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起4000万要下跪的李亚鹏,可能该找雷军聊聊

首页    资讯快评    还不起4000万要下跪的李亚鹏,可能该找雷军聊聊

 

img1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影视明星李亚鹏再次因债务危机引发关注,并持续发酵。

 

3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李亚鹏、李亚(李亚鹏哥哥)向原告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及利息。

 

与之伴随的,是一段流传在舆论圈儿的录音。录音中,李亚鹏言辞恳切地说,“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需要怎样我都可以,需要我跪下,需要我趴下都可以。”

 

据此,许多网友疑惑一向出手阔绰的李亚鹏,已经真得走投无路,连4000万都拿不出了?另外2020年执行文书显示,李亚鹏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李亚鹏的律师声称,录音被裁剪,断章取义、混淆视听;而泰和友联一方则对外讲,案子本身并不复杂,李亚鹏纯属故意拖延。

 

这是一场历时六年的官司。此前一审、二审法院均判李亚鹏败诉。这次,李亚鹏仍表示会继续上诉。

 

2019年,泰和友联代理律师聂敏接受采访时透露:李亚鹏有中国香港身份,在二审中,他使用中国大陆身份证应诉。虽然他被判败诉,并被列为被执行人,但实际执行时,法院无法用大陆身份证锁定他本人,也无法对他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之后,李亚鹏使用中国香港身份证,案件用到“涉外程序”,便不再有审理期限,将面临被无限延期的可能。

 

无论结果如何,该案所牵涉的雪山小镇项目,都再次验证了李亚鹏乌托邦式的理想,在商业上的失败。

 

雪山艺术小镇位于云南丽江束河古镇。李亚鹏从2012年着手筹备,曾高调宣布将打造以艺术为核心理念的旅游度假地产项目。在他设想里,文化与艺术、商业与地产将在这里共存。

 

也是在这一年,李亚鹏旗下丽江雪山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635亿元,买下丽江束河街道27.256公顷(约408亩)土地。据媒体报道,当地政府看重李亚鹏身后的品牌效应,给了他极优惠的土地价格。

 

泰和友联于2012年初与雪山公司签订协议,同意向后者注资6000万元,获得10%股份。另外约定,若项目发生亏损,则由雪山公司原股东独立承担;若项目实际利润低于财务测算,要确保泰和友联获得不低于1亿元的权益回报。同时,该项目开发周期三年,周期届满时,泰和友联要先行收回固定收益4000万元。

 

但到2014年,雪山艺术小镇楼盘售卖情况远低于预期。雪山公司资金链遇到问题。次年,李亚鹏向泰和友联提出,要将所持有的雪山公司51%股权,以1.938亿元转让给地产开发商阳光100集团。

 

眼看刚三年时间,当初投资就贬值了一半,泰和友联起初大为光火,用原始股东享有的优先认购权加以阻止。这才有了上述李亚鹏的“求饶”录音。

 

最后,阳光100实施了收购,但李亚鹏并未兑现“会以到期债权方式向泰和友联偿付4000万”的承诺。

 

李亚鹏从2010年就已淡出影视圈。雪山小镇既不是它的第一个大手笔商业项目,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这之前,他在丽江拉市海地区投下50亿元,打造80万平米的影视文化产业园,对标浙江横店影视城。但该项目于2013年搁浅。在这之后,李亚鹏主导坐标郑州的中国文谷项目启动。他还拍卖竞得赣州4个地块的使用权,总计划投资61亿元。

李亚鹏哪儿来的钱?

 

肯定不都是他自己的。融资贷款应该是二之途。2018年,《鲁豫有约》节目中,李亚鹏讲自己经营的公司一直没赚到钱,只能靠此前做演员的积蓄和借钱来维持经营。

 

其实从李亚鹏过往描述中,你可以发现无论雪山小镇还是中国文谷,只不过都是他宏伟计划的一环而已。2012年,他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透露了做书院中国的构想,我知道这件事到我死的那一天也做不完,我甚至第一次产生了为此开始健身,注意身体

 

按李亚鹏的说法,书院中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公益,以基金会形式对接并整合社会、文化资源,目标是重建礼仪、尊老爱幼的家庭关系等;一部分是商业,包括教育,如设立幼儿书院、类似北大国学班的成人书院等;包括地产,打造书院酒店及书院住宅,这也是上述文旅地产项目的由来;还包括制造业“书院造”,定位于“一个生活在当下中国的士大夫一生中应该拥有的一些物品”。

 

就连李亚鹏也知道这些听起来过于理想主义,所以他说不喜欢讲,怕产生歧义并引来质疑。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正走在一条正确的康庄大道上,弘扬传统文化,重现书院与中国是他的奋斗方向。他给该项目定下了八个字:书院中国,顺势而为。

 

在中国商业界,顺势而为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汇。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将其发扬光大,甚至成立了一个顺为资本。雷军顺着移动互联网的势,用不到10年时间做起来了小米手机。李亚鹏也用10年时间,则陷入了债务危机,他想顺中国加强文化建设的势能,结果搞了一堆地方政府大力配合却烂尾的工程。

 

这个势对不对?如果有机会,李亚鹏可以找雷军聊聊。雷军以前也曾说,势头不对是很痛苦的事,既耗费心血,又无所成就。作为老大哥,雷军的管理与经商经验、倡导性价比所彰显的成本控制能力、七字、对科技和制造业的理解,甚至资本运作手段,都可以如独孤九剑一样,给李亚鹏以关键时刻的助力。

 

媒体报道中,有股东事后复盘,觉得李亚鹏并不是个有财务概念的老板。他为雪山小镇请来日本顶级设计师隈研吾,设计了130多栋190平米到300平米的别墅。施工负责人称,这是他从事别墅园林20年中,接过的最奢华的项目,其中仅一栋别墅的园林景观就花费40多万元,“景观树全是大树,都从四川郫县拉过来,一车运费要一万三。这么大的树,一车又拉不了多少棵。还特意要栽种八棱海棠,这树北京才有。从北京运到丽江,一棵运费要5000多元”。另外该小镇属商业地产,产权只有40年。

 

除了在花钱和挣钱给李亚鹏以点拨外,雷军也可以和李亚鹏聊聊人生,聊聊兴趣。他们都是忠实围棋爱好者,喜欢对着棋盘琢磨。雷军生于1969年,比李亚鹏大两岁。二人都是书香门第家庭。大学期间,雷军靠给人开发软件赚了第一桶金,李亚鹏通过把内地摇滚乐队请到新疆,卖音乐会门票成了学生里的暴发户。

初出茅庐,雷军和李亚鹏都能算得上年少成名。曾由李亚鹏主演的《将爱情进行到底》,是内地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后来的《笑傲江湖》和《射雕英雄传》直接使他成为内地“四大当红小生”之一,用现在的话说,妥的顶流艺人。

 

尽管当演员让李亚鹏收获名和利,差不多到了财富自由的程度,但他在不同场合都反复说,自己始终不喜欢演员职业。他有些迷失,陷入郁闷。他渴望经商,但没有明确方向。而雷军如劳模般在金山耕耘十七年,虽然财务自由,可同样未得其志,意难平。也是在那两年做投资过程中,雷军反思过往,总结出了“顺势而为”四个字。

 

最后,无论雷军还是李亚鹏,都把现在手头的事视为人生最后的创业。当下陷入困局的李亚鹏该向雷军取取经,而雷军也还是能给些指导,毕竟,李亚鹏接下来的地产项目要在湖北破土动工。那里,可是雷军的老家。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1年3月19日 23:0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