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亏370亿元的AI龙头,造了个象棋玩具

首页    商业人物    4年亏370亿元的AI龙头,造了个象棋玩具

 

img1

 

作者:任尚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21年底,商汤科技登陆港交所,成为国AI第一股。上市仅几个交易日,商汤股价3.85港元涨9.7港元,总市值最3200亿港元。

 

商汤成立2014年,专注于计算机视觉技术。据沙利文报告,2020年收入计,商汤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提供商,市场份额11%招股书中,商汤自我介绍为一家赋能百业,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

 

几日前,商汤发布了一款名元萝SenseRobotAI象棋机器人,售价2000元,由奥运冠军郭晶晶担任首席体验官,现天猫预售订单200多。

 

img2

 

产品造价未知。至于代言费,当年蓝月CEO罗秋平力请郭晶晶豪掷2亿元。

 

这家向来To BTo G生意AI龙头,为什么突然转向TO C呢?

 

在线教育熄火。风口之上,常年只亏不赚的商汤仍在摸AI如何落地。

 

商汤创新工程院院长沈徽讲之所以会选择机器人这种形式,是它AI技术非常重要的载体,AI发展的大趋势也相呼应,都是从感知到决策到行动

 

这款产品可以在学棋下棋同时,提升专注力,保护视力不伤眼商汤称一直积极推AI技术赋能和发扬传统文化,弘扬中华国学商汤董事长CEO徐立在发布会上表示,希望打造一个能够真的机器人产品,让产业AI走进千家万户。

 

说一千道一万,它终归是个产品,瞄准的是家庭与宝妈的口袋。产品至少要有个卖点,那这款产品的卖点是什么呢?总结下的话,一是护眼,以实体机器人取代电子设备;二是仿真人的机械臂,商汤称可以与孩子进行交互,同时有商汤宣称搭载AI视觉算法手眼协,可以准确抓取棋子与人共同摆棋不错乱,遇到障碍能主动停止;三是从功能上,号称元萝卜经过了一亿盘棋的训练,有大师棋力,设26种棋力闯关模式,也有上百种经典残局等,另外一个较为值得考究的卖点是,元萝卜内置了中国象棋协会的课程,支持用户在线完16-13级的考级测评,考核通过后可获得中国象棋协会颁发的证书。

 

宝妈们是否会出于护眼需求,给孩子购入这样一2000块的机器人,有待观察。

 

而这个自称能陪孩子下棋的仿真机器人,其所宣称的陪伴交互作用多少有想象成分。放到日常生活中,下棋可算一类游戏,正规赛事上,可算竞技性活动,它的趣味来源并不只1张棋盘32个棋子,还有不可或缺甚至更重要的临场氛围感,你可以从对弈双方的动作、神态、行棋的快慢,还有对同一局面各自相异的判断情况,来觉察盘面本身的演化以作考量。

 

这些是只有运算能力的冰冷机器难以呈现的。对孩子来说,游戏本身的社交与互动属性不可或缺。下棋虽不用语言交流,但一部分脾气性格还是能够在棋盘内外呈现出来。要说AI机器人对弈,的确能在一定时间内激发人初始的好奇心。只是当新鲜热度一过,孩子可能会发现,其乐趣还不如在网上找朋友下棋。到时AI机器人和其他玩具也就并无两样了。

 

下棋这件事上AI的体验可能离商汤的预期还有些距离。除了没有情绪流动外 机器的特点往往是不会出错,这大大降低了悬念性。在机器面前,绝大部分棋手都可能要处在一种有些紧张感的应付状态,也会削弱人的主动心态。

 

要说AI,就不得不提曾在围棋领域引起热议AlphaGo。毕竟是当初的人机大战让棋类AI进入了公众视野,也部分程度引领AI商业化的讨论。

 

计算与自我优化训练能力,AlphaGo的特点。AlphaGo与人类棋手很大不同是,它的目标是重取胜概率,而非取胜幅度,也就是它不会像人一样下意识的去扩大优势,谋求一种看得见的赢面。这几乎相当于,它已经把整盘棋算到了终局,中间每步棋只是保证终局胜算的最大的一个平均概率。这一特点AlphaGo具有了很强的迷惑性,它在盘面上呈现出来的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起初李世石、柯洁放出豪言,或许也受此影响,临场才发现不很妙。

 

从商汤的对外介绍看,其刚推出AI机器人只是录入了海量棋谱,另外加入了视觉技术,自我训练迭代能力并没有提及,很像将网上的棋软搬到了线下。

 

它配置了教学课程的的专业性如何?只能说,如果一个家长或孩子想了解这项活动本身,入门或启蒙,最省时省力的方法,可能依然在有教学水准的培训班中。而无论棋还是其他,任何一项活动所附带的文化或意识的部分,也都是依托于活动本身,场景下的实战做底。

 

对这个年龄的孩子,过早有级别概念,恐怕未必是好事。

 

棋方面,现阶AI的主要作用是什么?辅助分析、陪练,开拓边界跟思路。机器靠运算和储藏的海量棋谱,可以下出人类棋手多年里从未下过,甚至都没有想过的走法,突破定式。至于未AI在相关方面发展情况,就是未知数了。商汤这款机器人也自有可取之处,不过它当下最大的实际效用,恐怕还是个先锋者角色,作为探索实体硬件AI的案例积累。

 

要解决上述互动交互问题,有一个方向是,将它和那些能够真人在线对弈的平台无缝衔接。机器同时满足单独陪练,和与人连接对弈的需求,自由切换。这时候,机器人就充当了一个传输工具,一位线上好友的远程机械手臂。

 

至于商汤在这方面To C端商业化,按理它应该更关注围棋市场。

 

本土象棋的确更有群众与平民参与度。但就国内棋类商业化层面,围棋产品依然占据头位。棋类培训市场,象棋所占比例或10%,其余是围棋与国象。

 

如果不只是玩票性质,商汤依然需要对相关场景有更实际的摸索和体验。

 

商汤正逢舆论洼地

 

825日,据商汤对外发布2022年中报,其上半年总收14.15亿元,同202114.3%,毛利润9.3亿元,同比下22.5%,毛利66%,调整后净亏25.61亿。

 

img3

 

20182021年,商汤亏损仍在扩大,四年累计亏损377亿元。2021年,商汤亏损171亿元。财报中称2021年涉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净亏损经调整后14.18亿元。另外,2018-2020年经调整后的净亏损额为1.5亿11.6亿7.1亿。

 

img4

 

商汤四大业务,分别是智慧商业(41.7%)、智慧城市45.6%)、智慧生活8.8%)和智能汽车3.9%)。两大主力收入来源智慧商业跟智慧城市,2021全年合计贡献87.3%的营收。2022上半年看,业务占比有所调整,分别为40%31%21%9%

 

去掉包装的外壳,商汤的核心业务仍旧是安防。

 

安防市场头部效应明显,先入局者占有掌控优势。全球视频监控领域,成立2001年的海康威视多年牢牢位居市占率第一的位置。旷视、依图等先后入场,后来者盘子越来越小。

 

商汤的客户面向企业和政府,以往还是不大能直接接触用户群体,也意味着它在海量数据的累积方面相对羸弱,同时客户群体高度集中。商汤给地铁、机场、公安等政务部门提供服务的收入往往是一次性的,据财报数据,此前三年的前五大客户,只有一个三年都出现过2022年财报中,有两2021年的大客户,不过营收占比也降至10%以下。

 

AI的商业化落地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科研跟产业的结合还未能看到光亮。

 

商汤把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放在了目前热度最高的智能汽车领域。只是还难起波澜。

 

商汤建立起护城河还要多久?

 

商汤早先为小米oppo等手机供给人脸解锁技术,及美颜服务,不过类似人脸识别这样的技术能力,其壁垒太低。阿里、腾讯、字节、华为等科技互联网巨头,还有诸如海康威视这样的传统老牌大厂,自有研发AI技术已经挤入市场,且有相应产业和资金支撑。

 

商汤正成为一家高劳动密集型公司。

 

据《财新》测算2018-2020AI四小研发、销售、管理三费用占总营收比135%,其中,总收入中75%在人力成本上。四家公司每1块钱,仅雇人就花0.75

 

三位核心高管收入一度占到营收八成左右。商汤董事徐立、王晓刚和徐冰2021半年收11.92亿元。商2022半年营14.15亿元,三名高管收入占 84%。(该收入中有一部分为股权激励)

 

近三年,商汤研发费用仍在增加,占总营收比重45.8%76.9%

 

商汤依然在砸资本的钱。商汤需要先活下去。

 

2018-2021年,商汤经营性现金流净额-7.5亿元--24.85亿元。截2021年底,商汤账上货币资金165.3亿元,2020年增加了60亿元。

 

img5

 

一直竭力开拓路径的商汤,也在不断拉近和热门概念的距离。元宇宙概念一度风行,商汤招股书中提及47元宇一词。资本的反应速度最灵敏。

 

去年底上市的商汤,到今年六月底迎来首个解禁日。解禁当日,上市前的所有投资者与基石投资者所持股份全部解禁,解禁股份约占商汤总股73%

 

有媒体曾质疑商汤存在关联交易,粉饰账面,一是与既为商汤客户又是股东的软银,及软银旗下子公司;二是与一家名为上海益邦的公司,商2019年对益邦销售3529.3万元2020年商汤入股益邦,一年后销售额增1.24亿元。

 

另有一则民事裁定书,内文显示,原告商汤、被告精仪达公司及上海易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三方之间为循环贸易,存走单、走票、不走的情形。

 

公开信息中,就上海益邦的问题,商汤未作回应。

 

商汤离搭建人工智能基础设置通用平台,和超高精AI模型大规模量产的目标,还有些距离。精度建立在数据积累上。算法能力需要海量数据。每个场景的投入产出比目前还都不高。

 

下象棋AI元萝卜仍在预售,最晚发售期为九月底。

 

img6

 

97日收盘,商汤股价2.29港元,市767.32亿港元,较高点时76%

 

*头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2022年9月7日 20:25
收藏

物质生活参考

视频-碰头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