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十二点,几十万蛋壳租客害怕无家可归

首页    商业人物    凌晨十二点,几十万蛋壳租客害怕无家可归

 

img1

 

作者:郭儒逸  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1月18日下午,北京冬雨连绵。在位于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的蛋壳公寓总部门前,排成两列的队伍缓慢移动,等候着处理一桩令人头疼的租房纠纷。一旁的扩音喇叭里,反复机械地播放着几句提示语,人群中没有任何反应。对面的一座人行天桥上,两名警察走来走去,不时朝四下张望。

 

在安静现场的另一端,是蛋壳公寓几天来持续掀起的巨大风波。这个成立五年的“高端白领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引发了业主、租客以及供应商等的大规模维权。它所号称的超百万用户,正陷入一场普遍的焦虑之中。

 

“最惨的结果就是无家可归,一地债款。”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租住蛋壳的佟力告诉“商业人物”。到北京不久的他在5月份和蛋壳签了一年租房合同,原本是觉得通过蛋壳找房方便,并且当时还有不少减免优惠政策,谁料仅半年之后就不得不面临“随时卷铺盖走人”的窘境。

 

img2

 

佟力的担忧来自房东。蛋壳公寓是从房东手中签下房子,经统一装修布置之后再租给租户,房东则按照约定时间从蛋壳收取租金。目前由于蛋壳自身资金紧张,不少房东已经数月没有收到房租。于是忐忑不安的租户们,开始担忧有可能被房东强行驱赶出门。

 

“我是主动通过物业才联系上了房东,怕对方真赶来收房那天就没得谈了。”佟力说。在蛋壳公寓总部门前排起长队的时候,他也正准备和房东沟通交谈一次。“暂时感觉(房东)还比较好说话,能坐下来谈的话,一切都还好说吧。”

 

蛋壳公寓的崛起,借助了五六年前“租售并举”的政策风口。当时所谓长租公寓的概念变得火热,各方资本纷纷涌入这一领域创业掘金,其中就包括同样想从中分一杯羹的蛋壳。不过,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近年来长租公寓行业频繁爆雷,大批投机玩家纷纷倒闭。幸运的是,宣称将“通过互联网来改造传统租赁行业”的蛋壳公寓,一度活得风生水起,并在今年一月份远赴美国交所上市。

 

而登陆资本市场的蛋壳,背后实际上是连年大幅亏损。从2017-2019年,其亏损额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和34.47亿元,逐年扩大。今年在疫情冲击下,蛋壳仅一季度亏损额就达到12亿元,资金链条更加紧绷。

 

事实上,早在此次维权风暴之前,今年来蛋壳已不时传出被讨债的消息。当盖子被彻底揭开,一个习惯了高速扩张的蛋壳,显露出了更加真实的面孔。

 

北京时间18日晚间,蛋壳公寓美股盘前意外大涨。几乎同一时间,市场上有人将接盘蛋壳的传闻被传播的沸沸扬扬。正式开盘交易之后,其股价涨幅甚至很快超过100%。此时已近深夜,“蛋壳有救了吗”类似的发言顿时出现在多个维权群中,这似乎成了相当微弱的一点希望光亮。

 

然而即便如此,对覆盖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的无数蛋壳租户而言,这个原本十分普通的冬夜,仍注定难以入眠。

 

 

微信和QQ群中的消息数量在飞一般地增长,抱团取暖的租客们群情汹汹。

 

在这场大规模的线上聚集中,在成都蛋壳租住的刘飞略微松了一口气。他刚刚接到房东打来的一个电话,对方没有马上要赶他走的意思。不过,庆幸之余,实际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我是第一次住蛋壳公寓,今年7月签了一年的合同,当时约定的是押一付,每个月合计要交1200多块。”对正处于大学生实习阶段的他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据房东告诉他,蛋壳已经四个月未向房东支付租金,由于无法联系到蛋壳的人交涉,只能找刘飞来处理。

 

言外之意,房东希望能尽早收回自己的房子。

 

但刘飞同样感到憋屈。他的房租和电费等都是按时交款,结果蛋壳管家现在接电话,还了微信,“客服也不理我们”。眼下的问题是,即使想退租也退不了,而且蛋壳没有提供任何解决方案。

 

他表示,自己已经奢求能拿回租房的押金,最主要的担忧就是怕还不上租金贷(注:蛋壳提供的一种房租支付方式)的贷款,这样会影响到个人的征信。

 

“商业人物”采访发现,租客们在担心可能“流落街头”之外,租金贷成为目前最为棘手的难题之一。

 

所谓租金贷,是蛋壳公寓与租户签订租赁合同时,租户向蛋壳合作的微众银行办理贷款,该行一次性将一年的租金额度支付给蛋壳公寓,然后租户再按月偿还贷款。数据显示,去年的蛋壳公寓租户中使用租金贷的比例超过六成,而在2017年,这一比例曾高达91%。

 

img3

 

租金贷是蛋壳公寓重要的流动资金来源。因此,每当新租户与蛋壳签订合同时,租金贷都成为优先被推荐的支付方式。

 

据多名租户向“商业人物”证实称,当初的确是在蛋壳方面有意无意的“诱导”下,采用了租金贷的付款形式。“蛋壳的租金支付方式分为月付、季付、半年付和年付,但在带我们看房子的时候,中介人员会反复强调采取租金贷形式(月付)可以获得很多优惠,但季租和年租的话就没有。这感觉就是很明显的诱导了。”一名身在广州的租客吐槽说。

 

起初不以为意的选择,如今却令很多租户深陷麻烦——随时可能无房可住,但仍然要按月归还银行贷款,即使退租也不能避免。这成为他们难以承受的压力。

 

为了缓解紧张局面,微众银行曾在11月16日发布公告称,如果租户被迫搬离,可以在登记之后,由银行方面协助解决贷款事宜。这份公告给出了一个期限:至少在2021年3月31号前,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

 

img4

 

但这一方案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暴露出了问题。

 

来自苏州的蛋壳租客海斯称,在微众银行的系统中,她可以推迟归还贷款的日期,最早只能选择2021年1月6日。也即是说,只有在1月6日到3月31日之间不还款,才不会上征信记录。这意味着,她至少还要继续交两个月的房租钱(约14000元)。

 

“这是我第一次租房被骗。返现和押金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最坏的情况就是,你不住了却还要还贷款。”她无奈地说道。

 

 

时针逐渐转过午夜。

 

对焦头烂额的租客们而言,眼下的局面已接近于一个僵局。不少租客表示,如果搬出去就得承担两份费用,因此现在只能坐等,“能住一天就减少一天的损失”。

 

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有人“被迫”选择了退租。就在夜间蛋壳股价大涨的时候,位于杭州的租客王单在维权群中贴出了自己退租的消息。在此之前,他租住的房屋已被断网、断保洁。而之所以选择退租,部分源于房东的另一种压力。

 

“这个女房东晚上来给我诉了半天的苦,说她这次亏了20多万,比我们租户损失的要多多了。”他感觉房东是真怕了,撑不住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是,房东上次去杭州蛋壳的办公地,当时还有人接待,但18日当天再去时,“据说杭州分部连鬼都没有了。”

 

于是,这位同样被恐慌击中的房东,只得急匆匆连夜向租户下了逐客令。

 

除了房东因素之外,王单也有另一层考虑。他顾虑的是,如果再不退租可能更拿不到剩余的房租,“我就了,也真是没有别的办法,要不然明天就要睡大街了。”虽然办理了退租,但他并不确定贷款合同是否能够同步解除,实际上也无暇再顾及。

 

蛋壳事件再度引发针对长租公寓模式的质疑。

 

“这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长租公寓,而是二房东的高风险租赁行为。”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在朋友圈中称。他把租金贷比喻成一个“反人类”的事物,认为其中存在租金错配,收了租户的钱却不给业主,导致双方的租期不对等,这是跑路的根源。而调控的办法,必须是不允许租期错配。

 

而实际上,在采用租金贷的背后,是蛋壳公寓刻意追求扩张速度的欲望。租金贷只是其手段之一。

 

从创业之初旗下仅有2000多间房,到目前管理超过40万间,蛋壳的增长速度要远远高于同业对手。一方面是长租公寓投资回报周期长,据蛋壳公寓在招股书中自称,每一套新增房源的成本要12-20个月后才能收回;另一方面却是为火速扩大市场,蛋壳一度不惜高价抢占房源,甚至凭借租金贷的资金杠杆扩张。

 

这种被业内人评为“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短钱长投”的模式,一旦资金链上的某个环节有变,蛋壳如今的局面或许就是最直接的验证。

 

不幸的是,此前浑然不觉的租客们,似乎不得不为蛋壳“买单”。

 

直到凌晨一点左右,维权群中的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不过仍然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出现。例如,有人在向众人请教可以破解密码锁的办法;有人听到隔壁有房东和租客起了争执,结果报警寻求调解;还有人干脆进不了门,只能深夜投奔别处。

 

img5

 

而仅仅几个小时之后,等到天亮,潮水般的信息便再一次淹没了这些焦灼中的租房客。

 

截至美股周四收盘,在经历连续几天“莫名其妙”的大涨之后,蛋壳公寓再度大跌。据最新消息,多地政府已介入此次事件,无所适从的众人,期待着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有人在群中发问,如果蛋壳能活过来,你们还会继续租吗?答案很明显,这些过去看中蛋壳品牌的都市人们,这次纷纷投了反对票。

 

“在这出戏里,租客是最底端的人。”有人如此自嘲道。从目前情况来看,大戏还远没有结束。还背着七千多元贷款的刘飞,正准备着有时间去成都蛋壳的办公地去看看。尽管也做不了什么,但他说,“但愿会有转机吧。”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0年11月20日 21: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