼堂里。

 

2018 2019年,《福布斯》全球收入最高音乐人榜单U2 乐队 1.18 亿美元和老鹰乐队1亿美元。没有商业化前的中国乐队,显然过的太凄苦。

 

 

03.

 

打脸疼吗?并不。

 

打脸是热搜的一种必要手段。

 

2019年,马东接受许知远《十三邀》的访谈时,一不小心说了一句大实话一个节目是否长久,往往产生在价值观冲突上面,它会自发的产生内容

 

 

这句话,用米未传CCO牟頔的话稍微翻译一下就是:《奇葩说》和《乐队的夏天》这两个节目只是手段和形式不一样,一个通过语言,一个通过音乐、故事来呈现。再直白一点,那就是:任何节目其实都是一档节目,都离不开一""

 

 

""无疑就是综艺的万金油。比如《非诚勿扰》里想要宝马还是自行,《非你莫属》里张绍刚和刘莉莉到底谁才是X,《乘风破浪的姐姐》中蓝盈盈到底究竟是奋斗女还是心机”——但凡综艺节目里发生的价值观撕裂,不是通往热搜,就是通往热搜的路上。

 

同理换算到《乐夏》中让热度来得很容易。比如,关于水木年华油不油腻的问题、拥960万微博粉丝的白举纲配不配玩摇滚的问题,以及后海大鲨鱼打不打脸的问题。

 

 

遗憾的是,尽管米未已经深谙只有乐队故事,才能做好《乐队的夏天》,但《乐2》并没有讲出好故事。

 

去年的《乐夏》因来自小镇、言语朴实、歌曲关注底层小人物,九连真人爆火。这一届的五条人无疑就是同类型的复制。遗憾的是因乐手太随性,临场换歌,五条人首轮便被淘汰了。许是五条人意外收获热搜的缘故,节目组在第二期用大篇幅表现 Rustic主唱李岩,结果以尴尬收

 

 

流量鲜肉方面,福禄寿乐队的三姐妹都是高等音乐学府,把在座的摇滚音乐人称奇装异服的大哥透着可爱劲,但模仿上一季的乐队斯斯与帆的痕迹显然太过明显。

 

至于老牌乐队方面Joyside与木马的出场,也并未达到去年痛仰的效果。节目组不惜笔墨Joyside当年的盛名大肆描述,但无奈的是如今重组Joyside和当年相比,大概唯一继承的只有那个名字。

 

当年挎着年轻的小女朋友,带着喝醉的余劲,漫步在城乡结合部的情趣用品商店旁的边远,之所以被誉摇滚之,原因就在于有太多节目不能形骸浪。这一切,在镜头前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因此,大多时间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自闭的边远,被两社会成功人刘昊和刘虹位挟持着,来参加一场盛大的派对。

 

img10

年轻时的边远。

 

甚至,有网友吐槽经过《乐夏》连续两季的吹捧,刘昊School酒吧都快被吹为中国摇滚的发祥地了Joyside被投个第一名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乐手不够,导师来凑#周迅的前男友可以组一支摇滚乐##野孩子唱哭周#反而成为节目最大的热搜。

 

img11

 

但被李少华戏称小结的周迅,显然在蹦金句上,欠缺那么一点火候。个人建议如果节目硬需要一个热搜的话,可以求助一下刘烨的老婆安娜。

 

200122岁的安娜还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法国留学生,因为身边朋友的推荐,她了解到一个叫野孩子的中国乐队,并去了野孩子乐队演出的场河酒。河酒吧位于三里屯南街,是中Livehouse的雏形。除了张玮玮、万晓利等民谣艺人外,左小祖咒、谢天笑、舌头乐队、废墟乐队等中国摇滚乐人都曾以河酒吧为据点。

 

img12

安娜镜头下的野孩子乐队。

 

出身摄影世家的安娜有很长时间,每周三都泡在那里。几乎整个中国民谣圈的乐手,都被她的镜头记录过。

 

民谣歌手小河左)在安娜伊·马田的摄影作品展上。

 

因此,当野孩子下一期演出时,希望总描摹不出好在那里的马东,可以不用再拿周你怎么哭做话题了。

 

img13

 

他可以提前联络一下安娜。毕竟,安娜某种程度上和窦唯的前妻高原一样,是记录了中国摇滚史的摄影师。

 

 

而窦唯背后的八卦,又足够好几个热搜了。

 

*图片系视频或网络截图

 

2020年8月5日 22:0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