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G made in 河南

首页    UGG made in 河南

 

img1

 

作者:王不易

来源:物质生活参考(IDwzshck

 

时尚界有两大丑鞋——夏季丑鞋”Crocs,冬季丑鞋”UGG。

 

这两大丑鞋的命运惊人的相似:最初都是冲浪爱好者钟意的小众鞋;刚出道时被群;走相似的明星营销路线,跻身时尚界;前后脚在中国市场掀起狂热风潮,并山寨烂大街;每年都想要创新,但最热单品还是最初的那个丑鞋……

 

时尚界最大的愿望,就是驱逐这两大丑鞋,但似乎“黑红”才是这个魔性世界运转的本质。

 

Crocs坚持了近20年,UGG时间更长,40年屹立不倒。这个夏天,Crocs凭借它的舒适性,因疫情在家办公的原因销量上涨。而随着寒冬到来,又到了UGG们出街的时刻,25%的女士鞋柜中,都拥有一双UGG”。各个微信代购群开始躁动,代购们整齐划一的话术点亮了UGG女孩们的心:

 

“UGG要吗?河南桑坡UGG。足以乱真,质量一流。”

 

img2

 

关于UGG,一直有几个误解。

 

第一大误解是:所有的雪地都叫UGG。2010年UGG在中国火起来时,我们第一次被普及了雪地靴的概念,并将它称作“油叽叽”。当“油叽叽”的发音终于被纠正为“阿哥”时,我们终于明白,原来UGG的意思是Ugly Boots,中国市面上最流行的那个牌子叫UGG Australia,它只是雪地牌子的一种,在澳大利亚,UGG还有SUTTONSUGG、MOU、LUXURY、FDUGGYELLOWEARTH等多个品牌。

 

第二大误解是:最火的那款UGG是澳大利亚的牌子。其实UGG Australia是美国牌子,1979年,美国人布莱恩·史密斯在澳洲冲浪胜地珀斯发现,当地人冲完浪之后穿的一种靴子,舒适暖和,羊毛还能吸水,保持脚的干燥,史密斯就将这个靴子带回了美国,并注册了商标,1995年卖给了户外运动服饰集团DeckersDeckers就这样占有了澳大利亚一大特产。

 

澳大利亚人应该很懊恼,后来澳大利亚本土制造商和美国UGG公司常年打官司争夺UGG商标权。澳大利亚一家UGG制造工厂的老板说:“自2009年以来,我们没有出口一双羊毛靴。”因为Deckers阻止澳大利亚UGG的全球销售。有意思的来了:全世界都希望买到一双澳大利亚本土制造的UGG,全世界都以为自己买的是澳大利亚的UGG,其实都买了个错觉。

 

第三大误解是:最正宗的UGG产自澳大利亚。中国掀起“UGG热”时,一位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中国人这样评价这种现象:“那些在中国市场大热的UGG雪地靴,大部分本就产自中国,这似乎是中国人自己在玩一种叫做’时尚’的游戏。”

 

这个秘密直到2017年才被大众知晓。因为那一年,UGG在中国最大的代工厂走到了台前。隆丰皮草厂,位于河南焦作市孟州桑坡村,UGG80%的产品都产自隆丰此前,UGG在中国的代工厂在镇江和广东后来加工产业向内地转移,河南接过了代加工的接力棒

 

丰每年澳大利亚采购羔羊皮,采购量占澳大利亚供应量的65%以上,羊皮日加工能力达6万张,加工后的成品再销往海外。你若是买到made in Australia 的UGG,搞不好才是假的。所以去澳大利亚旅游的人,跨越山海人肉背回来的UGG,其实是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隆丰火了之后,代购圈一夜之间开始跟进,“去河南”一时间比“去日韩”更火爆。尤其碰上今年疫情,出国受阻,国内代购显然更具性价比,人人都想在雪地靴的季节性消费中分得一杯羹

 

不少代购都自称拿到了隆丰尾单货,以原价一半不到的价格出售。而事实上,隆丰只有生产加工权,没有销售权,不对任何外来的品牌或下游客户供货,即便是残次品,也不可能流出。隆丰的生产线也很少对外公开。隆丰为UGG专供的皮料,也不会对周边供货。隆丰才没有傻到拿自己和UGG的合约开玩笑。所以代购圈内自称是隆丰尾单UGG的,是假的。

 

但隆丰火了之后,带火了桑坡。拿不到隆丰货的代购们,退而求其次开始主打桑坡UGG。

 

在因成为UGG代工厂而出名之前,隆丰所在的孟州市桑坡村便素有皮毛第一村”之称,上世纪九十年代,皮货和地毯就很出名。丰除了是UGG的代工厂,还和LV等国际大牌有着合作关系,被称作奢侈品背后的巨头”。2010年,桑坡年加工羊皮就能达1500万张,是亚洲最大的羊剪绒加工集散地。

 

视频博主许亚军在他的节目《伟大的制造》中,造访了桑坡村的皮草厂,每家必备单品就是雪地靴。

 

Macintosh HD:Users:wangwei:Desktop:UGG稿:WX20201124-220709.png

 

因UGG而大火之后,代购、网红、主播集体赶赴桑坡,流量冲向这个人口数不足一万的小村子。桑坡有一个商业街,2018年时,这条街上的实体鞋店才10多家,到今年11月,实体门店多达1300家。

 

雪地销售旺季10月到来年2月。从10月开始,人们从全国各地飞来,从郑州坐车到孟州,再到桑坡,有的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有的甚至租房常住。今年10月以来,已经先后有1万多名直播达人、带货主播、外地商家涌入桑坡,每天前来购物、旅游的人数则达到2万多人,桑坡村委会预计今年交易额将突破20亿元。

 

人流也带动了当地的快递业、餐饮业和酒店业。

 

在雪地销售旺季,桑坡街上一家奶茶店一天能卖出三五千杯奶茶,每天的毛利润就有1万多元。酒店、招待所房价涨到甚至超过了孟州市的星级酒店。不少快递公司通宵营业,顺丰快递小哥旺季每天收入最高1800元。

 

桑坡本地人也开网店,2016年时,村里就有1000多家网店,旺季平均每天发货量超6万件,单月销售额达3、4亿元。

 

“UGG热”搅动着桑坡。桑坡产的雪地通过各种渠道卖向全国各地。不管是UGG,还是非UGG,冬天走在路上,你看到的雪地靴,几乎都产自这个小村子。

 

桑坡货曾经最大的诟病是假冒,顶着UGG的品牌,冒充UGG。但近些年来,桑坡的企业开始探索自己的雪地品牌,隆丰就推出了三个雪地品牌。

 

但桑坡本地的雪地品牌,明显名气还是不够大。《伟大的制造》中,博主采访的老板也承认,工序都是差不多的,咱们弱就弱在做品牌上。

 

今年的双十,UGG的销量似乎还是耐打,在鞋类排行榜前十之中。但UGG和Crocs一样,是以舒适而出名的靠的是强度营销出圈,UGG的创始人写了一本《逆势销售》,充分说明了这类鞋品溢价对营销的依赖性。如今,UGG和Crocs都面临着产品单一化的问题,每一年都在不断地折腾联名、配饰等,只为了创新但看上去,创新成果并不可观

 

25%的女士鞋柜中都有一双UGG,但大多数拥有了UGG的女士不会再买第二双。

 

桑坡的火热与UGG的流行程度挂钩。如今代购们已经改变了话术,直接将桑坡作为卖点——一半的价钱,你能买到和UGG差不多品质的雪地靴。但如果UGG的潮流过去,丑鞋只是丑鞋,桑坡的下一个单品又是什么呢?

 

参考资料:

买买买”催火中国皮毛之都”,桑坡村隐忧如何消解》,第一财经。

2020年12月5日 20:20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