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和王思聪

首页    商业人物    郭广昌和王思聪

 

VCG11461287731

 

作者:彭梁洁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复旦大学有诗:《人生就像在复旦大学洗一次澡》。

 

因为复旦澡堂采取按时收费制,于是有学生有感而发作诗一首,广为流传,其他高校也纷纷跟进,复旦 “哲学澡”随之与清华的“马约翰澡”遥相呼应。

 

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的郭广昌肯定“哲学澡”。但这位取母校“复”字为自己公司命名的企业家如今看起来理性又稳重,身上哲学学子特有的那股拧巴劲儿已寻不见了。

 

郭广昌有个个人公众号,注册于2017年,最早不离老本行,叫“郭广昌的投资哲学”,后来改为“广昌看世界”。2018年,他写了一篇《复旦哲学系来了个新生,叫郭广昌》,提到哲学对自己事业的帮助时说,“在哲学系的学习是没有教给我任何一项基础的技能,但它教会了我思考和学习的方法。”对他影响颇为深远的一本书是《礼记·大学》,“其中许多哲学思想,都成为了我之后的立业之本。

 

2014年的外滩金融峰会上,“84派”的王石称赞这位“92派”后辈兼好友,“学哲学出身的郭广昌果然棋高一着。”在此之前,复星的多元化、万科的专业化被作为民营企业的两种模式,可后来王石发现,无论是专业化还是做多元化,最终都是一个金融问题。这是到国外留学之后才有的体会而复星早已高调宣称自己走的是“巴菲特模式”。这大概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马云也跟郭广昌切磋哲学问题。去年敦煌的中国绿公司年会上,马老师在郭广昌发言后提问:你是学哲学的,刚刚你的讲话里充满了哲学,它对你做企业家有多大帮助?绝大部分成功人士后来做的事情和学的没有关系,你讲讲哲学,怎么做成复星董事长。

 

郭广昌谦虚作答:哲学什么都没学,但好在什么呢,什么都没学,所以它是空的,空的就可以接受任何东西。所以我愿意去听别人去谈,真的能够去分析他为什么这么说、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这是最重要的能力。

 

确实,他也把这种“重要的能力”用在了这场对话中。郭广昌和马云是平辈,都是60年代生人,算是“中浪”,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大学所学与一位CEO的常见专业毫不相干——郭广昌学哲学,马云读师范,还有一位是刘强东,念的是同样“无用”的社会学系。

 

二人另一个共同点是,都热爱太极这项极富哲学意味的运动。他们在现场也打起了太极,平静湖面下暗流涌动: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郭广昌与马云1.jpg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郭广昌与马云2.jpg

 

除了太极另一项哲学味儿浓厚的运动非钓鱼莫属。哈佛商学院教授约翰·科特曾说:智慧的领导者也许在钓鱼的时候思考公司的未来,只有愚蠢的领导人才迷恋于开会和官僚系统的运转。

 

史玉柱就是一位钓鱼爱好者。他夹带私货,在公司旗下的游戏《巨人》中植入了这项运动。他的游戏营销手段还曾被评论为“钓鱼术”。有记者写他隐退后的生活,“除了在家坐山观狗鹅斗,还经常钓鱼、喝酒,一天抽33毫克香烟”。

 

史玉柱自称“中国最著名的失败者”,他的成功哲学和挫败哲学分别被人写成了书。相比起起落落的网游和保健品事业,投资民生银行才是史玉柱人生中最赚钱的一笔买卖。他在2012年前后闷头扫货,低位增持民生银行股份,从中大赚几十亿,因此被网友评为“2012年最佳投资人”。有网友调侃,“如果史玉柱发起成立一家投资基金,那么我会砸锅卖铁地去投资,但前提必须是,史玉柱不再干类似于脑白金的生意。”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史玉柱自述.png

 

大赚一笔后,2013年,史玉柱即宣布辞去巨人网络CEO一职。2019年民生银行分红,史玉柱将近5亿收入囊中——这是巨人网络当年利润的近一半。

 

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史玉柱不忘为自己“中途离场”而辩护: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史玉柱微博.jpg

 

如果说钓鱼确实能给人一点生活启迪,最容易领悟的就是一点,慢就是快。

 

太快了就等于慢,这句话是段永平的商业哲学。史玉柱的这位浙大校友是小霸王、步步高、vivooppo的缔造者。段永平说过,自己投资和做事的一个基本哲学就是欲速则不达。关于“欲速则不达”,段永平还有两句表述相同意思的名言:第一句,敢为天下后;第二句,做对的事情并把事情做对,此话影响了不少追随者,例如拼多多创始人黄峥

 

如今已经退居幕后的段永平将重心转向投资,在雪球上开通了账号,为自己取名 “大道无形我有型”,给人解答投资等问题。他的文字被整理成《段永平投资者问答录》,在雪球上受到追捧。粉丝们自称“道友”,并亲切称呼他为“大道”,颇有鲁智深悟道时“今日方知我是我”的虔诚。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段永平在雪球回答问题.jpeg

 

除了郭广昌,另一位复旦毕业生、30出头便跻身中国首富的陈天桥也一定没少在哲学的澡堂子里浸润。2008年,一部商业哲学伦理神剧《天道》横空出世,对号入座的话,陈天桥应该是现实世界里最接近剧中王志文形象的中国企业家,神秘莫测。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天道2.jpg

 

从盛大经营业务抽身之后,陈天桥将投资脑科学研究作为人生的第二座山。这几年来,读者只能通过媒体专访文章来一窥这位前首富的生活状态,发现所有前去美国拜访他的记者聊到最后无不被他带入哲学的幻境,探讨起哲学问题。存在与意识的关系是什么?对于这一基础哲学问题的思考主导了他下注脑研究的决定,是投资,更像是哲学游戏。

 

媒体人郝亚洲曾经写国内第一代哲学型企业家张瑞敏,书架上摆的是康德、黑格尔,但他学哲学的目的并非要成为哲学家,而是“验证自己的底层逻辑”。陈天桥大概也是如此。

 

总结起来,以上几位“哲学型”企业家主要生于60-70年代,可归于“中浪”行列,其中大多数人已撤离前线。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些久经战场的人都配置了同一样装备:无论是在二级市场悟道的段永平,还是仅保留了资产管理公司的陈天桥、“最佳投资家”史玉柱,以及将复星带上“产业投资”道路的郭广昌,都握紧了金融这把钥匙。

 

他们已经领悟了王石说的那个奥秘吗? 

 

 

当“中浪”们渐趋稳健,“后浪”们登上舞台中央。

 

“后浪”之中,货真价实的哲学系学子是王思聪,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虽说哲学从诞生起就是贵族阶层的娱乐,许多哲学家都是“富二代”,但作为一个商业王国的继承人,王思聪是为数不多可以选择自己喜欢专业的“富二代”,赢得了短暂的、难能可贵的自由。

 

“白手起家”的王思聪从父亲手中拿到5亿接受锻炼,承受着如果失败就要回家继承家业的压力。聪明如王思聪没有向前辈一样走弯路,拿着启动资金直接踏上投资之路,成立了普思资本,战绩还不错。

 

王思聪曾说自己有智商歧视综合征。他的一个朋友说,别跟王思聪辩论,他是学哲学的,逻辑思维很强,根本说不过他。

 

一位同事开玩笑说,他学的哪种哲学啊?肯定是享乐主义。在哲学流派上,享乐主义的先驱是功利主义的价值观:所有行为皆基于要给最多的人数获得最大的快乐。

 

BBC的采访中,王思聪没有回避网游流行的“原罪”,坦言其根源是人们为了逃避平庸无聊的日常生活,记者问,有什么方法可以逃避这种“体系”,他的回答清醒得要命:逃避这个体系无异于自杀,首先你的父母会杀了你的,除非你特别聪明或特别傻,在这个体系之外是不可能成功的。

 

看起来,王思聪对社会训了然于心,没有表现出丝毫理想化和反抗企图。在商业世界里,他可能才是那个真正的悲观主义者。

 

img8

 

黄峥与王思聪都是“80后”,是段永平的得意门生。虽然段永平不愿用这类词形容自己与黄峥的关系,但黄峥依然将段永平奉为“人生导师”。二人是浙大校友,经另一位校友丁磊介绍相识,黄峥在美国留学期间还跟随段永平一起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黄峥上学时就爱读哲学类书籍,思考诸如“我思故我在”的问题,受罗素影响最深。跟郭广昌一样,黄峥也开通了个人公众号,发文分享自己的成长路径与思考,但只持续了一年多,仅9篇成果。《读罗素:幸福与对自由的贪婪》《测不准的爱情——佛、量子力学、逻辑和AI》,都充满哲学意味。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黄峥谈罗素.jpg

 

最后一篇《把资本主义“倒过来”》发布于20179月,阅读量10+。在这篇文章里,黄峥的思考触及金融本质,但最终没有选择资本之路,而是逆向验证了拼多多的底层逻辑。

 

黄峥认为,保险这种产品进一步促进了财富从没钱人向有钱人的转移,是资本主义的极致,那么,有没有一种“反向保险”能让钱“回流”?他找到了答案。

 

D:\商业人物\商业人物\企业家哲学观\PDF\图\倒过来的资本主义.png

 

文章最后他忍不住炫耀:写完了,想想这个倒过来的资本主义,还真是有点意思,然后加了个“:)”符号。看来是真的想通了。

 

与黄峥同时期的“后浪”,还有同样热爱学习和思考、一对来自福建的老乡,王兴和张一鸣。学习的方法无非三种:实战经验总结,与人交流请教,阅读。这对老乡都是重度阅读患者。

 

前几年《财经》记者问张一鸣,对他个人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他列了《活法》、《少有人做的路》、《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基础生物学》几本书。

 

被张一鸣排在第一位的《活法》是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的书,这本书是王兴推荐给他的。起因是张一鸣想要求证商业成功是否可以复制,问王兴是否存在一位连续缔造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人,王兴便推荐了稻盛和夫。稻盛和夫是一位兼具哲学家身份的企业家,“40后”任正非、张瑞敏都是他的中国信徒。而张一鸣在多个场合反复提及的“延迟满足”也算不上新鲜,其实就是那句老话“欲速则不达”的翻版。

 

但是最近,爱学习的张一鸣栽了跟头。实际上,在后起的TMD之中,滴滴和字节跳动都先后遇到了麻烦。相比前辈,“后浪”们生于改革开放之后,成长于互联网时代,公司成立时间尚短,最长的还不到十年,尚未经历一个完整经济周期的检验,也没有直面过曾经资源稀缺和体制转轨的大环境。他们在残酷的行业竞争中突出重围,崇尚竞争哲学,战斗力超强,承载着勃勃野心,却在设置公司发展模型中忽视了外部环境这一变量——这是竞争哲学无法解决的题目。

 

所以,面对同一张考卷,任正非通过了——他揭开箱底亮出秘密武器海思,张一鸣却焦头烂额。看来,年轻的张一鸣还没把稻盛和夫吃透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0年11月2日 20:3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